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玄门通天系统 390第390章无邪何正,无假何真

时间:2018-09-11作者:老小伙

    秦士玉这一嗓子可是吓了大家一跳,徐金鑫一脸尴尬地以眼神向大家致歉。

    “我说弟弟,你敢不敢别这么一惊一乍的?”徐金鑫道。

    “不是姐姐,我想起来了!”秦士玉道。

    “对,不是姐姐是嫂嫂,你想起什么了”徐金鑫道。

    “刚刚那青年啊!”秦士玉道。

    “你认识他?你不是第一次来炎龙域吗?”徐金鑫诧异地道。

    “绝对见过,而且也想起来是在哪里了。”秦士玉点头道。

    “是哪?”徐金鑫问道。

    “龙珠岛,也就是我的故乡!”秦士玉道。

    “你确定?”徐金鑫不太相信。

    是啊,就刚刚敢明目张胆在栈桥传送的那一手,也唯有海右岛羿家分家的人才能干出来了,可羿家的人怎么可能到龙珠岛去呢?莫说是龙珠岛,火凤域都不可能!

    “姐姐,莫要看我后来的日子相对比较离奇或者说是传奇吧,可对于我来说,真的没有经历过几座城。我的家也就是开凌城,算是一处。然后是岛主府和海港城,龙珠岛我也仅仅是走过三座城而已。而火凤域的话亦是如此,除了玲珑塔的塔城之外,只有贝尔城与查城,可以说我去过的地方是少之又少。”秦士玉道,他是把兽山山脉给省略了。不过这也不算说谎,因为兽山本就不算是一座城啊。

    “原来是这样,那你想起这人是谁了吗?”徐金鑫点头表示相信,这一辈子就走过六座城还记不住的话那不成了小狗记性了。

    “如果再让我见到好好端详端详,定然可以想起来的。”秦士玉道。

    “行了,现在你也看不到了,咱们姐俩消停地喝会茶,你到了海右岛可不能太过高调。”徐金鑫嘱咐道,毕竟那里可是人家的地盘。

    “姐姐放心,一切都是机缘所致,既然我都记不太清了可见那人与我生命中的交集也没有太多,我懂得这个理儿。”秦士玉笑道。

    姐俩喝着茶水吃着干果,一路无话便来到了海右岛。

    海岛嘛,没什么特殊的,除了干净还是干净,而且因为远离喧嚣大陆的缘故岛上的居民都十分纯朴。

    秦士玉和徐金鑫一样都是第一次来这里,一路打听也是来到了二位老人家的住处。

    用秦士玉的话来讲,这里是就相当于是海右岛的“开发区”了。是的,当初这里是一座海边的高山,经过改造后山上山下都建满了房子,各种生活配套的设施与草市一应俱全。当然,相比中心地带这里还是要相对安静多了。既然是养老的地方,当然要选择这种环境了。

    买礼物,见面,拜见,激动,落泪,问候

    等等一系列的事情结束后,有些小激动的场面暂停。老人家虽然也想这小孙子,可因为之前有了秦佳玉的到来,这一次并没有太过激动,而两位老人家的年纪也不允许她们太过激动了。

    也是因为情绪的问题有些疲惫,二位老人家休息去了,而秦佳玉则是和徐金鑫“偷偷”跑到无人区打情骂俏去了,秦士玉也是落得清闲和秦十一躺在海边晒太阳。

    “十一啊,那孤独园在哪里?”秦士玉道。

    这一路上秦十一都十分安静,依然保持着他多看多听少说的优良风格

    “在托孤城师父。”秦十一道。

    “这可不是什么好名字啊。”听到这话,秦士玉眉头微皱。

    是啊,能取这名字,那自然都是孤儿或者是孤寡老人所居住的地方了,竟然都能发展到一座城了可见事情已经发展到了一定的程度!

    “并非如此。”师徒心意相通,秦十一当然知道自己师父是什么意思,“这座城是园长的,名字也是园长取的,意思大概也就是为了警醒世人,而并非是因为我们这样的人多了才有了这座城。”

    “原来如此!”秦士玉一听点了点头,心说看来这孤独园的园长,或者说是托孤城的城主也真是一位奇人了,而且能在如此乱的炎龙域有自己的一席之地可见此人也绝对不简单!“从这里走了之后我陪你回去看看。”

    “谢师父。”秦十一道。

    “谢什么,在家走的时候不是都谢过了。”秦士玉笑道。

    秦十一并没有说什么,而是看着秦士玉笑了。他喜欢这种感觉,喜欢他这位“小师父”和自己论“咱”和说“家”的感觉。

    无论是小时候听故事也好,还是园长给他们讲大道理也罢,再或者是在城中书摊上看的小书吧,都有过不少忘恩负义欺师灭祖的人存在。当时秦十一就十分不解,园长也相当于是他们的半个师父了,虽然很严厉,可却不得不说对他们那是当真非常好。再加上后来遇到了秦士玉,对于那些“叛徒”秦十一可是更加不解了。而想到这些,秦十一破天荒地主动向秦士玉问了起来。

    “师父?”秦十一喊了一声。

    “你说。”秦士玉也看出了秦十一有心事。

    “师父,是这样”秦十一问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而秦士玉则是说了一番别样的话。

    君非小非君。贞男婊,婊难贞。正非邪,邪难正。真非假,假难真!

    “师父,啥意思啊?”秦十一道。

    “世间包罗万有,阴阳相辅相成。无小何君?无婊何贞?无邪何来的正?无假何来的真啊!你说是吗,十一?”秦士玉笑道。

    “师父,您这话真深!”秦十一道。

    “再说简单点,就比如说你说的小书中所言,如果书中没有邪恶全都是正义,那人人全都是君子了,又何来的正人君子一说呢?一些事情的存在定然也是有它存在的道理的。”秦士玉道。

    “或许师父您说的对吧,不过我认为那种欺师灭祖忘恩负义的做法却是不对的。”秦十一道。

    “我徒出息了,竟然能够看透一些太多世人都看不透的道理。”秦士玉笑道。

    “师父您说这个道理其实就那么简单,为什么就那么多人都想不明白呢?”秦十一道。

    “做好自己就好了,不是谁都有捅破窗户纸的能耐。”秦士玉笑道。

    “师父您放心,秦十一这辈子是绝对不会那样的。”秦十一摇头道。

    秦士玉笑着刚想说点什么,不过而后一道血光出现。他是万万没想到,师徒二人坐在海边晒太阳喝茶水的闲聊竟然会让秦十一当场发了一个血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