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国民CP(娱乐圈) 707.第707节、五味

时间:2018-03-18作者:野兔窟主

    此为防盗章  哇塞, 好帅,绝对霸总啊!赵晓静晕头转向的钻进影棚,就见辛冉正西装领带的跟对手演员配戏, 顿时眼冒红心。可惜她没看一会,就叫现场工作人员给“请”出去了, 让她到休息区等着。

    这一等就是一个多小时,赵晓静眼看就要睡着了。

    “嗨!”

    “你好。”

    赵晓静赶忙站起来,就见对面站着个年纪跟自己差不多, 小圆脸、圆眼睛, 看起来很可爱的女孩子。

    “我是辛冉的助理郑佳, 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他马上就过来了。”

    郑佳临走时还不忘递给赵晓静一瓶矿泉水, 让她觉得心里还蛮暖的。

    “不好意思啊,刚拍完。”

    “呃……”

    赵晓静看着眼前这顶着鸡窝头,穿着五颜六色的油彩t恤、看不出颜色的破洞牛仔的高大男孩, 顿时蒙圈了, 愣了好一会, 才认出来这小痞子样的人就是辛冉。苍天大地啊!这画风差距也太大了吧,简直大变活人啊!

    “啊!您好您好, 我是《风尚服饰》杂志社的编辑赵晓静。”

    两人坐下,赵晓静哆哆嗦嗦的从超大的背包里掏出笔记本,翻开事先准备好的问题。想着说多错多, 赵晓静说了两句开场白, 看着四仰八叉窝在椅子上的辛冉, 赶忙磕磕巴巴的问道:“听说您现在这部戏马上就要杀青了,下一步有什么计划呢?”

    辛冉胡拉了一把乱七八糟的中长发,“可能还是古装剧吧,我现在还没有拿到剧本。”

    “好的,那不知,您对时尚有什么看法呢?”

    辛冉一看这小编辑就知道是个新人,问的问题一点都不刁钻,没一会就结束了采访。等他出来,他的另一个助理赵猛已经把保姆车开了过来。

    三人吃完饭,辛冉直接去了健身俱乐部,等他回来,赵猛递给他一叠打印好的剧本,“老大,芳姐送来的剧本。”

    辛冉瞄了眼标题,“什么,《神魔传说2》!才拍了接着就出续集?!”

    “是啊,没办法,谁叫这剧现在红呢!”郑佳嘟嘴,“而且跟第一部不一样,还是双生双旦呢!听说要请沈苏来演男二,也不知道公司是怎么想的,为什么要这么排,都不顶自己人的……”

    辛冉捏着支笔转着,“沈苏是谁,什么来头,没听说过。”

    一直沉默的赵猛就蹦出四个字,“台.湾来的。”

    “哦,那有什么问题?”

    郑佳笑嘻嘻的做捧心状,“老大,你真不知道啊,人家超帅的!”

    “我去!”辛冉随手拿手里的笔一敲郑佳的头,“你的意思是我不如他帅了,到底谁是你老大啊?!再说了,比脸我会输吗?咱怎么说也是……那天的通稿里是怎么说的来着,奥对,古装剧第一小生嘛,哈哈哈!你说是不是啊猛子?”

    赵猛点头,“老大说得对。”

    郑佳无奈望天,老大说什么都对,真服了你们了!

    戏已经杀青,今天只有一场赈灾义赛要参加,辛冉睡到日上三竿,才被一阵门铃声吵醒。他迷迷糊糊的起来开门,倚在门框上看见姚远,当胸就是一拳,“来这么早,耽误我补觉!”

    作为申艺四年大学同窗兼室友,姚远对顶着鸡窝头、光着膀子来开门的辛冉早就见怪不怪。倒是身后的女助理不小心瞄见辛冉那一身肌肉,禁不住脸红了一下,这一步就没迈进去。

    粗眉大眼的姚远随手回了一拳,“干什么呢,咱现在好歹也是明星了,能稍微称透(整洁、好看)点不?这也就是我们,要来个记者,看你怎么办?!”

    “里面坐,里面坐!”

    辛冉让了让姚远的助理,一边翻出个t恤往头上套,一边说:“那不是更好,我还上头条了呢!”

    姚远刚从冰箱里拿出两瓶矿泉水递给助理一瓶,才喝了一口,听见这话,差点喷了,论脸皮,这也是没谁了!

    很快赵猛和郑佳就来了,几个人打了会儿扑克,就准备去体育场。姚远的助理忽然有些不舒服,辛冉就叫赵猛开自己的车送她先回去,三个人都上了姚远的车。

    他们本来走得很早,谁知走到半路,却给堵到了高架桥上。郑佳听广播才知道,前面出了四车连环相撞的重大事故。

    “次奥!怎么这么寸?!”辛冉急道:“姚远,要不咱们两个跑下去吧?”

