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念青未了 三卷第十三章 西虹 投资价值

时间:2020-03-26作者:易念一

    “如果不能解决西虹的困局,确实会后悔的!”易念一笑着说。

    “你和李昊都入魔了!”于清笑着说道:“不过西虹的局不是那么好解的。”于清和李昊在苏城共事时也很熟悉,都属于年轻干部,脾性相投。

    “我是坚决反对投资西虹的。”易念一正望着于清,突然听到一个粗大嗓门的声音,震了一下,转头看时,却是一直没太说话的林琼。

    林琼五十来岁的样子,头发有些斑白,微胖圆脸、淡眉小眼,一直低着眼帘,看不到目光,话也很少,此时突然说话,抬眼看着易念一,眼光中露出精光来。坚定的眼光和落地有声的话,显得坚毅果断。

    易念一看着林琼,微微一笑:“林总,为何如此说?”

    “西虹的困局不是你我能解的。这就是我反对的原因。”林琼语气坚决。

    这次从新商定合作,原合作协议的主要反对者就是林琼和他所代表的资本,李琼既是南都集团的副总,也是南都集团另一个重要股东在南都董事会的董事。

    “愿闻其详!”易念一心说,原来推进投资的阻力在您这儿呢!

    “这不是明摆着吗?西虹系整体上没有什么投资价值了。”李琼面无表情地说道,眼睛直看着易念一,眼光让易念一很不舒服。

    李琼说这话时,百里外的苏城,也有人在说同样的话,不过声音好听多了。

    …………………………………………………………………………

    梁知兮等人在南都大厦议事时,苏城西虹大厦也在召开管理层会议。

    气氛却不那么和谐。

    “投资西虹食品是一新集团近年来投资的最大失误。西虹已经没有任何值得投资的价值,只有债务!债务!债务!整个集团管理混乱、所有公司营收下降。诸位看看还有营收吗?”声音很好听,说话的人也很漂亮,只是这话让十六楼会议室在座的人听着刺耳。

    池上蓝坐在长会议桌的一端,雪白的双手微微握拳,放在黑红色实木会议桌上,宛如白玉一般。一件雪白衬衫,领口、胸前绣了几朵粉色樱花,丰满的身材似乎要从衬衫里爆出来。一个圆润的白净小巧下巴,再向上一点红唇,葱鼻柳叶眉,长长睫毛优美弧线上翘,妩媚的双眼秋水涵波。如此的美人儿,用一双妙目扫视会议桌两侧的众人,在这个炎热的夏日,一帮人却起了一身凉意。

    这凉意不是中央空调里的丝丝凉气,而是来自心底的寒气。

    沉默!

    池上蓝抬起右手,正想接着发飙,却被一个冷冷的声音打断了。

    “我记得半年前,一新食品在茶饮品和高端零食上还是西虹食品的手下败将。不对!连给西虹食品当对手的资格都没有,市场上只知道西虹茶饮和百年零食,不知一新食品和一新茶饮是个什么东西!”说话的是西虹老将常远。

    话音刚落,聂远志、苏爱国等几位老将哈哈大笑,眼光中尽是自豪。是啊!那时,一新食品是什么东西啊!

    “你……,说话注意点!”池上蓝一对柳叶眉拉直上翘为倒八字。

    “我看应该是池上董事长说话要注意点。你只是西虹食品的董事长,并不是西虹集团的董事长,今天你是不是把自己的位置搞错了。”聂远志也肃声说道。

    “对啊!我们的董事长是沈腾飞,而不是你!”苏爱国对沈腾飞最是忠心,进了会议室看池上蓝做在沈腾飞以往的位置上,已经心中有气,但自己是个小厂的厂长,言轻,一直没说话。看两个老家伙开口了,自己也憋不住了。

