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超念觉醒 第二百八十八章 暂稳

时间:2017-10-09作者:蚀月纯黑

    (是的,这还是一个防盗文。

    即便是赛缇拉已经晋升到了第四能级,但为了制作这个拥有安德斯人格和记忆的异能器,她还是花费了大量时间用来准备材料。

    这些材料本身就不是凡品,甚至有一些东西同样不是这个世界上所存在的物质,而且光是构成这个异能器的其他前置异能器就足足有六个之多,也幸好墨仁这边手里还有不少负币,这才能够通过邪神来获得很多麻烦的材料,比如大量的稀有金属,还有一些特殊的活性细胞,还有其他乱七八糟的东西。

    总之,当这些材料全部准备完毕之后,时间就已经过去一星期了。

    这一个星期的时间里,赛缇拉几乎一直都没合过眼,累了就想办法刺激自己不睡觉,到了最后甚至要单独制作出一种一次性的醒神剂来使用。

    不过这样下去,就算赛缇拉已经晋升到了第四能级,也不可能一直这样坚持。

    所以,在最后的一段时间里,墨仁用一些信息素干扰了赛缇拉,让对方不知不觉的睡了一觉。

    至于安德斯的尸体,墨仁也将其存进了一个专门的冷冻分区之中,利用低温有效控制住了尸体**的问题,而当赛缇拉醒过来之后,两人就开始了最终的步骤,开始将安德斯制作成某种异能器。

    “赛缇拉,你确定有异能器会是这种样子的?”

    墨仁看着自己面前只有常人手指大小的银色事物,脸上也是隐隐的有些困惑。

    此时此刻,摆在墨仁面前的是一个扁平状的银色物体,整个表面都呈现出一种十分光滑的银色金属结构,没有被雕刻或绘制出任何的图案,就那样很简单的一个长条形银色金属,棱角微微有些圆润,咋一看就好像是一个u盘一样的存储设备,根本就不像是什么异能器之类的东西。

    “我的制作风格可能跟我爸爸的制作风格有些不太一样。”

    赛缇拉的脸上也是有些微微泛红,不过却还是对墨仁解释了起来:“不过定向制作书是不可能出错的,更何况这一切都是我自己想出来的。”

    “好吧。”

    墨仁微微点了点头,既然赛缇拉都这么说了,那自己就继续看下去好了:“你开始吧,我就在这里看着,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说。”

    “嗯嗯。”

    听到墨仁的话之后,赛缇拉也是用力的点了点头,随后深吸了一口气,将那个像u盘一样的东西紧紧的握在了手里。

    下一秒,金色的火焰升腾而起。

    没有可怕的高温,甚至连声音都没有,这种金色的火焰就仿佛是一种毫无温度的虚假之物一样,在赛缇拉的手上静静的燃烧着,舔舐着她白嫩小手之中银色金属。

    没过多久,赛缇拉就抓起了第一个材料。

    那是一个足有一米见方的六面正方透明晶体结构,上面被分割成了无数层面,并以肉眼无法看到的形式雕刻了无数结构复杂的回路,这些回路的复杂程度甚至已经达到了纳米级别,有一些甚至连赛缇拉都无法制造出来,最后还是借助着外力,让墨仁用自己极为精细的念力一个分子一个分子,一个原子一个原子那样雕刻出来的。

    而事实上,这个透明卡片本身的材料也是一种十分特殊的碳纳米材料。

    半个小时之后,这个透明的立方体经过了金色火焰的烧灼,体积明显缩小了许多,而且还变成了一种半流体似的结构,在被赛缇拉用一只手指直接按在了银色金属块上面之后,这个半流体的立方体就迅速的消失在了银色金属块的表面上上。

    在这之后,赛缇拉立刻又抓起了第二种材料,一大堆稀有金属丝团和大量巴掌大小的罐状蓝色晶体。

    又是半个多小时过去了,这两样材料也融进了银色金属块之中。

    “呼……”

