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念青未了 三卷第四十七章 醉卧 空即是色

时间:2020-03-26作者:易念一

    连续被说了两次“丑人”,易念一瞪眼。本来自恋的很,此刻很是郁闷,说道:“时间不早了!小朋友回去睡觉去。我们……”

    吴昕小总挥手阻他说话,手中的酒杯子就从手里滑落,掉到了沙发上,又滚落到地毯上。

    易念一摇头一笑,探身伸手,把杯子拿了起来,放到茶几上。

    看吴昕的眼神已经迷离,池上蓝看着她微微一笑,却不再讲故事,而是给故事配曲,唱起来歌来。

    歌词不知何意,似乎是她家乡的话,但曲调却很熟悉。一年前的那个夜晚,那一个蓝总曾经唱过,如此的曲调,深深地印在了易念一的脑海之中。

    熟悉的曲调之下,池上蓝的声音绵柔深情。

    虽然偶有“夜来香”中文发音能听懂,其他的歌唱一概不知何意,但歌声缠绵,足以销魂!

    易念一坐在地毯上,头枕在沙发之上,闭上眼睛静静听着,神思飘荡,不知何踪。

    不知何时,恍惚神归!

    室内静寂。

    抬腕看表,已是近午夜。

    看对面的池上蓝时,靠着吴昕闭着双眼,眼角隐隐有泪痕。再看沙发上的吴昕,脑袋后仰着,红唇微张,吴小总完全是睡熟的状态。

    易念一起身,走到池上蓝身旁,轻声喊道:“蓝总!”

    池上蓝双眉微皱,也未应答,当也是醉酒沉睡。

    面向湖面露台的推拉玻璃门半开,湖面清风吹动垂在门侧的轻纱窗帘,送进室内丝丝凉意,露台灯下的荷花似乎也已入睡。

    真是应了那句歌词“那南风吹来清凉,……,月下的花儿都入梦”的景。

    把露台玻璃门轻轻滑动,留一尺宽的缝隙,又把纱帘都拉上。

    走回沙发边,看吴昕躺卧沙发,头枕抱枕,池上蓝却是躺在地毯上,头靠在吴昕怀抱前的沙发上,两姝仍在睡梦之中。

    附身伸出两根手指夹住吴昕的鼻子,小丫头的嘴唇张开,毫无反应,只哈了易念一一手的热气。

    松了手,再看池上蓝表情痛苦,似乎是噩梦之中,用手指戳了戳她的肩膀,又在她耳边喊:“蓝总、蓝总。”

    看她脸上神情转变,只是不醒,应当是醉酒沉睡。

    易念一自己也有醉酒的经历,一旦沉睡,是怎么也拎不醒的。

    直起身来,看着两美妖娆撩人的睡姿,不禁摇头苦笑。

    此时虽然是六月中,天气已热,但此间酒店客房位于湖面之上,湿润之气甚重,如若由俩人如此睡了一宿,只怕身体要受损了。

    晚间,李昊刚告诫自己:“有情皆为孽缘!”

    这会儿考验就来了。

    转身去卧室。

    v109室是曲江湖酒店最东侧的一间卧房。

    曲江湖酒店修建于突入曲江湖的一个半岛之上,这间房间,恰在半岛岛首,东南两围都是湖水,卧房东南两面墙是环形的落地玻璃大窗面向湖面。落地玻璃大窗拉了一层纱帘,窗下一张两米多直径的圆形大床,躺在床上就可览一湖风光。

    把落地玻璃大窗的厚布遮光窗帘都拉严了,走进浴室,弯腰把脸伸到洗脸池水龙头之下,用冷水冲了一阵,起身脑袋清醒了。

    抽了一条毛巾擦了脸,看着手中的毛巾,“用冷水打湿了,把那两位弄醒?”

    想过之后,瞬间崩笑。

    色即是空。可以不色,但这也太不绅士、暖男了。

    突然想起那则老和尚背一个女人过河的故事。

    老和尚携小和尚游方,途遇一条河;见一女子正想过河,却又不敢过。老和尚便主动背该女子趟过了河,然后放下女子,与小和尚继续赶路。

    小和尚不禁一路嘀咕:师父怎么了?竟敢背一女子过河?一路走,一路想,最后终于忍不住了,说:师父,你犯戒了?怎么背了女人?

