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念青未了 二卷第三十九章 抉择 星辰知多少

时间:2020-03-26作者:易念一

    早上醒来,虽昨夜惊梦,但似有无穷无尽的气力在体内冲突。盘旋于五脏六腑,沉于丹田,又游走于四肢脉络。

    有真气了?穿越了?修仙了?

    ………………

    翻身起床,到浴室照镜子一看,还是那张脸。眉角的伤疤依然嚣张的笑着。只是胡须更长。

    这又不是修仙!也不是穿越!也不是武侠!

    也不刮胡须,用剪刀修剪了,又梳洗一番。

    穿了运动短衣裤,跑步鞋。

    跑步去。走楼梯到三楼休息室前,看屋门还闭着,侧耳听室内似有动静。径直下楼,却不立刻开跑,在v11的门口做舒展动作,又蹦达了一阵。大门打开,吴昕一身运动装走出来。看到门口蹦达的易念一,一脸意外:“师哥!今天不练拳了。”

    “哈~,先陪你跑步!回来再练。”易念一一脸谄媚。

    “呀!师哥,你这个表情好像坏叔叔啊!”吴昕两只小臂往身前一收,目露惊恐。

    “小丫头,我怎么还在坏哥哥的序列吗?没那么快升级吧!”易念一稍稍正容,但没憋住又露出一丝诡笑。

    天亮的早!丝丝晨曦透过树冠洒在青砖小道上,光斑在小道上闪耀,有点迷离人眼。

    俩人沿着散步的小道,随着吴昕的步伐,环着林荫小道跑了两周。

    再次跑到那半亩荷塘的木桥上,易念一停下了,吴昕跑了两步看易念一没跟上,又折回来,“跑不动了?大叔。”大眼睛笑眯着。

    “真把师哥当大叔了!荷花美,如此美景,何必匆匆。停下脚步,欣赏一下夏日荷花的美。”易念一挺直身躯,立在木桥上,做舒展动作。

    满池的荷花,前日的小荷尖尖角已经开始绽放花朵,虽未盛开,但晨曦下更显清丽脱俗。朵朵待放的荷花,摇曳于铺满碧绿荷叶的半亩方塘。

    俩人在木桥凭栏观荷。

    吴昕心说,师哥这是有话要和我说啊!思绪刚落就听易念一说:“师妹,这两天是否有点埋怨我啊?”

    这还用问,都写在脸上,表现在行动上了。

    “师哥,你和梁师兄是否有计划?如此神乎其神的操作,我这思路跟不上啊!”吴昕也不掩饰,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望着易念一,眼神分明在说——你俩合伙逗我呢!。

    “和梁师兄没有计划!你昨日说梁师兄去了石城。这几日的盘面应当是巧合。你是否也是推测梁师兄石城之行和西虹食品有关?”易念一看着吴昕,两圈半跑下来,白净的额头、鼻尖都有细细的汗珠。

    “是!你也是如此判断?”一双大眼睛直望着易念一,“那为何还要减仓呢?”

    “如果真有未披露信息,那我们如此操作是否违规了?”

    “啊!就你规矩多,你是担心这个吗?”吴昕看着易念一,想起小馆论道时梁知兮对易念一的评价:“真成套中人了!”转眼又过了几年,怕规矩意识已经深深烙印到思维之中了。“港市之所以吸引了全球的资金参与,就在于她是一个自由市场。制度很明确、监管严格遵循法律。梁师兄既没有泄露任何信息,我们也没有根据任何内幕信息交易。算不上违规。”

    “也不是因为担心这个规则问题,而是有他的事。”易念一又将前日谈话中几人职务调整的情况背后关联,以及公开市场上西虹集团、西虹食品的信息串起来,和吴昕详做分析,并将自己的判断细细地和吴昕说了。

    吴昕听完,看着半亩荷塘的小荷,思虑许久。抬起头,望着易念一说:“我们再减仓,只保留之前的仓位。这样我们的成本已经为负,资金在手里,进退皆可。”恢复了吴总的果断和霸气!