    赛缇拉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长时间高强度的使用金色火焰,让刚刚晋升到第四能级的她有些疲累,不过即便如此她也没有停下来,而是咬着牙继续拿起了第三样材料,几颗篮球大小的红色珍珠。

    结束之后又是第四样材料,大量闪烁着电弧,不断扭动着自身的紫色肌肉纤维。

    再然后是第五样材料,十二吨温度比液氦还要低的半透明粘液。

    以及最后一份材料,安德斯本身。

    所有的材料都被赛缇拉用金色火焰融化成了一种比较奇异的状态,然后以一种不符合物理定律的方式被强行塞进了这个小小的银色u盘之中,再之后是大量的辅助材料,一些像是肺泡之类的诡异灰色生物组织,还有其他类似晶板,矿石之类的东西。

    总之,在把一切材料全都塞进了u盘之后,赛缇拉突然尖叫了一声,然后开始疯狂的输出金色火焰。

    而当她几乎把体内所有的能力全部贡献了出来之后,整个u盘突然闪过了一丝奇异的光芒,随后就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上。

    “成功了么?”

    墨仁看了一眼掉在了地上的银色金属块,这个像是u盘一样的东西似乎已经被赋予了某种灵性,原本银色的表面上被一种比银色稍灰暗一点的金属脉络所包裹了起来,这种金属脉络就像是蜘蛛网或血管一样,上面时不时的闪过了一种萤蓝色的淡淡微光。

    “快…墨仁……”

    赛缇拉此刻面如金纸,但即便如此她却还是用虚弱的声音说道:“把它…插在电脑上面……”

    “嗯,好。”

    墨仁直接从自己的存储空间中拿出了一台配置顶级的笔记本电脑,并将这个根本没有usb接口的银色金属块塞进了电脑的usb接口上面。

    而正当墨仁准备把这东西暴力怼进去的时候,这个银色金属块的一端突然迅速的蠕动了起来,一种透着淡淡金属光泽的东西和一些明显是血肉一类的事物组合在了一起,并在瞬间变成了一个usb接口,轻而易举的就被墨仁插在了usb接口之中。

    而在这个银色金属块被插在了usb接口上之后,原本泛着淡淡蓝光的脉络突然停顿了一下,随后一种血红色的光泽出现在了这些脉络上,就像是猩红的鲜血一样。

    随后,电脑自带的扬声器之中就响起了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

    “这是……”

    “爸!”

    才刚刚听到了安德斯的声音,这边的赛缇拉就立刻哭了起来,原本异常的虚弱的身体突然爆发出了一阵力气,直接爬到了笔记本电脑的面前,先是把笔记本电脑给抱了起来,然后哇的一声就哭了起來,哭的那叫一个伤心可怜,撕心裂肺。

    “……赛缇拉?”

    安德斯的声音仍旧有些困惑,但很快他的声音就变得愤怒了起来:“混蛋!你们这群疯子!你们还想骗我骗到什么时候!杀了我啊!杀了我啊你们这群废物!”

    “爸爸,是我啊!”

    赛缇拉捧着笔记本电脑哭的稀里哗啦:“你怎么了啊?爸……我是赛缇拉啊!”

    “给我去死吧!”

    从扬声器里传出来的声音是如此的愤怒:“你们这群垃圾!混蛋!趁我睡着的时候你们又拿我做了什么实验?你们难道就只会玩这种小把戏吗?幼稚的蠢货们!有能耐就杀了我啊!狗屎!”

    “爸…我……”

    赛缇拉已经哭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她根本就不知道安德斯在临死前都遭遇了什么。

    而就在赛缇拉都已经绝望的时候,一只大手按在了她的肩膀上。

    “让我来。”墨仁用念力将笔记本电脑托起来,并将she xiang头的位置对准了自己:“安德斯,我知道你面对了什么,不过你应该知道我是谁吧?”

    “嗯?”

