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国民CP(娱乐圈) 213.第213节、探班

时间:2017-10-04作者:野兔窟主

    好不容易回到刚才那片山坡,雨渐渐小了,然而天已经完全烟了,路面积水,还在不停的升起来,不知道何时会漫过他们停车的地方。.pb.气温骤低,信号微弱,很多人的手机都拨不出去,更别说网络了。

    即使是一群大老爷们,也开始觉得冷了,更冷的是他们现在所处的境地。如果雨一直下,山洪冲溃两边的山坡、土丘,再来一次泥石流……

    辛冉又给赵猛打了个电话,赵猛说他开着车出来找他们了,剧组也已经报了警。但是突发洪水,当地受灾严重,救援人员紧张,没法用导航,他们又说不清具体位置,只能再等等了。

    长夜漫漫,冷寂凄凉,似乎还能听到野兽惊慌逃窜、嘶吼的凄厉叫声。众人又累又饿又惊恐,意志力稍微薄弱点的,免不了埋怨刘宇,不该去拍什么相思鸟。

    刘宇一瞪眼就要发火,辛冉眼疾手快拉了他一把,笑道:“大家既然一起出来的,就是一个整体,都是兄弟们,分什么谁跟谁啊?再说刚才也是大家都同意过来的,是吧?!来来来,也别闷坐着,咱们一人来唱首歌吧,我先起个头!宫阙千重,长安夜雨卷白浪匆匆,西风烈,残阳血,问英雄谱,谁主沉浮……”

    刘宇跟着凑趣道:“冉哥,都这时候了,你还顾着卖安利!唱什么烟浪、白浪呢,还嫌下的雨不够大啊?!”

    于是在纷飞的细雨中,九个人挤在两辆车里,不太敢开空调,披着毛毯、大衣等野营装备轮流唱歌,从《真心英雄》唱到《我和你》,再从《水手》唱到《十年》,遇到大家都喜欢的,就变成大合唱。说着闹着,身上热起来,也就不觉得多么冷了,时间好像也没那么难熬了。唱到后半夜,雨终于停了,几个人累得不行,就都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老大!”

    “冉哥!”

    辛冉不知是被惊醒还是冻醒的,一个激灵坐了起来,听出是赵猛的声音,心中一宽,急忙跳起来,大叫道:“猛子,我在这里,这里这里!”

    几个人都被惊醒,一起大叫,赵猛确认了方向,停下车,和小刘、小田一起、一步一陷的从松散的石堆上爬了过来。..

    辛冉一见赵猛眼眶乌青,满脸憔悴,小田小刘浑身湿透,狼狈不堪,两辆剧组的汽车更是污泥遍布,惨不忍睹,就知道他们几个怕是冒着大雨找了一夜。他忍不住跟赵猛拥抱了一下,又拉住小田小刘,“走,咱们回家!”

    几个人踉踉跄跄的一一爬过石堆,赵猛跟小田开着两辆商务车,载着他们回去休整。辛冉跟刘宇他们开来的三辆车,只能先扔在这里,等救援车来拖了。

    等到了《山水谣》的剧组,顾不上换衣服洗澡,九个人先吃饭,各个饿得跟狼一样风卷残云。等吃饱了,才觉出来好几个人都头塞声重,感冒发烧的,止不住纷纷感叹,这一场劫后余生。

    一起经历过磨难与生死,会迅速拉近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等再分别得时候,他们几个就似乎是兄弟一样亲近了。每个人都跟辛冉互留了联系方式,刘宇更是跟辛冉连握手带拥抱之后,才依依不舍的走了。

    这件事,当地媒体后来跟进了。但因为辛冉不是在剧组遇险,怕传出去显得他不敬业,经过汉诗的公关处理,就变成了几个摄影爱好者,在天降大雨,突发山洪当中遇险,并没有提及辛冉的名字。

    辛冉其实一回来,就想告诉沈苏,更想撒泼打滚的求安慰、求补偿、求抱抱,各种求!但是辛冉知道他那个脾气,又怕他担心紧张,叫他分心,影响他拍戏,犹豫再三,还是没有跟他说。想等事情过去了,不要紧了,再提不迟。

    但是没想到,经过上次沈苏遇袭的事,小刘与辛洪韦的私交不错,就添油加醋、说得多么多么惊险,把辛冉遇到山洪的事告诉了辛洪韦。

    辛洪韦一听就蒙了,想也不想,就急忙火速的去报给了沈苏。

    “你说什么,他遇到了山洪,泥石流?!我……”沈苏拍完戏,还没听完就眼前一烟,只觉得胸口发闷,差点歪到墙上去。

    “苏哥,你没事吧?!”辛洪韦急道:“小刘说了,冉哥他没事的,只是淋了雨,冻了一晚上,有点感冒发烧而已……”

    “淋了雨,冻了一晚上,还感冒发烧,还而已!”沈苏咆哮道:“上回就算了,出了这么大的事,差点要命,他都敢不告诉我!在高原上这种事可大可小,一个不小心,分分钟转成肺炎!还有,他一向报喜不报忧,有点小事就号丧,出了大事反而不吭声,谁知道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形?!你去订票,我要坐最近一班飞机去云南,快点,立刻马上!还有,路程,你帮我跟导演请假!”

