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念青未了 二卷第二十五章 兵者 诡道也

时间:2020-03-26作者:易念一

    港市baa大厦77层,v2室。

    周智利透过巨大的玻璃幕墙看着脚下漂亮的维亚港。是个风和日丽的好日子,蔚蓝天空点缀着几朵造型各异的白云,阳光照耀下维亚港的海面泛着轻柔的、规则的波光。想必海面上吹着温和的风,海面的波浪一波波的排列着侧看定然如心电图一样的波形。

    头发修剪的整整齐齐,梳着精英头,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眼镜。

    修长挺拔的身材,考究的淡青色衬衣、袖口的扣子工整的扣着,左手腕带着一个硕大表盘的腕表,藏蓝色西服长裤,铮亮的黑色商务皮鞋。

    身后一排极具未来科技感的工作台上竖立着一溜液晶屏。

    屏幕前坐着七八位着统一黑色圆领t恤的青年男子,面前的屏幕。屏幕上的k线图就入周智利脚下维亚港海面的波纹一样规则的波动着。

    只是幅度更小。

    工作台对面面向玻璃幕墙还有一组工作台,同样的液晶屏,坐着几位白衫女子。一身紫衣套装的盘头女子,站在白衫女子身后。

    两周的多空较量,初期还有一丝火药味,两天后就放弃试探性进攻,恪守城池了。

    为了增加交易量,周智利让几个人分时挂卖单,然后再用其他账户收回,顺带着收了几笔跟风的散筹。

    前几日的血腥战斗,再加上两周通过这样操作,两三周时间,换手率达到了百分之一百多。

    虽然如此大的交易量,市场的关注度也很高。但大资金在初期两天活跃之后,都陷入静默,很难看到其他巨量资金的活动。

    一号位按照之前的计划,在3.77的价位分七单挂了四百万股,距离心电图上线有两分钱的价差。交易软件卖三3.77价位显示5m;卖二3.76显示176k、卖一3.75显示19k,分时成交刷新单每秒有一两单数千股的成交。

    二号位在3.73挂了三百万股买单,买二显示3m;买一显示9k。

    三号位按计划以3.72的价格分两单抛二百八十万股。

    抛出之后,交易软件上的3.73还是3m,转头对四号位说:“你的单子打早了。”

    “我还没打。”

    再看交易软件,心电图向上突刺,3.99成了买一,6m。

    之后k线继续向上,如风卷残云,扫了一溜的小单,k线已经直到5.99。

    等周智利听到招呼,走到屏目前,k线已经自由落体下来,又回到4.04,买一2m,恢复了心电图的走势。

    “什么情况?”周智利附身看着屏幕上怪异的k线,问紫衣女子,他的助手梅若昀,证券分析师。

    “应该是游资所为,资金集中突进、手法狠。”梅若昀身材婀娜,声音甜绵悦耳,此刻说话语调平和。白净的瓜子脸,波澜不惊,亦看不出一丝的慌乱。

    “搜集苏城方面的消息。”周智利直起身,向对面的白衣女子说。

    “政务网没有相关信息。”

    “集团网站没有新增讯息。”

    “财经资讯没有新的资讯。”

    ……

    “没有消息?”没有人会拿钱砸着玩,些许有未公开的讯息。

    周智利吩咐梅若昀,“暂时别动,等我指令。”

    转身进入右侧的办公室,拿起电话,“老板,异动。是否幕后有什么消息?”

    “近期将有质押机构申请司法处置质押股权。”

    “明白。”

    周智利从办公室出来,看向大屏幕,k线上翘触及4.49,“压下来。”

    “是!”买单位都是以k计的单子,k线如撞到边界的贪吃蛇,拐了方向。

    到4.04又撞上墙,再次折向。4.04买一,4m比周智利进办公室前又增加了。

    “打掉他。”一三五号位同时抛单,买一变成3.73,又回到了起点。

    ……

    …………………………………………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一江之隔的乐城,逸云山庄v11。

    一身休闲服,靠坐二楼休闲平台沙发上的男子,斜看着前面挂在墙上液晶屏的k线图,心里暗想:“怪不得师哥让熟悉一下大资金运作。如果说个人账户的资金交易是骑共享单车的话,同时调度多账户运作就如同开超级跑车。自己拿蹬共享单车的力量去踩超级跑车的油门,就出现了如此怪异路线的k线图。”

    自己操作个人账户时,也曾经有过撬动一个股票走势的经历。

    之前某年,市场进入熊市,交易极不活跃。当时选了一个股票00995,市值不到二十亿,股东户数不到一万。盯了一段时间,把资金从00059出来,00995其时股价跌2%。第一笔买入00995时,分时线上扬,连续三笔买入,股价上涨为3%。

    看成交几乎都是自己买入的。

    三笔成交之后,00995交易开始活跃,从僵死沉睡中醒来。

    之后交易日,成交量逐渐开始活跃,走了一波不错的行情。

    蝴蝶效应?!