    冷不丁看到了墨仁,安德斯一直不停的叫骂声确实停了下来。

    “如果你不相信我的话,我可以做一些让你相信的事情。”墨仁平静的说道:“你应该知道我的能力是念力,我可以向你展示我的能力,也可以带你去找若水,也可以让你看看当初囚禁你的地方已经变成了什么样子,但我希望你先听我把现在的情况跟你说一下。”

    “呵,这又是什么新把戏吗?”

    听到了墨仁的解释之后,安德斯的声音再次响起,只不过这一次,他的声音中带着一种浓浓的不屑和嘲弄。

    “我知道你之前遭遇了什么,这对你来说确实很残忍。”

    墨仁当然清楚负教的那帮人是怎么折磨安德斯的,之前在他尸体周围的那几个赛缇拉模样的尸体很显然不是摆着玩的,按照负教那些人丧心病狂的程度来看,恐怕当众凌虐都是小儿科,指不定他们干脆就控制了安德斯的身体,让他眼睁睁看着自己对自己女儿做出了什么极不人道的事情也说不定,所以安德斯现在这状若疯狂的态度也确实是可以被理解的。

    “当我和赛缇拉知道你被那群人抓走了之后,我在第一时间就赶去救你了,但还是没来得及,你已经死了。”

    墨仁用一种平静的语气对电脑中的安德斯说道:“我杀了那群人,毁了那座城,把三个第五能级以最残忍的方式活活杀死,并把你的尸体带了回来,但这些都无济于事了,你知道赛缇拉在看到你尸体的时候哭的有多伤心吗?”

    “……”

    安德斯没有言语,只不过因为看不到他的表情,所以墨仁也无法判断他到底是相信自己,还是根本不信任自己。

    顿了顿,墨仁继续的说了起来。

    “赛缇拉悲伤的几乎要死过去,而这种巨大的情绪刺激让她的能力得到了提升,不仅因祸得福获得了你的能力,更是利用你的能力将你重新复活了过来,把你的意识和人格转移到了一个异能器上面,你现在可能会感觉很不适应,因为你已经没有身体了,你现在就只是一个异能器而已。”

    墨仁一边说着,一边当着she xiang头的面从存储空间中拽出了一面镜子。

    “你之所以现在能看,能听,能说,全都是因为我把你塞进了一台电脑里面,你的眼睛就是she xiang头,你的耳朵就是麦克风,你的嘴巴就是扬声器,而这个像是u盘一样的东西就是异能器,你现在的身体,存储你意识和人格的地方,这么说你能明白了吗?”

    “……你说我现在变成了一台电脑?”

    沉默良久之后,安德斯用一种根本听不出语气的声音问了起来。

    “不是电脑,是这个。”

    墨仁伸手指了指那个银色金属条:“虽然我想说你更像是一个u盘,或者是一段信息,某种算法,甚至是类似‘贾维斯’之类的只能程序,但我认为你应该不会是那么简单的东西,现在还下定论的话未免太早了些,如果你愿意的话我跟你一起做一些实验,这样不仅仅能够帮助我,也有助于你更了解你现在的处境。”

    “这种谨慎而冷静的说话风格……”

    安德斯的语气中渐渐夹杂上了一丝狐疑:“难道你真的是墨仁?”

    “我知道,你对现在所发生的一切还抱有疑问。”

    墨仁摇了摇头,随后也是把一些东西讲给了安德斯听:“抓捕你的人是灰信徒,他们一手创建了负教,信仰一个灰色的魔神,他们将这个恐怖的家伙称之为邪神,并以各种邪恶残忍的事物供奉他,我不清楚你是不是听过这些家伙,但我比任何人都了解他们,所以我会向你讲一些东西,以便于你自行判断一些事物的真与假。”

    “好,你说。”

    大概是觉得墨仁的提议比较可靠,亦或者是其他的什么缘故,总之这一次安德斯倒是没有拒绝。

    “首先,在负教这个教派之中,有一种在内部广泛流通的货币,这种东西叫做负币。”

    墨仁一边说着,一边从存储空间中摸出了一枚红灰色的负币,一边在手中不断把玩着一边说道:“负币可以用来与邪神做交易,你可以把这个理解成为等价交换的一种形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