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念青未了 第二十章 定心 我和大家在一起

时间:2020-03-26作者:易念一

    佘处长通过两天和易念一的谈话,心里有了底数。

    但有人传话说:“要认真查、仔细查,不能放过任何一个疑点。”再看易念一甚喜鼓吹税务系统的改革成果,故事也讲的有趣,自己也希望了解一下系统的工作运转情况,索性也不着急结案,再听两天故事吧。

    易念一一看几位听的有趣,也想趁此机会宣传宣传工作,让系统外的同志多了解系统的工作、理解系统的工作。想之前一些委屈,多是监督者不熟悉工作情况,套了工作规程,误判而成。

    这边听讲故事,外面却不平静了。

    一个是原定庭审的法官请辞,到二审开庭日也没能确定下来审理法官。开庭日期推到年底。这是对批发市场、西虹集团都是极为不利的,市场经营是按天计的,推一天,就影响一天的生意,时间等不及啊!

    另一方面,西虹集团遇到了麻烦。

    西虹大厦。

    两百多名蓝色工装的工人把大门堵上,拉出白底大条幅上书黑字“发放工资!我们要吃饭!”“沈腾飞言而无信!欺瞒工人!”

    工人群情激愤,高喊口号,“我们要见沈腾飞!”“补发我们的奖金!”

    大门保安把平时甚少用到的拉伸大门关上,十几个保安在门后站了一排,不让工人进入大楼。

    周围办公的、闲散无事的人员又围了一圈。还好湖北路两侧人行道宽阔,人群都聚集在人行道上,没有形成交通堵塞。但来往车辆都减速看热闹,湖北路上车流也延绵了一条长龙。

    交警已经赶来,疏散交通。辖区派出所接到报警,也派了民警来到现场,但看工人激动、人数众多,也没敢轻易行动,仅在外围维持秩序。

    西虹大厦十六楼会议室。

    沈君依、常远、聂远志、柳建南、朱夏、陈琛,还有酒酿饼厂厂长苏爱国围坐在会议桌前紧急商议。

    “朱总,目前账上还要多少钱?”沈君依问向朱夏,神情平静。

    “沈总,商贸公司的钱这几个月进账只有原来的三分之一,存量资金只够我们维持正常运转,实在拿不出这笔钱。”朱夏皱眉嘟嘴委屈说。

    “这也不能怪商贸公司。客户都是见票结账,能见票结账已经很不错了。最近大家都知道,我们领票不顺利。回款困难。再说,苏厂长应自己想想办法,不能总让集团贴补,原来集团效益好,不在乎这一点。现在不是困难时期吗?”柳建南同样抱屈,把话题甩给了苏爱国。

    苏爱国听柳建南这样说,心里也不快,闷闷说:“这是沈总定下的规矩。”

    聂远志冲苏爱国说:“老苏,你怎么让工人跑到集团来闹事?”

    “我真不知道。今天早上到了厂子,一看只有几个工人,一问才知道都跑到集团来了。我马上就赶来了。”

    苏爱国也是集团的老人,是集团发展初期的老员工,西虹集团就是起步于酒酿饼厂。沈腾飞对这个目前集团的规模最小的厂却很偏爱。这些年,酒酿饼厂基本属于不赚钱的项目,盈利仅够工人基本工资。集团效益好,沈腾飞不想让老厂子的工人们在收入上比其他厂子有太大差距,每年从集团结余中拨出一部分专项资金给工人们发奖金。

    苏爱国是个老实人,虽是老人,却还管理着集团规模最小、效益最差的一个小厂。也无怨言,踏踏实实的干好,厂子效益虽不好,但西虹酒酿饼的口碑却很好。这也是沈腾飞一直支持老厂子情感之外的另一个原因。品牌效应,来苏城的游客游览之后,回程一般都会带一盒西虹酒酿饼回去。

    几个人商讨一番,还是资金紧张惹的祸。

    沈君依最后拍板,先从备用金中拨出一笔资金,把之前欠工人的奖金发50%,年后资金回笼,再补发剩余的。常远和朱夏再去跑银行争取贷一笔周转资金。

    商议已定。

    沈君依说:“大家一起下楼去见见工友吧。让保安告诉工人。”