    “苏厂长,西虹酒酿饼厂虽然不在上市公司体系,但厂子如此差的效益,你不有愧于职责吗?”池上蓝先捏软柿子。

    “西虹酒酿饼厂是西虹集团的活广告、牌子。我抓的是质量和味道、口感,给集团带来的潜在效益是难以计算的。”老苏看有人诋毁他引以为傲的酒酿饼有点急了。

    “既然说的那么好,为什么每年需要集团贴补?”池上蓝不屑,做企业赚钱是第一位,不赚钱吹什么牛。

    “集团贴补厂子是天经地义的,西虹商标都是酒酿饼厂的,算起账来,集团还给少了。”苏爱国也不客气了,对沈腾飞是敬重,不算账。你要算账,咱就算算账。

    西虹集团起步于酒酿饼厂,虽然后来做大了,西虹商标的归属仍是在酒酿饼厂。集团和厂子本是一家,也没有分过,今天池上蓝说起了,苏爱国拿起商标权说事了。

    池上蓝冷冷一笑,说道:“西虹商标你就自己留着用吧!从下一批产品开始,将启用新的商标——一泓。这也是今天会议要求集团的诸位参加的原因。”

    “什么?”池上蓝左手侧的一帮集团老人全部哗然,以为没听清。上市公司要放弃“西虹”商标?脸上露出不解、失望、痛惜,甚至愤怒的神情,看着池上蓝的眼神,看样子如果池上蓝不是个小娘们,估计都要老拳相向了。

    右手侧上市公司体系一帮人倒很平静。池上蓝接收上市公司后,以铁腕迅速掌控了上市公司,管理层坚决的拥“沈”派全部被清理出去,包括曾经的干将——柳建南。各部门负责人都换上了忠于自己(无论是内心或表面)、严格执行自己指令的人。唯一例外,西虹饮料的总经理还是由常远兼任,虽然已经有过一些动作,但常远坚守着西虹饮料,坚决不让位。西虹集团还持有西虹饮料百分之二十五的股权,池上蓝也没有其他办法迫使常远让位。

    虽然和西虹集团的协议只执行到第一阶段,钱也只付了总收购价的四分之一,但上市公司的控制权却拿到了手里。

    之所以要放弃“西虹”商标,一个原因是商标权在集团旗下的西虹酒酿饼厂手里,另一个原因就是:一切运作的目的是得到资产、打败对手,包括曾经的品牌。

    池上蓝看着几人的表情甚感愉快,被几个老家伙言语攻击的愤怒都消失了,冲着右侧上市公司营销部的主管点点头,正前方的投影屏幕上出现了一副图。

    “诸位可能没听清,我再说一边。大家看看屏幕,这就是我们的新商标‘一泓’,下一批产品将启用新商标。”池上蓝用手敲敲会议桌,加重语气说道。

    大屏上一个漂亮的鸟形红叶图案,“一泓”蓝色行书小字,字写的很漂亮,“一泓”的寓意也好。

    唐代李贺有诗《梦天》云:

    老兔寒蟾泣天色,云楼半开壁斜白。

    玉轮轧露湿团光,鸾佩相逢桂香陌。

    黄尘清水三山下,更变千年如走马。

    遥望齐州九点烟,一泓海水杯中泻。

    清代爱新觉罗·昭梿所编撰的一部清代笔记《啸亭杂录·京师园亭》也云:“一泓清池,茅檐数椽,水木明瑟,地颇雅洁。”

    新商标端的是文案精美,寓意清雅。

    可一帮老人看的是火冒三丈,心说:什么玩意啊。心里还是认为简单粗暴的“西虹”商标好,七色彩虹比这一片破叶子强。

    ……………………………………………………

    花开两朵,再说说百里之外,石城南都大厦会议室。

    易念一也是心中火大,林琼的眼光让他很不舒服。也许系统内干了几年,习惯了恭敬的眼光?“鲁”劲又上来了,冷冷地说道:“那请林总说说这样判断的依据是什么?”

    一年后,一次偶然的机会才知道这样的眼光让自己如此不爽的真正原因。

    林琼也冷冷一笑,说道:“你既然问了,我就说两句!”

    …………………

    请收藏!求推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