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念青未了 三卷第二十八章 晚安 不安

时间:2020-03-26作者:易念一

    “易先生为何去也匆匆?时间尚早!”

    蓝小姐恰站在露台的射灯之下,灯光透过白色睡裙,又泛起一片蒙蒙橘色光晕,小女子在光晕下巧眼含笑。

    易念一看如此景象,有点眩晕,正了心神,微笑说道:“蓝小姐娇艳动人,此刻已经夜深人静,本人定力有限,实在是不敢再坐了!”

    此话本有调戏之意,蓝小姐听了却不生气,莞尔一笑,脸颊更红,柔声说道:“易先生,晚安!”

    易念一点头再次示意,双眸直望着小女子,唇角微翘,磁性声音,充满关爱地说道:“蓝小姐也早些休息,湖面风已凉,不宜久坐。”

    “好!我也回房休息!”

    蓝小姐转身一手拿了两个酒杯,另一手提了醒酒器,迈步进屋,又转头眼睛一眨,说道:“晚安!”

    易念一轻轻地点头,看她进了房间,也转身回到房间。

    室内清凉,去洗漱一下,躺在床上,不再琢磨女子,而想着女子的话:“如果西虹集团让出西虹食品大股东的位置,一新食品自然有能力带动西虹食品走出困境。”

    看来一新食品的最终目的应该是控股西虹食品,并且已经不再掩饰对西虹食品股权的渴求。

    所以才有了井上谷一的莫名其妙的辞职,造成了西红食品股价的波动承压,再次跌破沈腾飞的质押线。

    如果西虹食品质押股权被强行平仓,最有可能获得筹码的就应该是早有准备的一新食品或其背后的实际控制者。

    西红食品质押股权被指导不得强行平仓,应该是打乱了一新食品的计划。

    几家机构不强行平仓质押股权,既有听从安排、服从指导的因素,也有西虹食品股价实在是跌的太快。如果再强行平仓,股权进一步承压,再次下挫,即使强行平仓,能收回的资金也有限,原来的质押将承受巨大损失,这样的损失是难以交代的,这也是没有强行平仓的另一个因素。

    那么,一新食品的入主、谋求控股权,是看西虹集团遇到困难,趁火打劫呢,还是早有预谋?

    如果早有预谋,之前西虹商贸的控票、查账等等一系列风波,是否都是一新食品的实控人在后面操纵呢?

    如果是一新食品实控人操纵,驱使牛时德这样的人也不难,只要诱饵足够,不怕他不入套。但要影响到郝为民、李昊的职务调整,这就需要巨大的能量。

    这么一个境外企业集团,如何能有这么大的能量?

    想到诱饵,又想起蓝小姐深夜过端午,如此巧合,是否也是诱饵?

    想到此节,清凉的室内,仰面躺在床上的易念一后背一阵冰冷。

    又想到,南都集团和东鑫投资的合作也不顺利。虽然两家刻意保持低调,但还是受到关注,合作计划再做调整。

    是谁?

    能有如此的影响力!

    往事一件件涌上心头。

    自己本来是个阳光快乐的税务小哥,享受着美好时代的幸福生活。

    却无意间,被卷入到这样的漩涡之中。

    本以为,已经辞去职务,逃出系统,与过去割裂。可是,兜兜转转,新的选择,却又跳回原来的漩涡中。

    道了晚安,却心中不安。

    心事缠绕,辗转反侧,不能入睡。

    …………………………………………

    一房之隔的池上蓝也没能晚安好梦。

    把酒杯、醒酒器放在书房的茶几上,愣了一会儿神,迈步走向东侧的卧房。

    沉思了一会,还是拨通了电话,等了一会,没人接听,正待挂断,那边却接通了,忙轻声说道:“您还没有休息吧?”

    “小蓝?这个时间你不该给我打电话啊!”小侯总的声音在话筒里有些倦意。

    时间确实是太晚了,但池上蓝知道电话那边的人说的不是时间。

    “他回去了。”迟疑一下,低声说道。

    “这么快!”

    “没能留住他。”说了这话,只觉得脸上灼烧的烫。

    “哦?还有小蓝留不住的人?”电话那边人来了兴趣,宛如正在看一场被剧透的电视剧,突然发现了不一样的剧情。

    …………

    当日上午,吴昕、易念一到西虹集团调研之后,池上蓝已经调动关系摸俩人的底细,并且第一时间向小侯总报告了情况。

    吴昕在金鸟国际逛街时,调查的信息报告也反馈到池上蓝的案头,俩人此行的目的、云逸投资的新情况,报告中都有详细地说明。

    池上蓝向小侯总详尽地做了汇报,并把报告转发给了小侯总。

    小侯总没想到已经从名单中剔除的一个小人物,竟然又以另外一种身份进入到自己的视线中,并且还将成为影响自己大计推进的一个新的障碍。

    一新食品和西虹食品在茶饮、高端零食食品细分市场上争斗良久。在内地市场,就如常远所说:“一新食品在茶饮品和高端零食上是西虹食品的手下败将。甚至连给西虹食品当对手的资格都没有,市场上只知道西虹茶饮和百年零食,不知一新食品和一新茶饮!”

    一新食品几次发力,都被西虹食品打的一败涂地。

    沈腾飞冒进扩张,资金链紧张,终于让一新食品看到了机会。

    市场竞争之外,开始运作手段,根据西虹集团产销联动的经营模式特点,从西虹商贸下手,一石二鸟,既挫败西虹食品,又能兼收三家批发市场。

    虽然遭遇了西虹商贸的强力反击,但一切还在掌控之中,还算顺利。谁想牛时德用人失误,本以为来一打手,却成了对方利益的维护者。

    后来,胡力定点清除,这个小人物从名单中抹去了。

    为了防范后续风险,又把胡力指派到万里之外的菲国。

    本以为这个小人物的故事就此完结,没想到又风起青萍。

    池上蓝和小侯总说了吴昕俩人调研的情况,又说了和易念一的偶遇。小侯总听了俩人的邂逅过程和易念一对池上蓝的态度,哈哈一笑。

    既然没除掉,不若就收了!

    才有了池上蓝夜半灯下过端午的桥段。

    时才,易念一微笑说道:“如此美酒佳人,当谈风月。”本待谈谈风月,没想到那个鲁人一口喝干了杯中酒,起身跃回自己的露台,道晚安了。

    表面风流,却是迷而不乱。

    池上蓝略略说了晚间的情景,小侯总呵呵一笑,“没有不吃鱼的猫,只是警惕性大小而已。”

    我只是他用来捕猫的鱼儿?

    挂断电话,池上蓝心中茫然。

    如果易念一不是沐浴之后,到露台吹风,自己装着偶遇,得以相会。是否还要主动去联系他?如此,是否被他瞧轻了?

    曲江湖边邂逅时,他眼神中虽然充满深情、赞许、欣赏,还有迷醉,却是敬重,而没有丝毫亵玩之意。

    今日是端午,家乡应该是遍挂鲤鱼旗了吧!

    室内的冷气开的有点大,只着薄睡裙,感觉有些冷意。看着落地大窗外的夜色,恍惚间,又回到家乡,坐在家里的小店柜台后,望着窗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