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念青未了 三卷第十六章 邂逅 曲江幽蓝

时间:2020-03-26作者:易念一

    梁知兮看着两位大佬美女如此相问,呵呵一笑,转头看着易念一说道:“念一,你先说说你的计划。”

    易念一见梁知兮把话题抛给自己,心里也是嘀咕,前期的合作协议已经附列了详细的项目投资计划书,两位应该都已经看过了。此时,再如此相问,该如何回答呢?肯定不能再背计划书的内容,应该是想了解一下具体的操作思路。

    心思转动,脸上依然微微笑着,眼睛望着柳师姐说道:“项目的可行性已经在投资计划书中详细作了说明。综合评估,西虹咖啡确实是值得投资的好项目。目前唯一的担忧就是西虹集团的债务问题。”

    这个问题也是当天下午会议时,李琼提出的主要问题。听易念一如此说,柳师姐说道:“集团股东反对投资的主要担忧或者理由也是这个问题。项目虽好,如果西虹集团的债务问题解决不了,再好的项目也会被拖入到债务泥潭中,如何能带来投资收益。”

    “刚才和于总谈话时,于总也要求我去苏城做调研。我计划去一趟苏城,见见公司的管理层,再到公司去实地看看目前的经营情况。”

    听易念一如此说,柳师姐一双美目盯着易念一说道:“如此,就辛苦你了。具体投资与否,就看你反馈的情况了。”

    这个任务是必须要承担的,易念一也不推辞,既然给了职位,就要担起责任。易念一微笑着说:“义不容辞,这也是我的责任。”

    梁知兮说道:“明天我们就兵分两路,念一、吴昕去苏城调研,我们几人回乐城去落实公司变更、注资。”

    时间已经不早,柳师姐起身端起酒杯,笑吟吟地说:“好。我们一起喝一个,祝我们云逸投资财富滚滚来、项目发发发。”

    众人一起喊:“好!”起身碰杯,一起共饮了一杯。

    时间不早,结束酒宴。

    送走柳师姐、于清等人,梁知兮等人各自回房休息。

    第二日,在酒店用过早餐,梁知兮召集几人到他的套房,又就昨天会议达成的协议重新梳理。

    根据会议记录和南都提供的资料,何炯刚打开笔记本,用小投影仪在套房的墙壁上投影,几个人逐条斟酌修订,用了一上午的时间才拟好了新的合作协议。

    云逸投资将变更为四个股东,原来只有南都集团和东鑫投资,也刚刚达到《公司法》有限责任公司要求的最低股东数——两个。现在增加了于清的集庆城投有限责任公司和吴昕管理的基金为股东。虽然东鑫投资和吴昕基金本是一家,但集庆城投同时也是南都集团的大股东,且通过交叉持股,实际控股人将变成集庆城投。

    东鑫投资将以自有资金十一亿元增资,吴昕的东鑫创投4号基金以十亿增资。私募基金没有投资份额限制,这也是便于操作的地方。

    虽然集庆城投控股云逸投资,但协议中约定,东鑫投资所持股份在经营决策上有一比十的投票权。相当于经营权还是在东鑫投资手里,这点也是几方达成的协议。

    商定好协议细节,何炯刚作了制式文件。

    中午就在酒店餐厅一起吃了简餐。梁知兮带人去机场,飞回乐城。同周长冶、秦怀瑾开会沟通,变更公司注册,落实注资等等暂且不表。

    单说易念一、吴昕乘高铁去苏城。

    在高铁上,易念一拨打常远的电话,对方忙音。又打了几次仍然忙音,有点纳闷,心说:“把我拉黑了?”

    看了自己的手机号码才恍然,自己的号码换了,依稀记得应该是魏家佳给办的一个新号。自己身体恢复,曾经想去把原来的号码补办出来,后来又想要和过去割裂,索性也不去办了。用了魏家佳给办的新号,潜意识里还是盼着有一天能接到魏家佳的电话。

    曾经有几次以为是她的电话,每次接通后都是广告推销,但都会认真地听一会,期望着是她在逗自己。

    合着常远也把自己的号码当成广告电话了,编了短信发过去。很快电话就响了,接通电话,那边热情的声音:“易局!是你啊?你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是常远,热情中还带着激动。

    也难怪常远如此,郝为民异地任职、李昊到工商联,西虹集团从一个各方关注的宠儿——虽然当时经营出现了困难,但有心帮助的人也很多——突然变成了弃儿。成了没爹没妈,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孩子。

    常远这些天为维持西虹集团的正常经营、处理绵绵不断地债务,已经是心力憔悴。几家银行更是步步逼债,原来出去协调,都很受关照,现在见谁都难,也没人出面了。突然接到易念一的电话,有点意外,又有些小小的期盼。因易念一给予西虹集团的帮助,也因溺水之人突然抓了一根稻草——也许确实是一根稻草,常远心里想着易念一的遭遇,也没有抱太多的想法。

    电话那边,易念一笑呵呵地说:“给常总打了几个电话,都给挂断了,以为你把我拉黑了呢!”

    “那绝对不会,易局是我们永远的朋友。”常远哈哈笑,“最近事情多,不是通讯录的电话都不接了。没想到您换了号码!”

