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念青未了 三卷第二十章 一泓 不如西虹

时间:2020-03-26作者:易念一

    旋即笑着说道:“做产品还得重质量,选产品还是要选品牌啊!常总对产品质量是精益求精。”

    常远涩涩一笑,朗声说道:“是啊!不能光看外表花哨,还得看质量过硬吗!”

    “易先生和常总很熟悉吗?”池上蓝神色不改,望着易念一依然妩媚笑着说道。

    “易局曾经在南城区税务局任职,对西虹集团的发展甚为支持,对西虹食品的上市也有给予很大的推动。”

    一提起西虹食品上市,常远眼里立马闪现出亮光,当时是多么的奋发、激昂,一众人都是雄心勃勃,势要借助上市融资的助力将西虹集团的发展再推上一个新的高度。

    “原来易先生是易局长!失敬失敬!”池上蓝妩媚大眼睛一张,眼神中意外、惊奇,脸上露出重新认识一般的神情说道。

    “都是往日的事了,现在是闲散之人,野鹤一只。”易念一又酸了一把。

    “‘翩然一只云中鹤,飞来飞去宰相衙’,易先生还是去了东鑫投资,只怕东鑫的收入比起原来的要高很多吧!”

    池上蓝说完,大眼睛笑着眯起了,红唇微张,笑的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

    易念一看她表情,知道她看自己和常远对话唱和,言语间嘲弄自己。

    小女子如此得意,果真是个片言不让的主。也不以为意,向来对女子说话都甚为大度,所以吴昕才常和他说笑,在他面前不掩饰情绪。

    只是当时不知,自己的前期遭遇,也有她的或者说她所代表势力的推动。如果知道还有此件往事,只怕当时要心中骂娘了。

    微微一笑,“做不了云中鹤,只能做一只水草间觅食的野鹤而已。没有那么潇洒飘逸。”

    说话间,金丝眼镜小刘总已经推门进来,手中拿了几只铅笔,走到常远身后,附身放了两只削好的铅笔在常远右手边。

    池上蓝不再和易念一调侃,面对吴昕说道:“吴总,抱歉!刚才出点小状况,我接着介绍。”

    不过这次却没有说西虹集团糟糕的糟糕状况,而是清清嗓子说道:“一新食品入主以后,开始尽全力重振西虹食品。为了改变西虹食品旗下产品销售下滑的状况,我们已经启用新的品牌——‘一泓’。”

    吴昕有点茫然,易念一想到一句诗,因池上蓝刚才拿诗句嘲侃自己,这时随口就说出来:“一泓海水杯中泻。”

    “呀!易先生真是文化人,我们的新品牌就是这句诗中的‘一泓’。易先生,寓意好吧?”池上蓝看向易念一。

    “‘一泓’寓意虽好,只怕品牌效果不如‘西虹’。”易念一也收了笑容,正色说道。

    “为什么这么说?”池上蓝有些不悦,心说:“以为你是文化人,怎么和集团那些老人一个腔调。”

    “一个是新品牌难创!另一个‘西虹’品牌有她的优势,在消费者中有很好的口碑,还有苏城人的情感。”本想和她说说西虹集团的发展史,一想有点多余,就闭口不谈。

    “我们将在八月启动新品牌的宣传,我们会把这个品牌做起来的。”

    池上蓝信心十足。启用新品牌,去西虹的标志、去沈腾飞的影响,这也是整个计划的一部分。

    易念一不再多言,目视吴昕。吴昕开始例行公务。

    易念一听着俩人的谈话,脑海中的很多信息又汇集到一起。

    自己见了貌美女子的毛病又犯了,一系列的资讯都指向明确,自己却和池上董事长谈起品牌的价值来,是不是有点傻的冒泡。

    西虹食品的品牌价值在于市场的认可度,这是多年积累下的口碑、品牌文化的沉淀。

    西虹酒酿饼可以说是许多苏城人童年记忆中的美食,包括许多的外地游客也把她当作苏城的地方特产带给亲朋品尝。

    由这一个小小糯饼,延伸出西虹百年食品庞大的高端零食、甜品体系,无数西虹集团的员工为此付出了多年的艰辛奋斗,洒了多少汗水、费了多少心血,岂是一个诗意的新品牌名字所能取代的。

    这位容颜魅丽、行事果决的女子,怎么会想起启用新的品牌?

    难道这位蓝小姐也是属于俚语说的“胸大无脑”的那类花瓶?

    但看其接收西虹食品后的一系列作为,也不像没有谋略思路的人。难道是所有的心思都用在了夺权上,这方面确实是高人,但在经营上确实是能力不做?

