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侠女来袭:本王妃你不可 第二八〇章 除害救人

时间:2019-05-09作者:鹤飞腾

    ,精彩无弹窗免费!

    张云燕听了李老汉地哭诉,顿时怒火填胸,急忙询问:“叔叔,有玉妹妹被抓到哪里啦?李铁头现在何处?”

    “李铁头那伙强盗住在湖边,就是活阎王逼死你娘的那座小楼。我可怜的女儿被他们抓到那里,不会有好了,不会有好了……”

    李老汉哀声叹气,泪流不止。

    李老太失声痛哭,悲伤不已。

    张云燕想到死去的娘亲,更加愤恨,起身就走,决心惩治恶徒救回有玉妹妹。

    茂盛老汉见云燕要走,急忙拦住:“侄女,你要去哪里呀?要干什么?”

    张云燕怒道:“我去把妹妹救回来,把那几个王八蛋都杀啦!”

    “啊,不行,不行!”李老汉吓得叫起来。“孩子,你不能去,他们人多,特别凶狠,不是去送死嘛。这可不行,你是张家唯一的根苗,可不能莽撞行事呀。唉,我儿子已经去求他们放人,不知道怎么样了,我们老两口正担心呢,但愿他兄妹俩能一起回来。”

    张云燕摇了摇头:“叔叔,那些家伙是不会放人的,不赶快救回妹妹,就被他们伤害了。老人家请放宽心,那几个蟊贼我能对付。你们在家里安心等待吧,侄女一定把有玉妹妹救回来。”

    云燕不敢耽搁,也不管老人劝阻,急匆匆地跑走了。她为有玉妹妹的安危感到焦虑,已被抓去这么久了,不知道情况如何,但愿没有被欺凌。

    张云燕觉得,有玉这名字有点儿熟悉,好像在哪里听说过,一时想不起来了。

    她摇了摇头,离家已经十几年了,今天刚回到家乡,哪能听说过有玉呢,可能是对家乡对乡亲们的情感引起的幻觉吧。

    夜幕已经落下来,缀上了许多星星,月亮早早地步入夜空,为幽幽夜色送来一点儿光明。

    田野里,一片寂静,时而响起虫鸣声,气氛有些躁动。小小的生灵们在抒发美好的情怀,也令夜色不得安宁。

    村子离湖边不远,张云燕一路奔跑来到小楼前。

    这座二层小楼还是老样子,经过多年的风吹雨淋,有些陈旧。一楼亮着灯,有几个人在饮酒说笑。楼上漆黑,很安静。

    张云燕刚接近小楼,就听到有呻吟声,急忙过去查看,果然见到一个男子倒在树下,正痛苦地哼着。

    原来,他是李有玉的哥哥李有林,不但求情放人不成,还被那些家伙打伤。

    云燕得知此情,怒火中烧,让李有林在此等候,立即把有玉妹妹救出来。她嘱咐李有林几句,然后悄悄地摸过去。

    饮酒之人,正是李铁头及其手下几员干将,在为独霸一方开怀畅饮。

    李铁头满怀喜悦,臃肿的脸上堆满笑容:“弟兄们,今后,这块宝地就是我李铁头的了,你们要多卖力气,我是不会亏待你们的。来,弟兄们,喝酒!”

    说着,他端起碗来喝了一大口,又抿了抿嘴。

    一人放下酒碗,说道:“李爷放心,你说东,我们决不往西;你说打狗,我们决不抓鸡。今后,我们弟兄只听李爷吩咐,还要仰仗李爷关照栽培呢。”

    李铁头很得意,笑眯眯地点了点头:“好,弟兄们有此心意,我一定不会让你们失望。我要让你们天天吃酒肉,手里有余银,快快活活地过一辈子,也不枉来人世一场。”

    李铁头老了许多,头发全白大都脱落,光亮的头皮露出来,满嘴胡须已经花白,脸上布满了皱纹,牙齿也少了许多,苍老中露出了红润和喜气。

    这些年来,他贪食民脂民膏,养得又肥又胖,走起路来很笨拙,喘息不止,一副老态龙钟的模样。

    这时,一个人端起酒碗,笑道:“李爷,此话听起来暖人心呀,你是我们的好主子,来,我敬你一碗!”

    随着喊喝声,几个家伙一饮而尽。

    那个人接着说道:“李爷,酒呀肉呀现在都有了,只是,这漫漫长夜该如何打发呀?”

