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濒危魔法少女:复仇之旅 第十四章 希望的幻灭

时间:2018-01-13作者:山中观雨

    在这些盗贼看来,一个普普通通的少年仆人,充其量就是个战斗力为五的渣渣,这种时候对于主人唯一的作用就是充当拖延时间的炮灰。这种人他们也见过不止一次了,所以也不想在这个少年身上浪费太多的时间,要是让正主给跑了,没他们好果子吃。

    当下他们直接用往常的办法行动,一个去应付这个仆人,其他人则奔正主去,这样一来还容易扰乱仆人的情绪往往对方不过几个回合就该倒地了。

    迎击少年的盗贼是个二十多岁的青年,手持一对匕首,他看少年将剑提在身侧,也是露出一副轻蔑的表情,哪有战斗的时候把细剑放在身侧的?

    他入行也好些年了,自然知道对敌不可大意的道理,但一看对方就是个外行,细剑以刺为主,哪里能放在身侧呢?心中难免生起大意,当下他猛然加速朝少年冲去。

    但少年的反应却出乎他的预料,本以为少年会慌张的去防他,没曾想少年好像是把自己给绊倒了似的,身体死去平衡地朝另一边的盗贼跌去。

    少年这一下便躲过了盗贼刺向他的匕首,还不带盗贼反应,两声细微的利刃破衣入肉身响起,不知什么时候少年手里又多了一把稍短些的细剑,两把细剑剑尖都带着抹艳红。

    这变故来得太突然,直奔马车的三个盗贼回过头来,其中一个就捂着喉咙朝地上倒去。另外两个大吃一惊,纷纷握紧武器准备招架,张开嘴就想呼喊前面的同伴,但他们也仅仅只能做到这里了。

    就在那三个盗贼转身时,原本快要倒地的少年脚上的速度突然加快,猛地点在地上,他跌倒的势头立刻停止。另一只脚紧跟其上,在地上一迈,少年就直冲那剩下的两个盗贼,当盗贼张开嘴巴,声音都到嘴前时,少年已经从他们两个中间掠过。

    这些盗贼都有些反应不过来刚才发生了什么,就发觉自己脖子传来一阵温热粘湿的感觉,接着就纷纷无力地倒地。他们渐渐失去意识的脑海里只有震惊,好快!

    从少年那看似狼狈的跌倒,实际却是不知从哪里又拔出来的一把剑,双剑瞬间划过两个盗贼的脖子,接着在身在空中,脚上却猛然发力点地,借着身体倾倒的冲力以刁钻的角度低身冲向两个盗贼,双剑在接近对方时,从对方真正的眼皮子底下的视角盲区快攻快收,切开了两人的喉咙并从他们中间穿过。

    整个过程不到两个呼吸,甚至连少年最后挥剑甩去上面沾着的鲜血时,还有人没有倒地。

    在车后的盗贼倒地的同时,车前的车夫也开始出手。之前盗贼们一直在靠近,从三十步之外,慢慢逼近到二十,再到后来感觉车夫只是在装样子而改成前冲,只剩十步,再到车后有人倒地的声音传来,只剩五步。

    相比于车后盗贼的默不作声,车前的盗贼们一直在叫嚣着,包括进攻的时候,也是大声呼喝。

    “md,不过就是个纸老虎,还敢跟老子装x?”跑在最前面的盗贼脸色狰狞,正是盗贼头目,原本看对方忽然站起来,还以为今天碰到了硬点子,他还有意稍稍慢身边的同伴一步,想让其他人先试试水,但看对方一直没反应,当即觉得对方不过就是在装大尾巴狼,心中一股无名火燃起。

    自己这班兄弟又不是傻子,要是这样自己都不冲在前头,改回头兄弟们回想起不对了,自己这个大哥还怎么当?越想越觉得是这装神弄鬼的车夫的错,越看这车夫越觉得不顺眼。全然没注意到车夫那刚刚好露在袖子外的指头旁,贴着的一点寒光。

    当下盗贼头目大吼:“装神弄鬼的家伙,老子今天……”

    可是盗贼头目的声音戛然而止,他的身体猛然后仰,双眼瞪大,满脸难以置信的表情,而在他的额头上,正嵌着枚三寸长一指粗的钢钉,他甚至都能看到从自己额头上飞溅而出的那一点点血珠。

    身体的感觉正在快速消失,包括痛觉和失重感,视野也在快速的变化,从路面变成了天空,盗贼头目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而后视野一阵剧烈的晃动,这才停下来,定格在那昏黄的天空,耳边是阵阵梵音,以及微弱却连绵不绝的重物砸地声响,过了会儿,不到三个呼吸,那些重物砸地的声响也没了,他的视野也渐渐陷入黑暗。

    马车里,听到那一连串好像钢钉敲椰子壳似的声音,以及那之后一连串的倒地声,塞西莉娅的心都凉到底了。战斗刚打响的时候,她还在为这些押送她的人担忧,希望这些人能在倒下前多换几个人,剩下的人越少,自然越有利于她逃跑。

    但现在,她发现她想错了,而且错的非常离谱,还非常彻底。这算个什么情况?尽管这马车四壁的缝隙比较小,她基本看不到外面的情况,但是她刚刚明明就看到有个比她大不了多少,甚至和她差不多大的身影从车厢侧面的缝隙前经过,听脚步声,也只是一个人的,可是呢?没几秒就传来好几个倒地的声音!

