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念青未了 第二章 初心 齐鲁青未了

时间:2020-03-26作者:易念一

    恍惚间,音乐停了,原来一曲结束。牵着小魏的手,正想去旁边沙发坐下休息,手腕的手环却嘟嘟的震动起来。一看是夫人的电话,连忙松开手,去掏手机。见屋里喧闹,就推门出去接电话。

    “都几点了?还不回来。”

    爱人是鲁地女孩,虽然长一副苏城江南女孩的模样,但骨子里依然是鲁地女汉子。易念一听老婆一声吼,酒醒了大半。一看手机,晚上九点多了。原来和老婆约定但有应酬出去十点前必回家。

    “老婆,立刻,马上回!”

    挂了电话,易念一正想推门进去告辞。突然听到里面说话:“易局还是能镇住这些人。”

    “就像院子前栓一个大狼狗,就没人敢靠前了。”却是牛时德的声音。

    易念一心里一阵恶心。不知是牛时德说了浑话,还是心里就是这么想的。自己严格执法,常说税法神圣不可侵犯,心里并以税务铁军战士自居,没想在他人眼中成了看家护院的。

    转身往院子外走去。

    一路急行走到大路边,伸手打了车回家。

    刚上车,手机响,是任小时的电话。

    “易局,你怎么样?都等你接着喝酒呢!”

    “我喝多了,出酒了。你们继续。我得回去了。你告诉他们一声。”

    在出租车上,闭上眼。易念一心里念一声“好险”,差点丢了根本。还好老婆电话来的好。

    酒色情迷中差点丢了自己的初心。

    无论我们走得多远,都不能忘记来时的路。

    岱宗夫如何?齐鲁青未了。

    造化钟神秀,阴阳割昏晓。

    荡胸生曾云,决眦入归鸟。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杨宗青的名字就来自这首诗。作为鲁地杨家这一代的长子,杨宗青是一个有传奇经历的人。但这种经历也是那个时代鲁地许多少年、青年汉子的人生经历。

    大解放时代,杨宗青同鲁地许多少年一样加入大军。从鲁地扫淮海,渡长江,一直打到西南边陲。

    西南安定,新中国成立已经开始搞大建设。本以为大军要投入祖国建设大业。东北境外战事又起,又随军奔赴境外战场。等战事结束,杨宗青已经离家七八年了。

    由于身上有伤,同一批战友一起转到离鲁地数百里外的苏城地方工作。

    工作安定后,得以辗转回乡探亲。

    到家里一看,家中日子过得清苦。

    二弟、大妹尚小,又添一个呀呀学语中的小妹。

    长兄如父。

    到鲁地大家庭中更能理解这个古语的真正意义。

    不仅仅是责任,还有年龄的差距。

    鲁地儒家传统文化深厚,孝为天道,自然是多子多福。

    杨宗青一看家中困难,苏城富庶,自己有工资,就把二弟、大妹带回苏城。二弟务工,大妹求学,安顿下来。

    易念一见到这位神奇大舅已经是小学一年级的暑假。在外公家过暑期。

    早上起床,先把父亲教的军体拳冲拳、踢腿在院子里来回打几个回合,再打一套军体拳。然后打一套鲁地乡拳“小八式”收尾。这是易念一每天的早课。

    这天在外公的院子里把一套练完,收尾。才看到大门影壁旁站了一个高大的汉子。虽然头发已经斑白,但身材挺拔,精神十足。

    汉子笑吟吟的看着他。

    “你叫什么?”

    “您找谁?”

    外公外婆从屋里迎出来,“宗青回来了!”

    才知是神奇大舅。

    易念一常听亲人念叨,对这位大舅甚为崇拜。

    大舅对易念一也很喜欢,让二老转告小妹带念一到苏城看看。

    大舅转回苏城。

    过几日,母亲便带易念一奔苏城。

    汽车转乘火车,晨起出发,到第二日下午才到苏城火车站。

    大姨来接,晚上住在大姨家。

    第二天去大舅家。进了小院,大舅已在院子里坐着,旁边三个孩子,有一个年长的女孩,看念一进来,从石桌上拿了果子递给念一,说:“弟弟,给你吃这个。”“谢谢姐姐!”

    几个大人都哄笑起来,对女孩说:“这是你表叔。”原来是大舅的大孙女。

    女孩一脸鄙夷,手举起来,中间三个手指握住,大拇指冲着自己的下巴,小拇指冲着易念一摇了摇。

    几个大人说话,女孩便带几个孩子到院落外玩。又把手势比划出来,问:“知道这什么意思吧?”

    易念一摇摇头。

    女孩说:“我是老大,你是跟班。知道吧!看你一脸懵逼,就没看懂,给你解释一下。”

    易念一点点头。玩的开心,有好吃的果子,你就当老大吧。

    以后几天,又去二舅家,表舅家,表姨家。

    在鲁地杨、易两家都是大家族,易念一也没觉得苏城亲戚多,倒感觉就这几家人啊。原来在鲁地春节走亲,要从初二走到十五。

    此次走亲,直接决定了易念一的人生轨迹。

    母亲见了苏城的富庶,看了二哥、大姐的生活,又想起自己和小弟在鲁地的生活。从此一心一念的盼着易念一能到苏城。

    鲁地人甚孝,母亲的心念也成了易念一的人生导向。

    所以大学选了苏城的东吴大学。

    毕业时,本想要和同学一起到更南方的城市去发展,但还是听话的去考了苏城税务局的公务员。

    易念一属于“考霸”型的人,考试自然不在话下,名列前茅入围。

    同学祝贺,易念一倒没有太多的兴奋。

    “也没什么好。以后我的人生就是一辈子兢兢业业,到退休能账户能有个几百块的生活。不像你们是要过上钱当纸用的奢靡人生。”

    其时,大舅已经离休,带大舅妈回到鲁地侍奉双亲,以弥补这么多年不能照顾老人的遗憾。在苏城一直过得家无余资,院子留给了孩子。

    大姨和表舅还在苏城市委、市府,表姨家女儿在区政府。生活的经济状况也都远不如在银行工作或自己做企业的亲戚。

    后来的事实也验证了易念一的感慨。几年后,一些同学的月薪已经超过易念一的年度收入总额,年薪总额基本上是易念一年收入总额乘40了。

    工作定了。论文已经完成,毕业答辩还早。

    易念一心里有点茫然,选择对吗?人生就这样了?

    彷徨间决定到老师们口中的法学圣地——西南政法大学去看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