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侠女来袭:本王妃你不可 第一六〇章 险情连连

时间:2019-05-09作者:鹤飞腾

    ,精彩无弹窗免费!

    翻浪怪独自和飞龙神刀厮杀,尽管一时伤不了自己,却无法将宝刀击退,还在紧张地应对。

    兴浪怪见三弟没有办法击退飞龙神刀,很着急,只好让逐浪怪看住张云燕,又跑过去参与厮杀。

    此时的逐浪怪,神情痛苦,面目狰狞,眼里已经没有了美女,心里只有仇恨。他强忍疼痛,手持棍棒盯住张云燕,一旦反抗立即打死。

    翻浪怪见飞龙神刀如此骁勇,知道无法击退,只好另想主意。他从怀中取出一个褐色的小圆球,向飞龙神刀打去,正中刀身,总算把宝刀击落于地。

    这个褐色小圆球是什么东西,竟然如此厉害,把飞龙神刀都击落了?

    原来,它是翻浪怪炼制的一件宝物——御龙神珠。此宝物是用海里的生物炼制而成,毒性极强,一旦被毒素浸染,必死无疑,甚至一些宝物都无力抗拒,令人生畏。

    翻浪怪见飞龙神刀已经落地,松了口气,也很高兴。

    两个家伙的目光立刻转向了如花似玉的美女,两颗污秽的心灵在蠢蠢欲动,两张狰狞的脸上堆满了淫容,急于行动。

    兴浪怪刚想去把宝刀收为己有,然后去搂抱美女,忽见有人冲过来,不由得愣了一下。

    那个人也不答话,挥舞钢刀向兴浪怪砍去,二人杀在一起。

    翻浪怪没有参战,因为担心二哥伤情,急忙回到树下探视,还要看住张云燕。

    来人是个年轻男子,年龄在二十岁左右,长得相貌英俊,身形矫健,武艺也不俗。

    兴浪怪不是一般的恶徒,那个男子无法相比,很快便无力应对,只能招架躲避,没有了还手之力。

    厮杀中,那个男子躲闪不及,大腿根部中了一刀,鲜血流淌。他疼痛难忍,还在咬牙坚持。没有几个回合便被踢倒在地。

    兴浪怪一声冷笑,骂道:“臭小子,你这点儿本事还敢搅闹爷爷们的好事,是自寻死路。我这就打发你去阴曹地府,快闭眼吧!”话音未落,他举起了钢刀。

    眼见吃人的钢刀就要落下去,忽然有人大喊一声,如飞一般跃到近前,同时磕开了下落的钢刀,救了那男子一命。

    兴浪怪吃了一惊,急忙闪到一旁,眉头紧皱打量来者。

    只见,此人很年轻,有二十余岁,也是一位令人瞩目的美男子。他身材高大,动作敏捷,从飞身而来的本领可知,是一位武艺非凡之人。

    老二逐浪怪伤势很重,血流不止,疼痛难忍,坐在地上不停地哼叫,已经没有能力看守张云燕。

    老三翻浪怪慌了神,为解后顾之忧,立即把张云燕捆绑起来,然后为二哥处置伤情。

    老大兴浪怪怒火填胸,恨不得立刻砍杀来者。他听到了逐浪怪的哼叫声,也在为二弟的伤情焦虑。

    那个受伤男子伤势很重,已经自顾不暇,眉头紧皱坐在地上,无法自行处置伤口,在不停地呻吟。

    兴浪怪和来者打了十几个回合,不分胜负,也更加焦急。

    逐浪怪见同伙一时拿不下对手,很着急。他给逐浪怪包扎好伤口后,立即冲过来合战来者。

    来者和兴浪怪厮杀,一时还无法取胜,逐浪怪又参与进来,有些难以应对,恐怕要败在两个贼人之手了。

    果然,他很快便处于下风,在两个对手夹击下,时有险情,忧虑难安。

    后来者很想施展神奇的刀法攻击强敌,看了看树下的张云燕,还有那个受伤的男子,又打消念头。

    他不能不犹豫,如果施展神奇刀法,且不说对手会不会以奇功异法对付自己,在威力强大的功法下,那一男一女也难逃厄运,必被伤及,到头来很可能救人不成,反倒落了空。

    后来者想了想,立刻纵身而起跃到远处,想把两个家伙吸引过来,也好用神奇刀法对付他们。

    哪知,兴浪怪和逐浪怪看了看逃走之人,正合心意,同伙受伤,美女在此,哪有心思理睬那个无关紧要之人。

    兴浪怪瞪着远处的来者,喝令快快滚开,免得丢了性命。

    两个恶徒不再理睬后来者,看了看痛苦呻吟的逐浪怪,眉头皱起来。他们看着俊俏迷人的美少女,紧皱的眉头瞬间又舒展开来,随即脸上堆满了淫容。

    美女的吸引力要比同伙大多了,两个家伙无暇顾及逐浪怪,急于去搂抱美女。

    那个受伤之人也不能放过,先打杀那个男子以除后患,然后再全身心地投入到美女身上,发泄激情,满足两颗污秽的心灵。

    那位后来的救援者见二贼没有追过来,叹了口气,不能看着恶徒行凶,只好回来解救那一对男女。

    兴浪怪和翻浪怪见可恨之人又来搅扰,顿时怒火填胸,气得大骂。他们已经没有机会去砍杀伤者,也不能去搂抱美女,只好先除掉妨碍之人。

    两个家伙怒气冲冲,一声喊叫杀过去,又和来者战在一起。他们誓要除掉敢于作对的家伙,然后再去拥抱美女。

    后来者依旧难敌两个对手,神奇刀法也不能施展,既紧张又焦虑,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应敌。扫视中,他见那个女子已被捆绑,那个男子也伤重不起,都没有能力逃生,更加焦虑。