    郑佳叫道:“老大,那远哥的车怎么办啊?!”

    奥运年,本来到处都是喜庆气氛,却被突如其来的一场伤亡惨重的大地震,埋上了一层阴霾。今天他们要参加的,就是两岸明星的赈灾义赛。别的活动也罢了,今天迟到确实就很不好了。姚远当然理解辛冉的心情,只是郑佳没驾照,把车扔在这里也很麻烦。“再等等,下了高架桥,咱们就打车过去。”

    又过了四十多分钟,好不容易才挨下高架,辛冉把车往路边一扔,拽着姚远就跑。

    一路上都在堵车,两个人足足跑出去三公里,才过了事故路段,拦下一辆出租车火急火燎的赶到体育场。

    姚远去办手续,辛冉无意中往赛场里看了一眼,就见一群人围在一起热身,一个男孩子却独自坐在一旁发呆。他不过穿着一身普通的白色篮球服,却有一种干净、剔透到锐利的漂亮,与满天霓虹,噪杂的体育场,人群喧嚣,纯然格格不入的安静。

    许久,感受到沈苏的温和、坚定,辛冉的眼神终于渐渐软化下来,用力回握住沈苏的手,一手抓着自己的脖子,艰难的呼吸了几下,突然从沈苏的手掌上滑下去扣住了他的手腕,猛地拽向自己。

    沈苏还没反应过来就撞了过去,辛冉靠在他肩头上哽咽。沈苏轻轻拍着他的背,忽然觉得肩上猛地一疼。

    突然意识到自己干了什么,辛冉不好意思的抬起头来,迷茫的看着他,那样的忐忑不安,甚至带着几分窘迫,“你真的想知道吗?一个外表光鲜亮丽,实际上根子里都烂透了的故事……”

    沈苏心疼又无奈的笑笑,拢了拢辛冉乱成一团的头发,“傻瓜。你说我就听啊,你不愿意说,那就算了。”

    随着辛冉断断续续的讲述,沈苏感到自己的衬衣一点点被打湿,他的心也一点点跟着沉下去,又浮起来,怎么会这么巧合……从辛冉刚才的反应,他已经猜测到,他应该也是被人劫持过,可是万万想不到,竟然也是刚才上学的时候。

    这一段过去并不很长,辛冉却讲了很久很久,压了十几年的话,终于能够说出来,终于有一个人,他想说给他听,他敢说给他听……

    越说到后来,越是惨痛,沈苏简直难以想象。他忽然感到庆幸,虽然一样是……但当年是一个犯人来报复。如果他遭遇了跟辛冉一样的事情,来自于亲人最沉重的伤害,并且……

    “你根本没有在听我说话!”辛冉察觉到了他的失神,忽然激动起来,“我就说你不会想听到这些恶心的事情,你会瞧不起我,瞧不起我有这样的家人……”

    “听我说!”沈苏竭力抓住辛冉的双肩,“我明白,我都明白,因为我也……”

    “不!”辛冉疯狂的叫道:“你不明白,你根本不会了解!就像现在我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人为了利益出卖最亲的人!可是他还死了,因为我妈妈报警,他就活生生的死在我面前!所以谁也没有错,我谁也不能怪,只能怪我自己!如果我不是只想着好吃的,如果我没有上大伯伯的车,如果我没有喝那杯饮料,如果我早一点逃走,是不是这一切都不会发生?!”

    沈苏本来想告诉辛冉,他曾经有过相似的经历,所以他真的明白,但是现在说出来,确实过于巧合,倒像是编出来骗他感同身受的一样。其实被迫回忆起那些事,沈苏也并不感觉愉快。他沉默了一下,决定不再提,“辛冉,那时你只是个小孩子,能做什么呢?相信我,即使是一个成年人,也绝对不会比你做的更好了……”

    “是吗?”辛冉脸上是不容辩驳的质疑,“我大哥就远比我做的好!如果不是他,那天回不来的人,原本该是我!如果我跑得再快一点,让大哥带我悄悄离开,说不定大伯就不会死,一切的事情都不会发生!”

    “辛冉,你听着,无论你遇见谁,他都是对的人;无论发生什么事,那都是唯一会发生的事;不管事情开始于哪个时刻,都是对的时刻。没有人会因为偶然进入我们的生命,也没有事情会因为无用而发生。所有的事情都将会教会我们什么,而叫我们有所成长,成为更好更强大的人。哪怕,他并不符合我们的理解与期待,甚至,他会叫我们感到非常屈辱和难过,但是,我始终坚信,他们最终并不是为了伤害我们而到来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