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念青未了 第二十五章 风声 但立直标终无曲影

时间:2020-03-26作者:易念一

    易念一见事情折腾清楚了,虽然困了一周。但调查组终究是秉持公义,还自己一个清白。

    虽然,这些天没告诉景怡发生了什么事,每天如正常上班一样去市局报道、下班回家。但俩人独处时,总会有掩藏不了的忧虑,从神情、眼神中偷跑出来。夫妻朝夕相处,无需言语,双方就能互相感知情绪。景怡心中也暗暗担忧。

    这天,看易念一回到家中,一身轻松,和儿子嬉戏时,发出心底的微笑,心情也欢乐起来。和易念一说周六带儿子去博物馆玩,中午就在一念小馆吃饭。

    周六一早,就在大部队到来之前,进入了博物馆。

    由于平时参观人太多,排队时间太长,从和景怡初次再相逢时来过一次,以后就没再进馆参观过。儿子也是第一次进博物馆玩。

    周末,孩子们很多。儿子迅速交到了好朋友,几个小朋友一起玩耍起来。直玩到中午了,在大人们的催促下,才恋恋不舍的互相告别,各回各家。

    俩人携着儿子,一家人牵着手去一念小馆。

    进了门,景怡和老板娘雪姐打招呼:“雪姐,我们又来了。”

    雪姐一张圆圆的白净脸,单眼皮大眼笑的眯起来,肉肉的双颊一对深深的酒窝,“妹妹来了!呀,小宝也来了。去里面坐吧。”

    服务员小妹带着三人到里面仍安排到靠南窗角落的小桌,易念一让儿子坐了靠窗的木椅,景怡坐在儿子对面,自己加了一个凳子,横着面墙坐了。

    博物馆不进,一念小馆倒时常来,几年来不知来了多少次。景怡和老板娘也混成了朋友,也顺带着把雪姐发展成杭商银行的客户。

    依然点了初次来时点的两个凉菜、两个热菜,点了三碗小馄饨。

    三人玩了一上午,把三碗馄饨吃个干净,菜也吃了大半。结了账,和雪姐告辞,回家休息。

    过了一个轻松的周末,养足了精神。

    周一,易念一精神抖擞的去上班。

    到了单位,发现同事看自己的眼神都怪怪的。心中暗想:“看来风声已经传到区局了。自己来区局时间不长,还没有和同事有很坚定的信任,也难怪大家。”

    但立直标,终无曲影。

    时间会检验一切,自己也不在意,也懒得去做解释。

    上了楼,拿钥匙开门进了办公室。虽然一周没来,但有保洁打扫,办公室依然整洁,几盆花也都有浇水,依然叶茂浓翠。把办公桌上的资料、书籍整理了一下,泡了杯茶,看了会书。

    临近上班,听牛时德的房间开门声,等了几分钟,径直去牛时德办公室。门开着,牛时德也刚把差杯灌上茶水,刚坐在办公桌前。

    易念一在门上敲了两声,牛时德抬头看是易念一,冷冷说:“进来。”

    易念一迈步进去,在牛时德办公桌斜对面站定。牛时德没让座,易念一就站那儿,依旧满脸笑容,恭敬地说:“牛局,实在抱歉。不知道是谁举报我,被调查组问了一周的话。耽搁一周没来局里上班。”

    “市局给我打过招呼了。”

    “折腾了一周,没事了。调查组给出调查报告。”易念一笑呵呵的说。

    “没事了?”

    “牛局,咱俩认识这么多年,您还不了解我?我能有什么问题。”

    “呵呵,我相信你。但这次搞了这么长时间,谁也不敢说啊。咱区局话都传开了,说什么的都有。”

    “身正不怕影子斜。咱们相处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日久见人心。会有消除误会的那一天的。”

    “谁举报的?”

    “调查组没说。”

    “你自己有方向吗?”

    “这个还真不知道。这些年办了那么多案子,有些人能理解,有的人理解不了,记仇了,不知得罪了多少人。都有可能,不好猜。”

    “好!也别多想,放下思想包袱,好好工作。”

    “好!谢谢牛局。”

    易念一看牛时德低头看文件,就告辞而出,回到办公室。

    坐了一天,也没人进来汇报工作。按常理自己外出一周,又是分管一块最繁忙的业务,应该积累不少业务待处理。

    易念一把之前没写完论文调出来,接着写。思想完全沉浸在论文中,其他事都抛在脑后了。

    转眼又过了一周,论文成稿。易念一反复细细看了几遍,检查了没有数据引用错误和法条误用,就通过电子邮件投递到《说经济》杂志主编邮箱。

    易念一就在看书、写小短文中又度过了两周。

    二审开庭时间到。

    苏长河和王凯还是坚持让易念一一起出庭旁听。依旧是牛时德、王凯出庭,易念一带任小时、向问天、刘正风旁听。

    早上在区局食堂吃过早饭。王凯从市局乘公务车带着材料过来,上了楼和几位打了招呼一起下楼。

    前几日下了几场小雨。

    当天,雾气甚重、天气阴沉,湿气又大,天有些冰冷。

    王凯内里依旧穿了一套笔挺的西装,外面罩了羽绒服。几人也都穿了棉服。

    从区局大楼走下来,外面雾气迷茫。大门对面的大楼都笼罩在大雾中,只能看见一片片模糊的黑影,偶有室内开着灯,黄色灯光在窗口若隐若现透出点点光斑,若是日光灯则窗口都模糊在大雾中。

    走出大楼,看到大楼院门口影影绰绰站了几个人影。

    易念一以为又是业户来上访,待走进了,定睛一看却是胡力带着几个人站在大门口。

    看一行人出来,胡力和易念一点了头,算打声招呼,径直走到牛时德面前,恭敬对牛时德说:“牛局,你看带这几个人怎么样?”

    易念一也向那几人望去,看都是身材高大、体形彪悍,都剃了平头,穿着一式的黑色夹克棉服,黑裤、黑高脚皮鞋,站那儿举手投足都像练家子。

    马上醒悟过来,原来经历一审开庭的事,胡力带人来护驾来了。

    心中立马火起,脸上也挂不住了。气呼呼的和刘正风、向问天上了区局的车,牛时德和王凯、任小时上了市局的车,胡力带了两辆车,一起出发去中院。

    27.二审朝晴暮雨自何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