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国民CP(娱乐圈) 377.第377节、月上柳梢(上)

时间:2017-10-04作者:野兔窟主

    辛冉低头回吻着沈苏, 舌头跟他的激烈地纠缠在一起, 如同两个初恋的少年, 在偷情般得心跳不已。

    许久, 辛冉才离开沈苏一点,看了看他的眼睛,靠过去与他鼻尖相贴, “沈苏, 我也爱你。”

    “我知道呀。”沈苏从辛冉怀里滑出来,跳下地, 打开手机,放了一首歌。elbow的《fallenanl》 。

    you dont need to sleep alone(你不必独自入睡)

    you bring the house down(你拆掉那个房子)

    choose your favourite shoes(选择你最喜欢的鞋)

    and keep your blues on cruise control(控制住你的忧郁)……

    这首歌好像……在哪里听过?辛冉下意识的辨认着歌词, 这首歌整个给人一种迷幻感,歌词更是有点不知所云。然而,却莫名其妙的叫他想起某部电影, 想起一句话:让我们听歌,**,直到世界毁灭。

    沈苏回来,抬手把辛冉按倒在枕头上, “在今天这个日子里, 你要是没有那么迷人,或许我就可以,跟你一起走在夜风里,逛逛街、散散步、吃吃饭、看场电影,看星星看月亮,谈谈人生和理想。可是你那么好看,我就只想跟你**了。”

    “讲、讲道理……”你看,同时想着同一件事,你看看人家这架势,你再看看你……辛冉有点蒙,“那你刚才还说,想吃我做的牛排来着……”

    “是啊。”沈苏捋了下头发,“那一年你兴高采烈的带着红酒、牛排跟水果来找我,说你的电影可以开拍了。其实那一天,我也很高兴,非常高兴。可是,你给了我最完美的开头和过程,我却没有给你一个好的结尾。所以,今天,是我还给你的。”

    听他提起那一天,辛冉一时有些感慨,还没反应过来,沈苏就俯身压了下来。衣服是都脱了,然而辛冉不经意瞄到,沈苏的手腕上,还留着自己亲手为他系上的东西,一条美丽至极的鲜红色丝带,是这么的耀眼夺目。这条窄窄的丝带,因为所代表的含义,比如沈苏答应了他的求婚,似乎便带给他一种,沈苏是属于他的感觉,令辛冉异常激动。

    等下半场打完,沈苏累得趴在枕头上昏昏欲睡,然而某人兴奋地睡不着啊!辛冉伸手揽过沈苏的肩膀来,“话说,哪里就迷人了?!”

    沈苏往他怀里窝了窝,漫不经心的说:“就好看啊!”

    “什么!别忽悠,迷人跟好看不是一个意思!”

    “我觉得好看就好看!”

    沈苏一向是那啥的时候说啥都行,穿上裤子就爱谁谁,转眼就不认账。辛冉伸手钻到沈苏的腋窝里,呵他的痒,“那……那迷人里不止有好看的意思嘛!你快说嘛!”

    给他闹得不耐烦,沈苏终于开恩,掀起眼皮看了看辛冉,随手推了下他的下巴,“有天赋、有才华、能吃苦、肯钻研,心地善良,还好看,那个还厉害……哦,还会做饭,最重要的是,还会为我学做好吃的! 嗯,很迷人了。”

    辛冉越听越有点不好意思,听到最后头,忍不住拿手捏他的脸,“你到什么时候,都忘不了吃是吧?!”

    “嗯。”沈苏伸手揉揉辛冉的头毛,“所以,放心啦,把厨艺练好,就不会甩了你的。”

    “嘿嘿……”辛冉傻笑着搂住沈苏,“才不担心,把你喂胖就跑不了了!”

    之后的拍摄,都愈加顺利起来,眼看着到了十五,这个春节马上就要过完了,剧组也就要杀青了。

    任盈盈说着伸手过去,扣住令狐冲的手腕,叹道:“想不到我任盈盈,竟也终身和一只大马猴锁在一起,再也不分开了。”说着嫣然一笑,娇柔无限。

    最后一个长镜头拉过,在场地里的人,忽然安静下来,鸦雀无声,许久,才有人下意识的鼓掌,一下两下三下,渐渐整个剧组的人都开始鼓掌,甚至还有人的眼圈红了,在悄悄的抹眼泪。

    辛冉站在原地,看着激动地同事们,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是啊……这戏拍得太不容易了。拍到三分之一时,男主就离组,足足空了一个多月,也许都以为要黄了,或者换人拍的时候,他又回来了。可是他回来之后,一直找不到状态,在漫长的等待里,只怕所有的人都以为,这部戏会流产了吧?只有那一个人,从来没有怀疑过,更没有放弃。

    沈苏看辛冉一直发愣,走过去冲他伸出双手道:“辛冉,欢迎你回来。”

    辛冉一怔,似乎才清醒过来一样,“什么?”

