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念青未了 第十七章 反目 给他点颜色看看

时间:2020-03-26作者:易念一

    回到市局,几人向分管领导苏长河做了汇报。

    过了两周,不出意外。庭审宣判下来了,驳回了原告的所有诉求。

    原告接着上诉。

    湖区局和法规处再次碰头商议。

    易念一的拗劲又上来了,坚决不同意再应诉,要求尽快处理,达成和解。说原来王凯给挖的坑,高然回去以后把以往案例再复盘一遍,会找到办法填上的,二审几乎没有胜诉的可能。

    这下彻底激怒了牛时德,咆哮说:“这是你做主的事吗?湖区的事什么时候由你做主了?”

    “那就要做好败诉的准备。负面影响太大。”易念一也急眼了。

    “你不要管了,有一审的基础,二审不要你问了。”牛时德也瞪眼了。

    易念一马上也没精力问了,自己的麻烦来了。

    易念一长着一副温文尔雅的模样,其实性子有点鲁。

    当副科长时查案子,有人托区局领导讲情,他出了领导门,就能把来找关系的人批一顿。

    当科长时,分管局长也惯着他,由他折腾,有矛盾还护着他。

    南城区局当副局长时,局长卢德义更是倚重他。南城区的重点业务工作几乎都交给他负责。

    现在,到了湖区依然是这个做派,牛时德却不吃他这一套了。

    到晚上和二金、胡力在苏园里一起喝酒时,牛时德的气还没消。

    用人失误、用人失误啊!

    本来想找个看门的,却来个心腹之患。

    几杯酒下肚,就把心中话给三人吐槽一番。

    胡力怒道:“办他!什么人这是。”

    金仲义呵斥胡力:“你小子别乱来。”

    “不乱来。按你们套路来。权、钱、色,这三把刀他能躲了?直接举报。”胡力说。

    “老牛,你的意见呢?”金一守问牛时德。

    “也该给他点颜色看看了,要不然这小子不知道天高地厚了。”牛时德愤愤说。

    “你们能办动易吗?”金仲义撇嘴。

    “咱背后有老侯呢,别说他。金局,苏城你想办谁?”胡力回了金仲义一句。

    金仲义心中不快,心想:“你小子还说易狂,我看你攀上高枝,尾巴也翘天上去了。”

    金一守看金仲义不悦,岔开话题,问胡力:“你有办法?”

    胡力得意说:“当然有。咱们那天和易喝过酒,我就开始摸他的底。三把刀,第一把就是权,易升那么快,肯定程序上有漏洞;第二把就是钱,易在南城区工作不到一年就在曲江湖边新买了一套住房;第三把刀就是色,其他没证据,但和小魏跳舞时我给他拍了几张照片。”

    牛时德呵呵一笑,“我这也有几张照片。那天小魏给他送节礼,俩人在楼下卿卿我我,我也给他们拍了照留念。”

    俩人拿出手机互看,金仲义勃然大怒,骂道:“你们两个混蛋,把照片都给我删了。以后不准拿家佳说事。”

    俩人看金仲义一张青铜脸涨成了红铜脸,知道真怒极了。都把手机里的照片删了,给金仲义看了一眼。

    一起混了那么多年,谁都知道谁的底细。真翻脸了都没好果子吃。

    魏家佳是个可怜孩子。五岁时的一个周末,爸爸有应酬不能回家吃饭,魏家佳缠着妈妈带她去商场玩,却碰到爸爸陪着一个大肚年轻女子逛街。魏家佳妈妈当时就崩溃了。原来俩人极为恩爱,谁曾想爱人已另有爱人。也是个痴情女子,之后心结解不开,精神竟有些失常了。魏家佳恨急了其父亲,坚决陪着母亲。

    蓝新梅还未毕业,就担负起照顾魏家佳的责任。其后,孽缘遇到了金仲义,也不敢要孩子,就把魏家佳当成自己的孩子。金仲义心中愧对蓝新梅,对魏家佳也是甚是疼爱。蓝新梅让魏家佳参加一些活动,方便以后管理公司。一些场面上的应酬也不限制,但如果让魏家佳受伤害是坚决不能容忍的。蓝新梅不能容忍的,也是金仲义不能容忍的。

    胡力倍感无趣的说:“行。两把刀也足够了。”

    调查组很快进驻市局。

    要找易念一谈话,局里给挡了一下,先核实情况。确需本人来,再通知,不然对干部负面影响太大。现在这些线索还都是莫须有。

    易念一正在根据近期对三个批发市场的了解情况整理资料,写一篇调研文章。题目拟为《小微商贸企业经营现状及政策研究——基于湖区批发市场调研》,正写到关键处,桌上电话响了。一看是内线,提起问:“您好!哪位?”

    “念一,你当时竞争上岗考察是谁去的?”

    “梁处!嗯,我想想。”一听是人事处梁处长电话,易念一忙恭敬回答。脑袋思维还在论文里,一时想不起来是谁去考察的自己。

    怕让梁处等久了,只好硬着头皮说:“梁处,不好意思,想不起来了。”

    “这么大事,谁去考察你的都不知道?”

    “真想不起来了!”

    “好吧!”

    梁处长放下电话,调查组的几个人正望着他,看他挂断电话,问:“谁去的?”

    “说想不起来了!”

    “还有这样的?这么大事。”

    “真有可能。他也不太会说谎。”

    湖区。

    易念一在办公室又想了一阵,想能想起来再给梁处回一个电话。这么久了,怎么想起来问这个了。想了半天,也没想出来,难道自己当时回避了?算了,不想了。继续扣自己的调研文章,小微企业经营上的一些难题,有些是政策上的不足,希望自己的调研文章能有些用处。

    市局会议室。

    调查组佘组长对梁处长说:“梁处,人事上主要有两个问题。一是考察时群众测评分过高;二是科长虽任两个岗位,但第二个岗位仅任职九个月,不足一年。”

    “佘处,我给您汇报一下情况。这位干部原来任我们的局团高官,虽然科长没任够两年,但团高官当了三年了。至于测评,他一直口碑不错。您可以找到当时任职的单位了解一下情况。”

    “行。这个我们落实一下。那买房的情况你们谁清楚?”

    几个人都摇头了。说都知道买房了,具体怎么买的就真不知道了。

    “那就喊他来,当面谈吧!”

    19.面谈我给诸位讲个故事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