    路程过来一听就头大如斗,劝道:“沈苏,辛冉这不是也没事了吗?咱们要不还是等这部戏杀青再去吧……”

    但是这回沈苏不肯再退让了,他叫道:“杀青、杀青,你又这样说!那他都杀青了,还有什么用啊?!这次是洪水、泥石流哎,多危险!我不管,说什么我也要去看他!你去请假,就说我家里有事……”

    “沈苏!这是新剧组,又不是汉诗的,你随意点也没人说。你看男主整天阴阳怪气的,你好好的就请假,还不知道他们要说什么!”

    我好好的有什么用,现在是他出事了!沈苏想起自己这部戏的男主,就更是火大,“我让你去就去,你管他那么多呢!导演不批,我直接找盛君!”

    路程无奈,只好去找吴铭璧。

    但凡导演,都烦这个,再一个就是轧戏,但是之前盛君来那一家伙,吴铭璧心里早就有个小九九,也就没说什么。

    沈苏请了假直飞云南,他想突击检查某人到底怎么样了,如果真没事了的话,也想给他个惊喜,就没跟他说,而是找了赵猛。

    次奥!赵猛一听就傻了,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的吗?还是说沈苏知道了前几天那事?不对啊,老大不是三令五申说不能告诉他的吗?还是他自己忍不住又偷偷说了?!

    以前都在横店就算了,还能打个幌子,说是朋友顺道来看看。前一阵这俩人好像还在闹别扭,怎么一转眼,都到了大老远跑来探班的程度了?!沈苏是什么人,能这么不嫌麻烦?这节奏不对啊,他是不是得准备,改口叫大嫂了?!

    沈苏下了飞机,被赵猛接着去拍摄地,先坐了一阵大巴,又改小车,然后是三轮……一路颠簸着,简直是翻山越岭,才赶到了剧组所在的旅店,或者说……客栈、招待所?!

    还是那种楼梯在墙外面的老式筒子楼,走进去,只见灯光昏暗,墙皮斑驳,一踩上去,楼梯就吱嘎作响。沈苏看着这环境,就觉得心里很难受,实在是太简陋了!如果不是他随随便便、神神叨叨就来那么一出,也不会害得辛冉非要拍这么一部又危险又辛苦的戏了!

    沈苏让赵猛给辛洪韦安排个住处,就脱下外套,帮辛冉收拾屋子,把他前晚吃剩下的泡面碗、熟食,还有什么烟盒、啤酒罐统统丢掉,擦了桌椅,重新叠了下床铺。

    沈苏想到之前,辛冉跟他说什么时候,才能吃到他做的菜,还有盛君说的那些话,就原路返回,到刚才经过的一个自发的集市,买了些当地的菜蔬,回来洗手做饭。

    而此时辛冉正在拍一场重头戏。曾经被松赞干布父亲平定的敌国羊同、苏毗部落,趁松赞干布迎娶文成公主,举国欢庆、疏于防范的机会,联合吐蕃国内反对松赞干布的几方实力,突然发动叛乱,起兵驱逐琼波的官吏和驻军,发兵攻打吐蕃。

    年轻的松赞干布,面对突如其来的危机,在叔父和宰相等亲信的拥戴下,一面坚守琼结、泽当一带抵御外敌,一面消灭国内叛乱势力,局势很快稳定下来。

    松赞干布听说有叛军追杀唐朝送亲的队伍,松赞干布急忙率军追上去,却得知侍卫统领为保护公主战死,公主坠入激流的消息。

    松赞干布不顾属下劝阻,在烟夜里跳入雪山激流当中,救起了陷入昏迷的文成公主。

    辛冉拖泥带水的抱起李佳一,“醒醒,李姝,你醒醒啊!”

    李佳一睁开眼睛看到他,就哭道:“松赞干布……”

    辛冉紧紧地抱着她,“李姝,李姝……不要叫我松赞干布,这是称号,不是名字,叫我弗夜,这才是我的名字!”

    李佳一喃喃道:“弗夜,弗夜……”

    辛冉低头吻住李佳一。

    “咔!”导演马渭源喊了停,“辛冉,你这个……亲的不是那么回事啊!抱得也差点意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