    沈苏已经抱住了他,头靠在他肩头上,不由自主的,就带了哭腔,“欢迎你,这一次,你是真的回来了!”

    辛冉不自觉的吸了吸鼻子,搂紧沈苏,“谢谢你……我只说,这一次。”

    这一天,正好是二月二十四日,农历正月十五,元宵节。没有提前订票的人,都赶不回家过节了,倪志宇就招呼大家在剧组一起过。有人就提议大家伙一块动手做汤圆,热闹一下。

    元宵节这个我国的传统节日,北方吃元宵,南方吃汤圆。可能大多数人以为都一样,就跟水饺、馄饨似得,只是各地叫法不同。然而元宵跟汤圆,实际上是两种做法跟口感都不同的食品。元宵通常只用素馅,将做成固体的甜馅切成小块,蘸水后在糯米粉中反复滚圆至大小合适,它的表面是干的。而汤圆馅料则有荤有素,先把糯米粉和成面团,然后像包饺子一样将馅包进去再揉圆。一般汤圆的个头,比元宵要来的小一些。

    “导演、导演!”辛冉一听就来了精神,跑过来叫道:“做元宵做元宵!谁去买芝麻,要黑芝麻馅儿的,他只吃黑芝麻的元宵!”

    倪志宇瞅着辛冉笑,“他是谁啊?”

    “你……”随时随地的瞎嘚瑟!沈苏白了辛冉一眼,扭头就跑了。

    见沈苏不好意思的跑了,辛冉有点忸怩的挠挠头,还没开口,刘志勇已经打岔道:“为什么要做元宵?汤圆多好包,那个要滚得,不好弄!”

    辛冉转转眼珠,“北方人都吃元宵,导演是东南人啊,我们要敬老是吧?!”

    “个小兔崽子!”倪志宇随手抄起个本子呼了辛冉一下,笑骂道:“少他么拿我当幌子!”

    不一会,材料就买回来了。当然不止有黑芝麻这一种馅,还有花生、豆沙、五仁、巧克力什么的成品、半成品馅料。

    “我来吧、我来吧!”

    辛冉怕别人弄得不好吃,赶忙跑来自己做黑芝麻馅。先炒熟芝麻,打碎入碗,放上白糖、加点猪油,为了好吃出香,还加了一点花生碎,一起搅拌均匀。

    一群人在一起闹腾,有的滚,有的包,很快就弄好了几篦子。

    辛冉跑去煮了黑芝麻的,先给导演送去一碗,然后傻笑着递给沈苏,“尝尝,好不好吃?”

    刘志勇就在旁边损他,“你可别难为人家沈苏了,就你做得还能好吃?!”

    见周围的人都一副看热闹的样子,辛冉把腰一掐,“我做的,他敢说不好吃?!”

    刘志勇转头冲沈苏努着嘴笑,“沈老师,他说你不敢呢!”

    沈苏大窘,低着头在地下找了半天,鼻子里哼一声,扭头就走,“嗯……”

    “唉吆喂!”

    因为之前的种种原因,剧组里的气氛一直很压抑,这下杀青了,所有人心里都一块大石头落地的感觉,都放松了起来。刘志勇带头,旁边的工作人员一通起哄,一个、两个巴掌都拍得啪啪的响,“辛冉,你可以啊,沈老师都搞得定!可算看出来,你们家谁是户主了!”

    正闹腾着呢,沈苏忽然又快步蛰回来,在众人的哄笑声中,一把抱起那碗元宵跑了。

    “哎,别烫着啊!”

    辛冉下意识的就追上去了,跟沈苏找了个有座位的房间,递上店里送的塑料勺子,“呐,趁热吃,里面有猪油,凉了不好消化,你的胃又不好。”

    沈苏瞥了他一眼,咬了一小口,两个人眼看着,散发着浓郁芝麻香味的馅料流沙一样淌了出来。

    辛冉期待的问道:“好不好吃?”

    “嗯嗯!”沈苏把勺子塞给辛冉,“你自己尝尝不就知道了吗?”

    辛冉跟着咬了一口,那种浓郁甜美的香味简直沁人心脾。他头一次觉得元宵这么好吃,感到沈苏对口味的审美确实很不错。当然,此时他觉得这一碗元宵最好吃,也可能,是因为此情此景。

    今天横店影视城有元宵节的大型灯会,吃完了元宵,辛冉就跟沈苏手牵手的去赏灯了。

    灯会现场不止彩灯高悬,还有各种有趣的民俗活动,比如舞龙灯、踩高跷、舞狮子、划旱船等等。熙熙攘攘的有人穿梭其间,热闹非凡,往来的每个人都喜气洋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