    老和尚叹道:我早已放下,你却还放不下!

    空即是色。自己不敢碰俩位女子,说明还是色在心中。

    得,今天就修炼为老和尚吧!

    把毛巾挂回毛巾架上,看着镜中的自己,一脸胡须,相貌丑陋,被吴昕称为“丑人”倒也不冤,但绝对不“娘”啊!

    怎么这两小女子如此放心的醉睡在自己面前!

    对着镜子,深吸口气,冲着镜中人微微一笑!还行!不算太丑!

    走到会客房,看俩人姿势不变。

    蹲下身,右臂伸到后背和沙发空隙之间揽在腰间。池上蓝看似丰满,腰肢却很纤细,恰如臂弯之中。左臂抱住双腿弯处,轻轻地把池上蓝抱了起来。

    绵软入怀、迷香入鼻。易念一屏住呼吸、目视前方,迈步走向卧房,绕道大床里侧,把她轻轻放在床上,拉了薄被给她盖上。

    床头朦胧灯光之下,看池上蓝眉头舒展,似乎已从噩梦转到平和,长长的睫毛抖动,还在梦中。平日里,或妩媚、或霸气的蓝总,此刻如一个睡美人儿。

    刚才抱入怀中,虽然屏气静心,本我已经涌动,此刻心中恶魔觉醒,不敢再看,转身出了卧房。

    心中白衣卫士出征,和意念之中的恶魔一番血战,又到书桌旁,把那一副两百多字的《心经》默诵了两遍,心中恶魔才在降维打击之下怦然神散。

    看吴昕小总还在沙发上沉睡,走上前去,裹着她身上的薄毯轻轻把她抱起,也转身送到卧室,把她放在大床外侧,也拉了被子盖上。

    看吴昕睡的如孩子一般,附身在她额头轻轻亲了一下。

    此时,倒是五蕴皆空!

    看俩人睡的安稳,转身出了卧室,把卧室门关上。

    到会客室站了一会儿,又把进房间的房门从里侧反锁了。

    走到露台,从露台跨栏过去,回到自己的v107室。

    去浴室洗浴,看见左腰一片乌青,想起是晚间石榴树下,被薛轻眉攻击所致。心中叹道:小姑娘下手真重。

    看右腰处,隐约有几个指痕,是吴昕所留。嗯,还是小师妹心疼人,不似薛家姑娘手黑!

    想起今晚事太过荒唐!

    又想起一则“禽兽都不如”网络段子来,不觉尴笑。

    晚间饮了酒,又经几次身体躁动,精神层面又白衣卫士大战恶魔。身心俱疲,洗浴之后,躺在床上很快睡去。

    ……………………

    恍惚间醒来,室内昏暗,床头一盏微光。

    微光之下,看旁侧被窝之中躺着一人,心中一惊。

    仔细看时,皮肤白皙、瓜子小脸,鼻梁挺拔、鼻尖微翘,红唇半合,却是昨晚一起饮酒的吴昕。

    头脑还有些迷糊,躺了一会儿,看清楚是在自己的卧房之内,俩人都躺在圆床之上。

    怎么在床上了?

    猛然想起还有一人,那人呢?

    掀开被子,看自己的衣衫整齐,只是绸缎衬衣被压出了褶子。再看另一侧的吴昕,一张薄毯如裹婴儿一般的裹在身上。不禁噗呲一笑,酒也醒了。

    起身下床,走到会客室,书桌上台灯亮着,会客室内也没有人。看了房门,却是里面反锁。

    人去哪儿了?

    看向露台,外面天已微亮。清风吹拂纱帘,推拉门似是半看。

    走到门前,撩了纱帘走到露台之上,探首看去,旁边的露台也是门户半开,两侧露台之间的另一朵本来盛开的荷花,也仅余两瓣残花。

    一瓣荷花飘落在露台之上,附身拾起,花瓣之旁还有一物,捡起一看,是一张门卡。

    不觉嬉笑,“他倒是路熟了!”

    想是昨晚酒后,身手没把握好,把这朵荷花打落,门卡也掉落在露台之上了。

    坐在露台的藤圈椅上,椅上还残留有夜间的凉意。

    看着晨曦之下的满塘荷花,心中暗想:“这个人身手矫健、一脸胡须,行事怎么如古董一般?不会身体某些功能坏了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