    比起车后的,车前面的更离谱,一开始只能到盗贼们越来越近的叫骂声,车厢前面这个却什么动静都没有,她都替前面的人着急,从开始到刚才她只听到起身的声音,难道前面的人吓傻了?那自己不是危险了?听声音外面的盗贼少不了,自己这样子不是羊入虎口吗?

    可是,突然就出现一连串轻微的利器撞击骨头的闷响声,还有那刚刚一嗓子都没嚎玩就中断惊叫,什么鬼?机枪吗?话说那东西这里有吗?

    还让她刚才替押送她的人担心,这不是欺骗她的感情吗?能不能来一声惨叫?不对,是最后最少来两声押送她的人的惨叫。

    正在纠结之际,塞西莉娅忽然听到有脚步声在马车侧面停止,还离她很近。

    塞西莉娅顿时呼吸一滞,刚想转动因为紧张而有些僵硬的头,那脚步声却继续响起,朝马车前面而去。

    少年边走边将那短的细剑插进长的细剑里,原来这是对子母剑,细剑的子母剑较其他剑更难打造,但这把显然不是凡品。少年径直来到车夫身侧:“大人,危险已解除。”他的声音很平淡,好像刚才只是和友人偶遇,下车打了个招呼一样。

    车夫点点头,重新坐下:“嗯,上车。”少年闻言默默坐上车,马车再次启动。

    塞西莉娅不禁松了口气,看来是没发现我醒了,也不知怎么的,她心里忽然很不想对方放心自己醒了。听刚才交谈的声音,看来护送的人就只有两个,一主一从,可是那不是更可怕吗?马车忽然剧烈颠簸了一阵,塞西莉娅稍一想,立即反应过来,背后泛起一阵恶寒,就直接丢这了?这些尸体。她忽然有些明白自己为什么不希望前面两个知道自己醒着了。

    马车继续往前走了一阵,透过车厢的缝隙,可以看到外面的天已经变成了深蓝色,而车厢内也变得几乎伸手不见五指。

    塞西莉娅靠在铁栏杆上假寐着,她现在是不敢有什么小心思了,除非一个掌心雷对准前面,然后一声巨响……,但是她没有把握,现在她使用掌心雷还需要蓄力,而蓄力过程中会发出噼噼啪啪的电火花的声音和光芒,对方肯定能在自己释放前发现异常,再想想那些盗贼的下场。她真庆幸下午遇到了这些盗贼,要不是他们,估计自己这会儿可能就要做什么傻事了。

    无奈的叹了口气,塞西莉娅揉了揉自己平坦的小腹,嘴巴在泛口水,一天没吃东西了呢,之前没觉得有什么,现在开始有感觉了,还好肚子不会叫,但现在她也只能拿自己的口水充饥了。让自己去问前面的要?她否定了这个想法,刚才也知道他们的手段了,如果是脾气差点的还好,顶多被训一顿,还不一定给吃的,如果是心理变态的……她忽然毛骨悚然。

    以前她可听人说了,也在书上见过,那些犯人、俘虏以及奴隶,在类似于这样的押送或者看押过程中会遭受各种各样的虐待,有些甚至让人觉得恶心。再一想,像前面这两位这样杀人效率如此之快,而且听那少年说话如此平静的,想必手上粘过的血比自己见过的都多,像这样经常接触这类血腥场面甚至制造血腥场面的人,心理一般都与常人不同,万一是个变态之类的……她都不敢继续往下想。

    但转念一想,她自己好像也是从小就开始见血的啊?那没准见的真比对方粘的多呢?可这有什么好骄傲的?说到底现在自己就是瓮中之鳖,啊呸!谁鳖啦!外面才鳖!但说到底还是处在劣势,果然只能猥琐求生存了。

    无奈饥饿感让原本就思绪凌乱的她变得更加烦躁,没法沉心修炼,想用睡觉来离开饥饿,但中午才醒过来,一时半会儿也睡不着,只好一动不动地缩在角落里,任由思绪发散,走神的话饥饿感也能不那么明显。

    时间在难受又清醒的时候,总是让人觉得过得非常慢,何况她现在也不知道具体时间,只觉得非常难熬,就像起初跟着母亲学习打铁的时候,站在可以熔金化铁的火炉旁,既不知到现在的具体时间,也不知道具体什么时间结束,更不知道离上一次这么想时过了多久。

    塞西莉娅在马车里悄悄地翻来覆去,说起来,也不知道村里还有没有幸存的人?应该有的吧,这么大一个村子,数百户人家。可这样的村子,这些人说烧就烧,塞西莉娅觉得心寒,如果说这些人是真的波尔坦的士兵,不对,他们一定是波尔坦的士兵,看村长的样子明显认识那个领头的军官。

    波尔坦的军队就这么说动手就动手,她心里又涌起一阵怒火,这样的做法,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看他们干得这么干脆利落,几个小时间,村子就给烧了,可以确定,他们肯定不是第一次这么做!这个想法让塞西莉娅一愣,她随即立即精神了起来。

    d  .. q

    还在找”濒危魔法少女:复仇之旅”免费小说?

    : ””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