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念青未了 三卷第八章 双城 一样的风景

时间:2020-03-26作者:易念一

    站在山顶,城市的全貌尽收眼底。整个城市背山面海迤逦展开,南郊直入大洋。山脚下是红顶的欧式古典建筑,楼层都不高,三五层的高度,多为殖民时代的古老建筑。稍远些,是一个鸟巢一样的体育场,周围有一些现代化的楼房,但鲜有摩天大楼。向远处眺望,蔚蓝色的大海上一艘艘轮船如静止般地漂浮在海面。天空海面相接处,一层层的白云叠加交映如高耸的雪山一样。

    布尔山,位于普敦市城西,海拔千米,如半碗一样把整个城市收入怀抱之中。山顶平整如桌,山峰绵延平展,气象巍然。虽然是个晴朗的中午,但山顶的风有些凉意。

    正午的阳光,暖暖的照在身上。女子黑栗色的头发在阳光下泛着微微的金色光芒。迎着蔚蓝大海送来的微风,微曲的披肩长发清逸飘扬。一袭卡其色长风衣随风拂扬,裹在纤弱高挑的身上,有说不尽的飘逸。

    看她俯眺清流,从容自若,深眼窝中镶嵌了一双水汪汪的大眼,在阳光下微透蓝色,黑色眼眸,鼻梁挺拔,如“赫本”一样的精致小嘴。沐浴温暖的阳光里,本已极白的肤色更显晶莹剔透。

    只见她从海面收回远眺的目光,移到旁边男子的脸上,轻启朱唇:“怎么样?此处的风光不输于青山的风景吧!”

    “没想到此处却是欧洲小城的风光。着实,此处望去堪比一副风景绝佳的油画。”男子也是卡其长风衣,虬髯白晳、头发被海风吹拂地微微飘荡。

    此时,苏城、青山都应该是最炎热的天气吧。此处却是秋日入冬时节的天气。

    南下乐城,继而南行,来到南半球的普敦市已经有一月有余。

    前期忙碌工作结束之后,步入日常的工作,思乡情绪来袭。昨日晚餐时,无意间说起青山的风景,身旁的小女子说:“带你看一个和青山相似的风景。”

    非洲也不是自己想像中非洲。虽然咖啡豆的采摘依然要靠人工,农场中的条件确实艰苦,但非洲和自己想像中的非洲完全不一样。

    看到眼前的景象,确实和青山很相像。

    只是季节相错,青山的你应该是一袭长裙吧!

    ………………………………………………………………

    走在石板小路上,已经可以看到浩瀚的海面,远处有翠绿大树覆盖的几个小岛,几艘轮船在阳光中在海面缓缓而行,又有几艘白帆船点缀。再向远处望去,天际和海面融为一体,眺望过去,天空的云层层叠叠,如一副巨幅的油画。

    近处,都是嶙峋参差、被海水冲刷的椭圆形岩石,呈现黛色,海水不断拍打过来,激起白色的泡沫,如一副动态的水墨画。

    小雍白色短袖圆领t恤、黑色短裤,沙滩鞋,拎着小桶沿着石板小路向海滩奔跑,她一袭白色长裙,海风把长裙吹起,她一手抓住一边裙摆,随着奔跑。

    跑到海滩,穿着沙滩鞋走在海水里,海水也是温暖的。

    普敦市应该入冬了吧!是否天气已冷!

    ………………………………………………………………

    上元议事之后,梁知兮、易念一开始筹建新公司。

    遵从柳师姐的意见,公司注册地落在乐城,易念一甚为喜欢逸云山庄,建议注册地址就放在逸云山庄v11栋。

    其时,公司注册政策调整,万众创业、万众创新,政策上首次放开,允许做公司注册地可以不在商务楼,可以在居民楼。注册资金也无需验资,可以先注册,后分期注资。

    梁知兮一听,新公司的业务主要在境外,暂时在办公地办公的也就易念一。正合意,不用在cbd租用办公室。吴昕的项目小组,也留在了v11办公。

    征求了柳师姐的意见,公司名字就定为云逸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法定代表人柳如烟。但柳如烟仍在石城南都做投资四部的总经理,云逸投资的具体投资业务全权委托给易念一,财税、法务等一切其他业务由柳如烟带领的南都团队会同东鑫投资财务部负责。

    公司成立的流程很顺利,也很低调。东鑫和南都连上次合作协议签署时的百余字的公司公告都没发。

    易念一一看,合着公司是个皮包公司,这个总裁是个光杆司令。虽说投资业务全权负责,但超计划用资金需要柳如烟同意。好在这个皮包公司的资金还算雄厚,皮包很鼓。

    但没想到,新公司注资的过程不太顺利,主要障碍在南都董事会,有股东突然提出了异议。

    在此期间,易念一收到了回信,单位同意辞职。

    梁知兮把保管了两个多星期的icb卡终于三让送出,易念一已经没有退路,收下icb卡,正式入职云逸皮包公司,不对,是云逸投资有限公司(中国),而且职务还是总裁ceo。

    水流花谢,时光流转。已经到五月月末,来乐城已经有月余。没有大妖资金的推动,西虹食品的股价又回到了四元区。

    石城,柳师姐协调推动落实合作协议。

    梁知兮也给易念一放了一周的假,一旦这边注资落实,马上要开展工作。趁着这个空档,让易念一回青山好好陪陪家人。

    乐城,易念一乘飞机回青山,马上“六一”了,回青山陪小雍过节,向夫人报告自己的变动。辞职的事还没有告诉景怡,不知是骨子里的大男子主义作祟,还是不知如何向景怡去说。还是见面说吧。

    …………………………………………

    周二晚五点多,飞机在青山婷鎏国际机场降落。

    易念一没有带旅行箱,只背了一个双肩背包。倒免了取行李等待的时间,出了机场航站楼打了的士,到红山路2号小院时,刚到七点。

    看着小院的红砖小楼,庭院里的庭院灯已经点亮,二楼的窗户透出橘色温暖的灯光。

    小院的铁艺门锁了,易念一按了门铃,看着二楼的阳台,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阳台的灯光下。

    一会儿,小雍如风一样的从小楼的客厅大门跑了出来,景怡在后面追着。小雍边跑边喊:“爸爸!”一双亮亮的眼睛在灯光下闪着亮光。景怡打开院门,易念一把小雍抱起,又用左臂抱着景怡,在俩人脸上各亲了一下。熟悉温馨的味道。

    三人嬉笑着进入客厅,景建军在沙发上坐着,易念一问了好。景夫人也从厨房端了一盘菜出来,看到女婿回来了,甚为高兴,说道:“回来的时间正好!饭菜好了,洗洗手吃饭。”

    “好!也想妈妈做的饭了。”易念一也开心的很。一起生活了几年,已经习惯景夫人做的饭菜。

    景建军倒是一脸严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