    李铁头笑了:“多虑了,多虑了,我不会让你们贪黑办事的,只管安心休息,养精蓄锐,做个好梦吧。”

    “嘿嘿,有的事情还是要贪黑办的,养精蓄锐做美梦,可不是一个人能办到的,再说只身独睡也不舒服呀。”那人笑道,“所以嘛,还请李爷多关照!”说着,他指了指楼上。

    几个家伙心领神会,哈哈大笑。

    李铁头明白了,他们是在打李有玉的主意。

    他很不满,哼了一声,那个美女是思念已久的宝贝,要独自享用,哪能让别人去碰呢。活阎王在世的时候,他也不敢碰呀,此时也决不会让别人在美女身上留下痕迹。

    李铁头瞪了几个家伙一眼,又笑着骂了一句,让他们不要跟馋猫似的贪得无厌。这种事也好办,吃喝过后,自己去找相好的陪伴过夜就是,不要再想入非非了。

    几个家伙岂止是馋猫,一个个都是凶狠的色狼,不然怎能凑到一起。李铁头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令人憎恨惧怕。

    一人笑了笑,说道:“夜色已黑,也来不及去找女人,李爷有美女相陪,我们弟兄是不是也沾沾光呀?”

    李铁头见他直言不讳地说出来,面露不悦,扭过头去瞪了一眼。

    他厉声告诫:“不行,绝对不行!你们听好了,她是我的宝贝,此前阎老爷不允许别人碰,现在照样不能对她动手动脚。否则,可不要怪我不讲情面。今夜该如何打发,你们自己想办法吧,我哪管得了。”

    四个家伙互相看了看,又是一阵大笑。

    李铁头看着他们,有些不自在,也无声地笑了。

    忽然,一个女子冲进屋内,把李铁头抓住:“恶贼,你追随活阎王行凶作恶,被你伤害的人不计其数,我要为他们报仇雪恨,去死吧!”

    话音未落,她手起刀落把李铁头砍倒在地。

    另外三个家伙正想发威,忽见主子丢了性命,瞬间愣住了,随即吓得一声惊叫,转身逃命。

    那个女子怎肯放过,扑过去又劈倒一人,接着追出去杀了另外两个家伙。

    四个恶贼乐极生悲,美梦还没有做就丢了性命。几个污血满身的肉体留在这里,不知道罪恶的灵魂还能不能进入梦中。

    那个女子正是张云燕。她回到屋内,巡视一番不见有人,立刻拿起蜡烛直奔楼上。

    二楼床铺上,一个年轻女子被捆绑,嘴被堵住,正哭泣不止。不用说,她必是李有玉。

    张云燕急忙过去把嘴里的东西取出来,一边解绑绳一边说:“妹妹,不要怕,我是来救你的。李铁头他们已经死了,没有人敢伤害你。”

    有玉突然见到陌生女子,还带着刀,有些紧张,也有了惧意,见她不会对自己下手,心里稍安。

    她一边哭一边说:“谢谢恩人!你救我一命,也救了我们全家呀,是我们李家的大恩人!”

    “妹妹,不要这么说,你我父辈是好朋友,咱们姐妹俩也应该这样。”张云燕说,“妹妹,你哥哥就在外面,有林兄受了伤,快去照看一下。你兄妹二人先在那里等候,我要把房子烧掉,让贼人再也不能来此害人。”

    张云燕楼上楼下搜查一遍,找到一百多两银子,又把家具用品搬到屋外,然后将房子点燃。

    火势很快烧起来,直冲屋顶,映红了半边天,四个恶人也随之化为灰烬。

    诸事已毕,张云燕背着穿戴被褥银两等,把李有玉送回家里,然后同李茂盛父子把家具搬回来。

    李家人劫后重聚,异常喜悦。李有林更加兴奋,丢失的儿子石头意外地回来了,喜极而泣。

    李家经历了这场可怕的灾难,有惊无险,对张云燕感激不尽。

    茂盛老汉说道:“云燕,你在这里住下吧,这房子是你家的,这些家具正好使用。我们老两口搬到有林那里去。”

    张云燕摇了摇头:“叔叔说哪里话,这房子归你们二老了,继续住吧。我是回来看一看的,过几天就走了。”

    张云燕对李家三口安慰一番,推说出去走走看看,让他们先睡下,然后出了家门。

    她离开村子直奔玉龙湖而去,要一鼓作气把李铁头的余孽,还有陈大虎那伙恶人都除掉,让百姓们能松一口气。

    这一夜,张云燕沿湖搜寻没有停歇,尽管很劳累,却顺利地除掉了李铁头和陈大虎两伙恶徒,把各处贼窝烧得一干二净。

    她不但为百姓们除去两大祸害,也报了自己的家仇,心里无比畅快。她望着黑暗的夜空,看着夜色里的玉龙湖,深深地呼吸几口家乡的空气。

    张云燕很感慨,对这次复仇之行很满意,深感欣慰,不但除掉了十恶不赦的活阎王,还铲除了行凶作恶的两伙爪牙,家乡的人们能够喘口气了。

    兴奋之情洗去了一夜的征尘,她回到连湖村的时候,东方已经露出曙光。

    张云燕一觉睡到中午,吃过饭想去看望伯父李狗剩一家,叙一叙离别之情。

    哪知,李茂盛老汉告诉她,兄嫂早已过世,李有船流落他乡不知死活。

    云燕吃了一惊,好朋友家里为什么也这么悲惨呀,难道也遭遇不幸?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