菠萝网目录

东宫难宠 第1章 重生闺阁

时间:2018-01-13作者:半折扇

    洛冰婧脑仁子轰轰作响,满屋子哭丧的哀嚎之声,哭什么哭,她都死了这恼人的声音还在。

    “都给哀家闭上嘴。”

    洛冰婧十分厌烦,不知她那些孝顺的子孙能否听见。

    她这风光了一世木讷了一世浑浑噩噩过了一世,临死之时还当上了太皇太后算得上是一代贤后,死了死了也是寿终正寝。

    “姑娘……姑娘你没死,姑娘又活过来了,快,快去请大夫。”

    云青腾的站起身来,脸蛋上还挂着泪珠子,一边朝床榻飞奔而去一边吩咐丫鬟去请了大夫。

    洛冰婧秀眉微蹙,她听到云青的声音了虽与平时有些异样,难不成云青也死了,她这是在阴曹地府与云青团聚了。

    “姑娘,姑娘你醒醒啊。”

    云青大喜,姑娘又邹了眉了,姑娘还没死,云青抑制不住的激动喊道。

    洛冰婧缓慢的睁开双眼,罢了罢了来到这阴曹地府好歹还有云青与她作伴,只不过就是不知云青的鬼样子好不好看。

    “吓!这,这,这……”

    洛冰婧声音沙哑,眼睛大睁一副惊恐不敢置信的模样,这云青的鬼样怎么年轻了起来,那还有老妪的样子。

    难不成来到这阴曹地府还能选副生前的样子,不行云青都这般年轻了她也要回到姑娘时期的容颜才是。

    “姑娘,你这是怎么了。”

    云青又抹起泪来,白透粉嫩的脸蛋让洛冰婧看的心痒痒,真是水嫩啊,就是不知手感如何了。

    这般想着便探出葇荑朝着云青脸蛋捏了捏,嗯!还挺细腻光滑,她就照着这个选副年轻时的容颜。

    做了鬼了也不用在端着架子了,不用顾及体面,统统将那些枷锁扔掉,做个舒心自在的鬼。

    “呀!姑娘你掐奴婢做甚。”

    云青一声惊呼,姑娘难不成碰傻了不成,看姑娘这副模样八成是碰坏了脑子。

    当下云青便抱着洛冰婧哀嚎起来,声音之悲切。

    “可怜的姑娘,好好的一个人怎么就碰傻了,往后姑娘可还怎么活。”

    外面一阵窸窸窣窣,还未等洛冰婧从惊疑中回过神来,便听到一声高过一声的哭喊:

    “我的儿啊,娘就知道我的儿不忍心娘白发人送黑发人,我的婧儿。”

    洛冰婧这次彻底傻了眼了,娘亲是她娘亲的声音。

    穆氏刚进了暖阁便看到云青抱着洛冰婧哭的一幕。

    穆氏一屁股又瘫在了青石板上,难道刚才是婧儿的回光返照,当下穆氏便悲戚哭喊起来:

    “婧儿,娘的婧儿你怎么走就走了呢。”

    洛冰婧眼眶红红的,娘亲居然还能看到娘亲,年轻时的娘亲,她几十年来几乎记不起母亲的长相了,死了也好最起码能与亲人团聚了。

    洛冰婧沙哑着嗓音喊道:“母亲,儿终于能与母亲团聚了,这几十年女儿都快忘了母亲的模样了。”

    穆氏身子一僵嘴口大张着,泪珠子还未掉落,不知是喜是惊哗的一声又哭了起来,激动道:

    “婧儿你这是怎么了,什么胡话呢,活过来就好。”

    洛冰婧只觉一阵头昏脑涨,抬起葇荑去按压脑袋,谁知触手之处是一块布。

    洛冰婧在看云青与娘亲的反应,连忙又摸了摸自己的脸颊、脖颈,又颤抖着看着细腻光滑白嫩的玉手。

    洛冰婧突然放声大笑了起来,笑着笑着笑出了眼泪,带着欢快放声大喊道:

    “姑奶奶我又回到闺阁时代了,老天开眼老天开眼啊。”

    若是她猜的不错,她这是回到建安五十六年,在她及笄前一个月被庶姐从马车上踹了下来,碰到了脑袋,整整昏迷了一月有余才醒了过来。

    只不过庶姐没有受到应得的惩罚,而是她被取消了及笄之礼,原是太子爷看上了庶姐纳了侧妃。

    穆氏被吓傻了,磕磕绊绊冲到床榻前,泪眼涟涟道:

    “婧儿,你不要吓娘,婧儿你什么胡话呢,快请了大夫没有。”

    云青一双眼眸肿的如桃子一般,连连点头道:

    “奴婢让石竹去请了,姑娘怕是昨日跌下马车碰坏了脑袋。”

    洛冰婧眼神发亮,神情激动道:

    “云青你我是何时落的马车。”

    云青见姑娘这副模样,心里酸涩的紧,姑娘连几时落的马车都给忘了,云青眼眶更是红了起来,啪嗒啪嗒的泪珠子又流了起来:

    “姑娘,你是昨日与大姑娘回府之时落的马车啊,我可怜的姑娘你怎么就给忘了。”

    穆氏更是哀嚎起来,抱着洛冰婧哭的那是上气不接下气,这女儿是活了,但是又傻了,她这个做娘的心疼的都被揉成了一团。

    洛冰婧心知刚才她醒来时那言语那神情惊着了娘亲与云青,怕是误会她被碰坏了脑子,轻声咳道:

    “咳咳……娘啊,女儿无事,女儿一时脑袋疼,现在女儿都记起来了。”

    穆氏不信,生怕洛冰婧又是胡言乱语,又怕吓着洛冰婧轻声问道:

    “你可知你是谁,你父亲是谁娘亲是谁,为何落的马车?”

    洛冰婧眼眸红红的,她知娘亲是关心她,吸了吸鼻子缓缓道:

    “我乃是镇南侯府嫡女洛冰婧,还有一月便及笄,父亲乃是镇南侯爷洛昌平,母亲乃是镇南侯大夫人穆玉清,我与庶姐一道从外祖父府邸回府被庶姐一脚踹下马车碰了脑袋。”

    穆氏腾的一下站起身来,神情异常愤怒:

    “婧儿,你是是冰洁将你踹下马车的,而不是因为你贪玩掀开马车帘自己不心滚下去的。”

    洛冰婧点了点头,上一世洛冰洁便告诉众人她是因着贪玩自个掀开马车帘子自个不心滚下了马车。

    祖母因着此事十分愤怒,本就对她与母亲不喜,更因着此事狠狠训了母亲。

    道母亲是个只会生不会养的,大家闺秀勋贵贵女有谁会不知廉耻在大街上掀马车帘。

    道她是个顽劣不堪,自甘下贱自作自受的下贱之人,不仅如此祖母还取消了她的及笄之礼,道是镇南侯府没有她这个丢人现眼的孙女。

    待她醒来之时告知众人是洛冰洁将她踹下了马车,她永远忘不了众人看她的眼神。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