    “号码换了!也不再是易局了。有些事情找你商议,你明天上午能抽出世间来吗?”易念一说话直接。

    “有时间!咱们在哪儿见?”常远心说,现在是时间多、关系少。

    “好!明天上午十点,我到你公司去。”

    到了苏城,不过下午三点多。打了车,陪着吴昕到曲江湖酒店,易念一久未回苏城,想回秀水筑家中看看,就不住宾馆,准备晚上回家住。

    吴昕办好入住,大眼睛望着易念一,“易师哥,我回房间休息了!你要去房间歇一会吗?”

    虽是六月,但苏城已时值盛夏。虽然高铁、的士上都有空调,但上车下车也感到炎热,吴昕的白色衬衣已经有些汗湿,易念一不敢直视,听吴昕说,忙摆手说:“你回去好好休息,我回家去。”

    吴昕眉开眼笑,一双大眼睛成了弯月,和易念一摆摆手,说道:“我回房间了!”

    “好!晚上自己在酒店吃饭。我就不来陪你了。”忙了两天,都有些累了。

    “好!师哥明天见!”吴昕拉着小皮箱回房间,易念一转身出了大堂。

    走到停车场,回头看了一眼曲江湖,从铁艺栅栏间望去,“接天莲叶无穷碧,夏日荷花别样红”,整个曲江湖湖面已经被片片荷叶铺满,一朵朵荷花绽放,连绵不绝,直到几不可见的另一侧湖边。湖面吹来丝丝微风,带着湖水的清凉,湖边垂柳随风轻轻摇摆曼舞,另一侧湖边细柳如烟,突然想到柳如烟的名字来。

    胡思乱想间,又想起前些时间,冬末春未到,曲江湖莲叶荷花都是枯草,没有夏日的妩媚;湖边垂柳也是没有片叶的枯枝树,一片萧杀,没有春夏之时随风摆动的娇柔。

    就是在那样的萧萧冬日,郝为民和自己曲江湖边栈道上谈心聊天,郝为民让自己“蹲苗”锻炼。不过数月时间,已经物是人非。

    遂从旁边侧门进入曲江湖边栈道,沿着栈道看着满湖的荷花,心中想着郝为民和自己的谈话。好像就在这个位置,郝为民看着易念一真诚地说道:“温室里长不出参天大树,成长必须不断经历风吹雨打、日晒雨淋,在摸爬滚打中茁壮成长,才能成为国家的有用之材。经历过挫折,将来才不会在压力困难面前失去自我。”

    走到一处,又想到在这个地方,郝为民说道:“到基层一线去“墩苗”,也是实践机会,也是一种磨砺,千万不要被负面情绪打到,要抓住这样的机会,让自己成长为经得起风雨、扛得住压力,求真务实的实干型干部。”

    自己当时坚定回答:“我一定谨记您今天的教诲。”

    没想数月之后,自己就当了逃兵。

    正感慨往昔,突然撞到一团绵软,耳边听到一声惊呼。

    回过神来,一双怒目贴着自己下巴正瞪着自己。柳叶眉,长长睫毛优美弧线上翘,妩媚的双眼。忙向后退了一步,双手合起,举到鼻前,连说:“对不起!对不起!走神了!”

    对方见他惶恐如此,确实是无意,也平复了情绪,礼貌回答:“没关系!”

    易念一定睛一看,是个年轻女子,白润葱鼻、樱桃红唇、圆润白净的小下巴,配上妩媚的一双单眼皮大眼,波浪披肩长发、身材丰满,穿了一件淡粉色渐变色衬衣,下摆扎在白色裙裤里。右手里提着一个大单反相机,刚才应该是取景照相,被失魂落魄地易念一给撞上了。

    遂微微一笑,满眼深情、赞许、欣赏、迷醉地望着女子说道:“实在是抱歉,刚才想着心事,无意中冒犯了。”

    “没关系,我也只顾着取景,没注意你的到来。”女子看易念一如此的看着自己,心情大好!虽然这人眼角有一块狰狞的伤疤,但相貌还算俊秀,衣服得体、举止优雅,不像粗鲁人。如此欣赏甚或迷醉自己,也甚为得意。

    没想这是易念一见到她这样女子的一惯表情,表示对她们的尊重。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两次教训,易念一学乖了。

    如果说脂雪是秀、吴昕是雅、石小青是艳的话,这个女子就是媚。

    大学时,曾经有这样一个如此媚的女同学,邻班的。易念一在大学时,一直是不近女色的做派,一次公开课和这女孩擦肩而过,也未向该女同学行注目礼,刚过去就听见女同学说:“神经病!假正经!有病吧!”女同学旁边的女伴也嘻嘻地笑,俩人压低声音不知嘀咕些什么。从此之后,再见到那位同学,必定眼含深情的注目行礼,果真得到甜蜜微笑回报。

    还有一次是工作后,有一次着急去办一项业务,也是擦肩而过遇到一个漂亮妩媚女孩,心中也赞了,但匆匆忙忙地没注视一下,就过去了。没想却是具体办业务的,被削坏了。

    女子看他一直望着自己,还以为被自己迷的失魂了,全没想到男子的脑袋里已经闪过了那么多故事。

    “嗨!”女子喊了一声。

    易念一调动细胞,充分发挥魅力,磁性声音说道:“太对不起了,打扰你取景了。”漂亮妩媚的女子得罪不得,想想《天龙八部》中乔峰稀里糊涂地折在马夫人的手段里,怎敢不讨好这样的女子。

    “不用再道歉了。没关系!你是这酒店的住客?”女子妩媚一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