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念青未了 三卷第十五章 应答 左支右绌

时间:2020-03-26作者:易念一

    易念一哈哈笑道:“惭愧!惭愧!终于还是落于红尘中,完不成修行了。”把促成人生轨迹转变的往事,以及李昊的对自己决断的影响等等,隐去一些不便说的事,都向于清细细说了。

    于清听完,双眸如星看着易念一说道:“虽说如此缘由才让你做出这样的道路选择,但投资不能靠感情用事,你不能为了你的初衷理想,而忘记了对股东们的责任。”

    “是!既要为理想、为梦想,也要照顾股东的利益。不能拿股东的钱去成就自己不可及的梦想。”易念一笑着说:“我会谨慎投资,对股东负责的。”

    “我也相信你是个有责任担当的人。”于清说道:“当年你在苏城市立医院做志愿者时,我对你印象就特别深刻。我们都是有责任感的。”

    当年川地大地震,伤员护送到全国救治。苏城市委号召,由苏城团市委负责组织落实。当时,于清也是刚刚接任团市委,一个年轻的小姑娘,也是依然担起重任。在宣传动员下,苏城组建了一支庞大的自愿者队伍,分到各个医院护理来苏城救治的伤员。

    易念一在市立医院当志愿者,第一次见到于清。一大早,于清就和几位团市委的同事来到病房,询问情况。一位年轻的小姑娘,头发在脑后扎了一个马尾,一脸青春气,但满眼的红血丝。既要组织志愿者,又要协调院方调度资源,当时也是殚精竭力。

    于清当时看到的易念一也是一头凌乱的头发,俊秀的脸上倦意深重,一双眼睛如兔子眼一样。还陪着于清一起去找大夫去查看一个并不是自己照顾的病人的病情。对他也是印象深刻。没想当时一个房间的两名志愿者,易念一任职税务局团委,经常来团市委汇报交流工作,一起开展活动;胡斐更是直接考入了团市委,成为自己的同事。

    在苏城团市委任职几年后,于清升职到石城。水流花谢,一晃几年过去了,没想到在这儿又遇到了故人。

    俩人聊着苏城旧事,言谈欢心。

    柳师姐见俩人久谈不回,让脂雪招呼俩人。于清应了一声,又郑重对易念一说道:“做投资一定不能感情用事,热血、激情不能替代理性的分析。对股东负责!一定要记住。特别是云逸投资的资金构成,容不得失误。”

    “好的!谢谢您!我一定谨记在心!”易念一也正容说道。

    “你既然有心帮组西虹,就要好好地研究、了解西虹。认真地去做个调研吧!”于清起身,易念一也起身说道:“我记住了。”

    回到席位,柳师姐看着俩人,眉眼如月,笑意盈盈地说道:“没想到于清对易念一也如此熟悉,念一值得信任吗?”

    “当然。我信任他!”于清答道。

    “如此甚好!那就是我们三个都信任的人。念一你可要经营好云逸啊!”柳师姐双眸亮亮地望着易念一。

    易念一目光坚定望着柳师姐,“我自当尽力!”又目光流动转向众人,正色说:“还请诸位支持我、相信我。”

    吴昕最是开心,大眼睛笑着,“我全力支持易师哥!”

    几人都笑了,说道:“自当同心协力。”

    梁知兮笑着说道:“在正式入职到东鑫前,易念一、吴昕已经带着他们的小团队,打了一场漂亮的大胜仗。吴昕给几位老总汇报汇报。”因为都是合作伙伴,此事也不用隐瞒了,让吴昕讲讲故事,也是增强柳师姐、于清的信心。毕竟能够得到她们的绝对信任,才能更好地开展合作。

    吴昕也甚为自豪那次胜仗,但都是商业秘密,也没有刻意吹嘘的场合,今天看梁知兮主动要求讲一讲,立刻来了精神。端起酒杯和易念一示意一下,易念一乐呵呵地和她喝了一个。吴昕放下酒杯,笑着说道:“第一天,易师哥指挥,声明一下:我以为是梁总和易师哥俩人商量好的。”看梁知兮哈哈一笑,不以为然。

    吴昕眉眼一笑,接着说道:“几轮反复,易师哥坚定买单,k开始四十五度角波折上行,到收盘定在4.66买一。日线呈一个仙人指路的巨量长阳。在近期一波逐日下探的日k线图突出一个巨柱。”

    顿了一下,接着说道:“看到如此的k线,操盘的小队员们一阵欢呼,说今天的收成不错!我当时心里还有些有点惴惴不安,今天收成这样,明天怎么办?果真,第二天西虹食品西虹食品盘前低开百分之二十,把前一日的涨幅全吞回去了。我跑去和易师哥说,他神色如常,依然缓缓打着小架太极,似乎胸有成竹。我也就放心了。”

    吴昕说书一样,把西虹食品港市几天的搏斗拼杀讲的是惊心动魄,没想到吴昕还有说书的天赋。

    众人听得有趣,柳师姐的脸色有点难看。

    吴昕讲完,有点掩饰不了的小得意,看梁知兮也是一脸嘚瑟。易念一神色平静,虽说吴昕一直推功于自己,可自己心里知道确实没什么可骄傲地。全凭疯癫劲和运气,还有些许心理战的侥幸。

    几人听的也是称赞,吴昕心里正意气风发,突然听到柳师姐说道:“梁知兮,我的梁总,你不是和我说过:你在外,公司的人没有谁能做如此的决策。怎么你和我谈着合作,那边港市就去捞金了!”

    梁知兮正在乐呵,突然听到柳师姐发问,脑门冒出冷汗,心说:“今天酒喝嗨了,倒把这件事忘了!”

    正不知如何回答,有人说话了,“柳总,确实不是东鑫投资公司的人做的决策,是我做的。当时我还没入职,属于流浪汉!”却是易念一眼角上扬,嘴角微翘,摆出酷酷的迷笑,望着柳师姐说道。

    “对对!当时是易师弟到我那儿去玩,我到您这儿来公务,让吴昕陪着,没想到易师弟就把吴昕一帮人指挥着干了这一票。”梁知兮急忙接话,心说:“咱们师兄弟是心有灵犀,神配合。没欺瞒大师姐。”

    易念一又把表象的事又说了,当然梦中忧乐之事是绝能讲的,永远都是心底的秘密。

    柳师姐眼睛望着易念一的眼睛,静静听他说完,神色缓和,也露出一丝微笑,又向梁知兮说道:“当时你说市场异动不是你旗下基金所为。合着东鑫不但是主力,还已经在西虹食品把钱赚够了,拿着赚的钱拉着我们一起再去投西虹咖啡这个风险项目!”

    梁知兮大囧,苦笑道:“师姐,绝无此意!我来石城时,还不知念一在家成了这么一件事。”

    真是左支右绌,顾此失彼啊!

    心中思虑如何应答,抬眼却看到柳师姐的眉眼如月,不由一愣。柳师姐你笑的这么开心,是生气呢?还是开心呢?

    柳师姐也不等他猜测,收起笑容,正色说道:“既然你们准备投资的钱是从西虹食品上赚来的,我们的钱都是本金,你来说说,如何让我们放心的和你们一起投资西虹咖啡项目!”

    于清和柳师姐对望一眼,也笑着说:“说说你们的计划,这么多的资金,不能靠运气和勇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