    但其时的走势还算正常。

    港市又没有涨跌停板限制,在易念一一脚油门之下k线直接窜了出去。

    没经验!

    吴昕靠着二楼的玻璃护栏,看着墙上液晶屏的k线图。

    一脸无奈!

    梁知兮交代自己为主,又向团队成员介绍易念一为顾问。梁知兮的想法应该和自己一样:“没有操盘过大资金,易念一应该不会主动去推动。”

    不曾想,易念一不知是几年工作养成的习惯,惯于带团队、发指令,还是有心为之,自己做主发操盘指令了。

    吴昕本想拒绝,可看到男人深邃坚定的目光盯着自己,竟然转身向下面的操盘手忠实地传达了易念一的指令。

    k线走出如此怪异的走势,目光转向沙发上舒适坐着的男子。侧面连鬓角的胡子浓密的黑色中夹杂这几丝金色的须发,眼帘依然半张着,目光不起一丝波澜地望着液晶屏的k线,眉角的疤嚣张地望着吴昕。

    不知他心中所想,看着k线的触角探回到3.73价位。

    “师哥!”吴昕轻声地喊道。

    易念一脑中思绪游转,听到吴昕的声音,自己语调平和深沉地说:“4.04,买单4m。”

    “已经进了五千万了,还要继续吗?”

    “继续!”

    吴昕看着依然看着k线图的男子,心想:“你是来发泄愤怒的吗?”

    看着眉角的疤痕,又想:“就让你出出气吧。”多方的资讯综合起来,易念一的遭遇和西虹集团的危机有很大的关联性。不仅仅是易念一,还有一些其他部门的人也被卷入其中。不知梁知兮有没有给他透露更多的信息,但以他的判断力应该有所觉察吧。

    又想:“如果资金损失怎么办?”转而又想:“又梁知兮这个大妖呢。由他收拾吧。自己的师弟受伤害了,出头也是应该的。”

    转身又向楼下的操盘手发布了指令。

    k线一个漂亮的折线又弹回4.04买一。

    迅速又被打掉。

    但没来得及下探,又回到4.04买一。

    k开始四十五度角波折上行,到收盘定在4.66买一。

    日线呈一个仙人指路的巨量长阳。在近期一波逐日下探的日k线图突出一个巨柱。

    看到如此的k线,操盘的小队员们一阵欢呼,今天的收成不错!

    吴昕心里有点惴惴不安,今天收成这样,明天怎么办?

    全不合规矩啊!

    看到男子将目光从液晶屏收回,转过头温和的看着自己,自己的笑意也由心底升起到脸上,“师兄,痛快吧!”

    “还行!”语调平静,嘴角上扬。

    “不过你这是什么套路?”依然笑着问,心里想:“你开心就好。这点资金分摊到各基金所占份额几乎可以忽略。”

    “兵行诡道。我这是乱阵困死老将军。”易念一微微一笑,“今天大家辛苦了。晚上给大家加餐,可以喝点红酒。”

    “要庆功吗?”吴昕心想,这个时候是否有点早了。

    今天账面浮赢,但按以往西虹食品的脾性,很快就会回到日k线心电图的走势。盈利如何兑现?但又不忍拂了他的意。

    俯身在护栏上,对着下面的小伙伴喊:“易哥说,大家今天辛苦了。晚上给大家加餐,可以开红酒。”

    “好!谢谢易哥!”

    “今天真爽!”

    “过瘾。”

    这一段时间的温吞走势,也把这一帮热情如火、干劲十足的小伙伴们憋坏了。

    “走!先去玩一会去。”

    几个人从楼上的易念一、吴昕招呼一声,出了大门,兴奋转到别墅前的庭院。

    v9、v11是两栋紧邻的独栋别墅,两栋别墅的庭院却紧挨着,原来有一道篱笆墙,梁知兮把两栋都买下后,把中间的篱笆墙拆了,连成一个巨大的院落。院落前沿石板台阶延伸到一片清波的人工湖里。

    人工湖有水道和外门的大湖相通,甚为清澈。

    庭院临近湖边有几株垂柳,此时乐城天气已暖,此时,斜阳西垂,阳光洒在草地上。

    v9正前方庭院的搭建了一个巨大的白色长形遮阳伞,伞下有白色的长条庭院餐桌、白色的靠背椅。室内也有餐厅、台球室、ktv、游戏室,堪比一个娱乐城。

    这个七人团队,都是未婚小伙伴。逸云山庄偏远,为了免除早晚奔波之苦,索性几人吃住都在两栋别墅。五个小伙霸占了v9,工作之余就打球、游戏,排遣无聊夜晚。两个小姑娘则住在v11一楼的两个房间。

    原来人数多时,用餐都是吃分餐。他们就过上了每日由特聘大厨烹饪大餐的度假生活。

    小伙伴们工作闷在室内,用餐时显室内沉闷,就转到庭院的遮阳伞下。

    一边用餐,一边享受湖面吹来的风和春日里的阳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