    几个人做准备,沈君依又转头对行政秘书低语几句。

    工人们听了保安告知沈总和几位老总要来会面,也都停止喧哗,把条幅放下来,望向主楼大门。

    远远望见,一队人从大门里走出来。走在最前面的却是身穿蓝色工装的一名女工,在身后均着一身西服正装的高管映衬下,优先突出。

    众人走出门厅。

    深秋的阳光,暖暖的照在众人身上,女工黑栗色的头发在阳光下泛着微微的金色光芒。

    迎着曲江湖送来的秋风,微曲的短发清逸飘扬。一袭蓝色工装随风拂扬,裹在纤弱高挑的身上显得有些胖大,却有说不尽的飘逸。

    渐渐走进,看她俯眺清流,从容自若。深眼窝中镶嵌了一双水汪汪的大眼,微透蓝色的黑色眼眸,鼻梁挺拔,如“赫本”一样的精致小嘴。沐浴在深秋温暖的阳光里,本已极白的肤色更显晶莹剔透,份外凸显了她有若“造化钟神秀、阴阳割昏晓”地灵气而生的风韵秀丽。

    就这么姗姗而来,宛如曲江湖中的荷花一样,“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那么自然的、无与伦比的、真淳素的天生丽质。

    在这喧闹的集会人群前,她漫步而来却把一切喧嚣化作空山灵雨的宁静,如真似幻,动人至极点。她虽着一身工装,却举止优雅、清雅飘逸,如同身着华服,去参加一场盛大宴会一样。

    聚集的小伙子们心中涌起惊艳的感觉,眼睛却都看呆了,浑想不起什么时候有这样的工友。

    小姑娘心中暗想原来我们的工装这么好看。

    在众人寂静中,沈君依站上保安用两把木凳拼成的台子上,拿起扩音器,向人群喊了一声“工友们!”。

    大门外聚集的人们才回过神来。

    沈君依眼光流过众人,用似水如歌的语声再次向众人说:“工友们,我是沈腾飞的女儿沈君依,也是目前公司的暂时负责人。我向大家承诺,沈总和我从来没有欺骗大家,以后也不会欺骗大家。”

    “沈腾飞都跑到国外去了,现在都传他是骗子,躲到国外不回来了。”人群中有人喊。

    沈君依顿了一下,坚定地说:“公司目前确实遇到了一些困难,沈总亲自去处理。我从米国回来,就是要向集团的所有人表明,我——沈君依和大家在一起。我们共度难关。西虹集团从一个小厂子走到今天,克服了多少难关,今天的困难我们也会解决的。”

    “但是,我们现在要吃饭。将来的事将来再说。”人群中有人喊了一声,几个人附和着嚷嚷。

    “我们刚刚拟好了方案,明天就由苏厂长给大家发放短缺奖金的50%。年后再给大家补发剩余的部分。”

    看大家没什么反应,沈君依再次恳请说:“工友们,我们是一家人,西虹是我们大家的。度过难关,西虹好,我们大家才能都好。”

    苏爱国伸手要了扩音器,喊道:“大家都在西虹那么久了,沈总待我们怎样,西虹对我们怎样,大家心里都有数。不能做混事。大家都回去吧!今天的饼还没做,还有不少店铺等着送货呢。”

    又喊了几个老人的名字,让他们带头。苏爱国在工人中素有威信,工人们看有了方案,明天就能拿到一笔不小金额的奖金,便结队散去,回厂上班。

    几个人看工人们回厂上班,聚集的看热闹人群也都散去,几个老将暗暗佩服这个小丫头了。原来,沈君依回来,沈腾飞不让,几个老人也觉得多余。没想今天这局面,小丫头从容不迫,轻轻松松的化解了。如果不是沈丫头在苏城,外面流言四起,公司今天的境况会更糟。

    本以为一场风波就此过去,没想事件影响在后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