    易念一在这边胡思乱想,那边两位小女子也例行公事完毕。

    吴昕想问的不能向池上蓝问,池上蓝也并不想为西虹描眉画颜,吸引东鑫投资进一步投资西虹集团。

    看看腕表,已经十一点半。

    吴昕微笑说道:“感谢蓝总、常总和几位的接待。不知是否方便到厂子和商贸公司实地去看一看?”

    “当然可以!欢迎吴总、易老弟去看看!”

    常远不等池上蓝答话,抢先回话。西虹饮料还是他做主,既然金主来了,就要尽可能的留住。留住了,才有谈判投资的机会。

    池上蓝也微笑着说道:“欢迎易先生、吴总来公司调研。上午时间来不及了,中午一起用餐,下午我和常总陪着两位一起到厂子去。”

    这规格有点高啊!

    吴昕一个总裁助理,自己一个白身。

    搞个调研,西虹集团的两位老总陪着。这是太重视了,还是他们日常都闲的没事干?

    易念一望着池上蓝的眉眼,邪魅一笑说道:“不胜荣幸!有蓝总陪同一起调研,实在是太过意不去了!有劳!”

    “易先生,咱俩有缘。自当陪同!吴总更是贵客,不能怠慢了!”那个蓝小姐的状态又回来了,不再是杀伐果断的池上董事长的气势。

    吴昕婉拒了中午一起用餐的邀请,约好下午两点钟一起去厂子实地调研。

    起身告辞,池上蓝、常远等人送到楼下,挥手告别。

    回到曲江湖酒店,吴昕、易念一俩人在一楼自助餐厅用餐。

    找了一个临湖落地玻璃幕墙的方桌,玻璃幕墙外荷花娇艳,在正午的阳光下,更显叶翠花娇。

    中午人少,倒方便谈话。

    对上午的调研情况都有些失望,池上蓝来到之前和常远的谈话太过官方,没有用的信息。正待突入挖掘,池上蓝又闻风而至,话题岔开了。

    池上蓝的谈话只是推广她的新品牌,对公司的经营策略、发展方向谈的十分模糊。也许她自己心里也没有什么规划,或者是有其他的原因。

    易念一心里就一个印象:“西虹要坏在这位蓝小姐手里。”

    后来,一泓品牌败的一塌糊涂,拖累了西虹整个产品系列的销售,这是后话,以后再表。

    中午简餐,俩人边吃边聊,谈话间用完餐。

    易念一去服务台开了一间房中午休息,晚上也不准备再回去秀水筑住,昨晚的感觉太过不好,徒增孤独、思念,不如在宾馆入住,忘却烦忧。

    办好入住,v107室。

    在服务台右侧过道,吴昕的房间在左侧过道。

    吴昕叮嘱下午实地调研时,自己和蓝总一起行动,让易念一主要和常远多交流,争取取得一些有用的信息。

    说完话,吴昕左行自去回自己房间休息。

    易念一到停车场的车上取了行李。回到秀水筑,又拿了几件自己的衣服来。拎着一个小行李箱也右拐回房间。

    推开房间门,进入套间的会客室兼书房,落地的大窗拉着纱帘,隐约间可见窗外的布满荷花的曲江湖面。拉开窗帘,片片荷叶、朵朵荷花,连绵不绝,远处极目远望,另一侧湖边细柳如烟。

    右手侧的卧室,一张大床,临湖有推拉玻璃大门,门外有一方露台直伸到湖面之上,挤入荷花丛中。

    把行李箱中的衣服挂在衣橱里,脱衣就睡。

    ………………………………………………

    昨晚没有睡好,午间睡的深沉。

    午睡醒来,换一件黑色polo衫、蓝白牛仔裤、黑色运动鞋。不再穿上午的短袖衬衣、西裤正装、皮鞋。

    梳理完毕,看时间一点四十五分,起身到酒店大堂去。

    从通道进入大堂,已经望见常远在大堂门侧的休息区沙发上坐着等候。

    到易念一出来,常远起身迎候。

    “常总,来的这么早?中午没休息一会儿。”易念一走到常远面前,看常远眼中疲惫未去。

    “你们一来,我这兴奋地也没睡着觉!”

    常远笑着说道,举手示意请易念一坐到旁侧沙发。

    俩人坐下,易念一笑着说道:“最近您压力太大了。”

    “沈总的压力更大!”常远说道,“中午,我和沈总联系,说您来了。沈总让我向您问好!”

    “谢谢!沈总那边顺利吗?”

    易念一心说,正想问沈总的消息。这时,沈总那边应该是晚餐时间吧!

    “还算顺利!”常远笑着说道:“听说您来了,更高兴了。电话中和我说,这餐晚饭要多吃一碗米了。”

    易念一哈哈大笑,说道:“没想到,我的消息还成为沈总的菜了!”

    “哪里哪里!是听到老朋友的消息,心情好!”常远也哈哈笑着说道。

    “聊什么呢?这么开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