    “哈~,这才是我的好师妹。来,再抱一个!”易念一诡笑着,伸开双臂。

    “去!臭汗一身!”吴昕一指禅在他胸口点了一指,转身跑去。

    易念一急忙追去,一路香风。

    大资金操盘不是易念一擅长的。不对,不是不擅长,完全是个小白。

    和吴昕谈好了,索性也不问了。吃过早餐,和几人打了招呼,径直上楼,跑到四楼平台,躺在遮阳伞下的躺椅上,拿毛毯搭在身上,翻看了几页书,看看远山湖泊。惬意地提前过周末了。

    午间,陪着吴昕在一楼餐厅一起吃午饭。

    温暖的阳光通过落地大窗洒在餐厅的地板上,透过大窗看着室外的青青草地和远处的湖光山色。餐虽简单,吃得却惬意。

    看吴昕的心情也不错,边吃边聊,上午的操作很顺利,虽然一直没冲破7.3港的线,但买盘汹涌,已经完成计划的大半。

    “上午有公开消息吗?”易念一问。

    “没有,消息面很平静,但看盘面应该会有。按惯例,应对会在收盘之后或这周日下午才会有消息。”吴昕从几天被易念一带乱的思维中跳出来,恢复了往日的冷静和专业。“梁师兄临行前说一周时间,应该快有消息了。”

    易念一心中盘算,如果真是梁知兮出手,会采用什么样的方式呢?

    定向增发?或是股权转让?

    想问吴昕的意见,又打住,入戏太深了。真准备当顾问了吗?

    等等看吧!

    自己来苏城的目的是什么来着?

    忘了为何来!不是要向梁知兮打听一些消息嘛。

    现在消息先从青山来,自己来到乐城,稀里糊涂地和一个不知何处的对手在k线战场上打了一场高烈度炮战。梁知兮给自己一根鸡毛,自己真当令箭耍了!打了一地鸡毛!

    和吴昕谈些闲话,吃过午餐仍旧上楼休息。

    指挥权还给吴昕,自己逍遥去了。

    想睡会午觉,脑袋中的思绪有乱了。

    出来一周,当回去了吧!

    可是,所归何处?

    去!不想了!一想这些,马上变成了忧郁小书生。

    按吴昕午餐说的情况,这周的盈利可以把梁知兮的藏酒喝空,他也发不出脾气。

    昨夜梦游了半宿,没了心思,睡的深沉。

    ……………………

    黑沉沉、静悄悄的。

    在寂无人声的半山腰,喂有虫子的吱吱声。

    “咚咚咚”的敲门声。

    厚重的原色实木大门紧闭。

    用力拍打大门,“咚咚咚”。

    似乎有人喊自己,转头去看,似有一片温暖的灯光,迈步向前,一脚踏空……

    ………………

    门外是吴昕的声音,忙爬起来,拉开半扇房门,伸出脑袋,“小丫头,喊什么呢!扰我清梦!”睡梦中被吵醒本已易怒,何况马上找到她了,更是怒上加怒。

    门外的吴昕一愣,看着蓬头垢面,一脸胡须的这个丑八怪,还脾气这么大。

    “还睡呢?出去溜一圈,马上开饭了!”吴昕眼一瞪说。心想:“若不是今天入账了几栋别墅,本小姐才没心情喊你呢。”

    脑袋回过神来,一看腕表,四点半了?!

    丑八怪讪讪一笑,更丑了!

    “我收拾一下,楼下等我。”关上房门,踮脚到沐浴室,洗漱一下,穿好衣服,冲到楼下,吴昕刚在楼下大门外站定。

    如果一个男人说让你等一下,也基本上是小女子拿出口红涂一下唇的时间。

    吴昕看男子一瞬间收拾的整整齐齐地奔到面前,微微一笑,甚为满意。

    双眼含笑,红唇微动,柔声说:“出公告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