    他心中暗叹,尽管险情可怕,也不能独自逃命,必须救出可怜的一男一女。

    焦急中,后来者有了主意,瞅个空子转身而去,扑向背靠大树呻吟不止的逐浪怪,要先除掉这家伙,然后再对付那两个强敌。

    他知道,如果同伙被杀,那两个家伙就会气得发疯,不怕不追杀自己。到那时,他就可以占据主动地位,能随心所欲地对付两个强敌。

    兴浪怪和翻浪怪见同伙性命危机,又急又怕,发疯似地冲过来。

    三个人又杀在一起,敌对双方都红了眼,恨不得立取对手性命。

    兴浪怪见对手几次抽身要杀逐浪怪,稍有疏忽同伙就会死于刀下,不敢大意,只好退出战局保护二弟。

    又是十几个回合,后来者和翻浪怪杀得不可开交,逐渐占了上风。

    翻浪怪有些不敌,已露出败意,更加紧张焦虑。他很想用御龙神珠打杀对手,怎奈唯一的一颗宝珠已经用来对付飞龙神刀了,有些无奈,默默地叹了口气。

    兴浪怪见同伙不但制服不了仇敌,还有可能败下阵来,很着急。他很想冲过去合战对手,又对逐浪怪的安危焦虑,感到左右为难,不知如何是好。

    他知道,再打下去三弟必败无疑,二弟伤势又非常严重,因为疼痛流血已经昏迷过去,必须尽快找大夫救治,不能再拖下去了。

    他很焦虑,看了一眼张云燕,迷恋之心无法平静,又不得把难耐的欲望压下去。

    兴浪怪一声叹息,不敢再耽搁,向三弟招呼一声,背起逐浪怪便走。

    翻浪怪自知难敌对手,同伙又离去,不敢恋战,立即保护两位哥哥匆匆而去。

    后来者不敢去追杀,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三个恶徒逃走。他急忙过去给张云燕解开绑绳,见她没有受伤,放下心来。

    云燕见贼人逃走,自己终于得救,十分高兴,急忙施礼道谢:“多谢恩人相救,否则,小女子必遭恶贼……必死无疑了。”

    来者还礼推辞,叹道:“我路经此地,见那几个家伙伤人,怎能不相救,这是应该的,不用放在心上。那位兄长受了伤,快去看看吧。”

    说完,他和云燕来到那个受伤之人面前探视,见此人伤情很重,有些担心。

    张云燕见到这位受伤男子,不由得愣住了,怎么是他呀,不会吧?

    她暗暗地叹了口气,不由得默默地苦笑,这怎么可能呢,是自己想得太多思念太甚,才有了这种奇怪的想法。

    那个男子大腿根部中了一刀,险些没有伤到命根,小腹皮肉也被划伤,血水一直在渗流,疼痛难忍。

    他伤情如此严重,体虚无力,能咬紧牙关坚持到现在,已十分不易。

    后来者想到方才的厮杀,有些后怕,如果两个贼人全力地对付自己,就不会有好结果了。他不能弃这一男一女于不顾,独自逃命,又无力制服两个强敌,很可能自家性命也难保了。

    真要是到了那种地步,战局就不是这种结果了,会很惨,且不说自己性命堪忧,这个受伤男子也必死无疑,这个女子必被恶徒欺凌,或许还要搭上性命。

    后来者深感庆幸,多亏逐浪怪伤重无力参与,两个恶徒又不得不顾及同伙的安危,有些应对不暇。因此,他才没有被两个强敌夹攻,受伤男子也没有死在三个恶徒之手,这个女子终于得救了。

    后来者本想为那男子处置伤口,见伤情很严重,无法下手,很焦急。

    张云燕见受伤之人呻吟不止,急于医治,立即动身。

    那位后来者背起受伤之人匆匆而去,寻找村庄请大夫医治。

    路上,云燕看着两位救命恩人,十分感激,也很心动。

    她看着那位受伤的恩人,芳心波动无法平静,深感惊疑,也在猜想,有些心动,也有了渴望之情。

    云燕为什么对此人如此关注,如此惊疑,又如此心动呀?难道是因为对自己有救命之恩吗?

    这位男子的确是救命恩人,可谓恩重如山,张云燕非常感激,对恩人受了如此重伤也十分焦虑和心痛。

    感恩之心自然会让她关注这位恩人,但不是主要的,也不会因此感到惊疑,更不会让她这么心动。

    美少女看着受伤的恩人,在辨认,在猜疑,难道他真是自己思念不已的哥哥吗?自己真的又和哥哥相逢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