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瑶光女仙 第三百九十八章 再见飞云

时间:2018-06-14作者:微雨有橙

    ,!

    靖瑶如果知道黄修风和林天星对她的看法,一定大呼侥幸了。

    她阵法造诣确实非比寻常,可也没到宗师之境。剑宗封悠修风,多半采用的还是巫修秘术,这种秘术黄修风最初也是学自靖瑶,自然无法挡住她的脚步。

    两断山周天界!

    脱离世界的小世界,又称原界,靖瑶一路西行,剑光在长空留下清晰的轨迹。

    一个时辰后,靖瑶来到两断山,山峰并不雄伟,高不及百丈,连绵不足十里,山林中青兽长啸,云雾袅袅,透着神秘和寂静。

    正面那座山峰耸立一株老松,粗劣树皮嶙峋张扬,展现粗犷和倔强的生命之意,附近山石陡峭,寸草不生,一座凉亭孤零零的建在山顶,老树,山亭,遥遥相望,空旷中杂糅苍凉。

    靖瑶触目远望,凉亭内的台阶之上坐着一名老妇,身旁立着茶炉,正手持蒲扇烧茶煮水。

    神态祥和,极为惬意;

    老妇斜对面的山壁上,一名年龄相仿的老叟垂杆而钓,不见轨杆上绑有鱼线诱饵,周遭也并无河流,实在令人寻味不解。

    老妇温了一杯浓茶,顿时芳香扑鼻,水雾直蒸天际,久久不散,好似团龙云集,盘旋而上。

    忽听老叟笑道:“有客来访,未及远迎,告罪,告罪!”

    靖瑶笑应:“不请自来,多有叨扰,还望海涵。”

    又听那名老妇淡淡说道:“这几天还真是热闹,先是魔宗少主到访,再是剑宗后辈相挟,周天界清净久了,人一多,反而不适应了。”

    靖瑶怔然,魔宗少主那可不就是秦超然吗?他来周天界干嘛?这厮心机深沉不好揣摩,但总归不是好事,只怕这次铸剑之行要多生事端了。

    靖瑶取出周瑜所赠信物,拱手道:“晚辈应约前来,还请二位前辈指条明路,如何进入周天界。”

    两名老者显然不是普通人物。

    靖瑶目测两人修为俨然已到半步大乘,姿态放低甚多,而且有所求,自然有礼有节。

    老妇看到信物,缓缓点头道:“原来是周瑜丫头的朋友,那可不能怠慢了,不过你也看到了,我在煮茶,很忙,抽不开身……”

    靖瑶牵了牵鼻子,这话听起来没毛病,是挺忙的,好在老妇又道:“凌飞青,通知界内弟子相迎贵客。”

    名叫凌飞青的老叟微笑颔首,竹竿忽然放长百倍,冲着对面山壁抖了一下手腕,竹竿啪的一声抽在峰顶,声音悦耳至极。

    就在靖瑶疑惑的时候,空间波纹紊颤不止,一座拱桥凭空利于双峰之上,彩光迸空,内涵嘹亮仙乐。

    那名老妇和老者同时皱眉,一道灰影在彩辉之内忽然蹦出,紧随其后是强大的气势充盈无匹。

    一把愤怒的嗓音吼道:“二位云老,截住那人!这人妄图挑动宗门内乱,罪无可赦!”

    “好哇。”老妇冷笑道:“老妇便知道魔宗上门没好事,你这魔崽子胆大包天,周天界也是你放肆的地方?给我束手就擒。”

    弹指间,

    炉中冒出一条火龙。

    斯昂一声,龙吟惊涛裂岸,狠狠冲向两条灰影而去,手法霸道,驭火术登峰造极。

    靖瑶认出身影是秦超然,这人神色淡然,面对来袭火龙举重若轻的劈出一刀,化作无边深渊,那条火龙挣扎几下悲鸣一声呜咽消散;

    深渊迅速扩大,将两座山峰笼罩在内,黑暗遮目,不辩东西。

    这是秦超然?

    靖瑶暗暗咂舌,这是她认识的秦超然吗?真元为何暴增至此?

    那两名老者修为不弱,但被深渊遮笼,竟是束手无策,这至少需要大乘境的修为才能让两名半步大乘的强者无以为继,可秦超然如果当真如此厉害,封印空间何须频繁被动?

    老妇劈出一掌,厉声喝道:“你到底是谁?”

    “这是天魔劫,飞云魔帅的功法。”靖瑶出声提醒道,她和飞云交过手,所以判定出功法名讳。

    十年前飞云魔帅不遗余力的实战天魔劫,靖瑶如何认不出来?那是她踏入修仙界遭遇最强的一战,虽然时过境迁,一直念念不忘。

    “是你?”秦超然怒笑一声,看向靖瑶的目光充斥愤怒,他一把扯下脸上伪装,露出一张刀刻雕琢的五官,眉峰如雪,怒势凛然。

    真是飞云?

    靖瑶面色一僵,她可没忘记,当初在陌心颜意识深海的幻境中,如何作弄飞云魔帅的,当事者的愤怒昭然若揭,分明记忆犹新,总不能混科打诨糊弄过去吧?

    凌飞青冷声道:“周天界和摩天崖井水不犯河水,飞云你挑衅我周氏一族,是想两家开战吗?”

    飞云深深的看了靖瑶一眼,冷笑回应凌飞青:“老夫前来只为会友,你们待客轻慢不说,还要给老夫扣一顶窜乱周天界的大帽子,周天界的待客之道,老夫算是领教了。”

    凌飞青骂道:“放屁,周天界以礼相待,若非你举止反常,确有危害周氏一族的动迹,吾宗焉有怠慢之理?”

    靖瑶当然站在周氏宗族一方,闻言笑道:“飞云魔帅避重就轻,言辞犀利,可你穿着秦超然的马甲又怎么解释?难道访的是秦超然的朋友?”

    飞云孤身一人在周天界举宗之下,势必讨不了好去,这时虚张声势,下一步就该落荒而逃了。

    靖瑶洞察了飞云的想法,生命之力托涌而出,细碎的白芒如同万剑天将,驱散大片黑暗。

    “好本事!”

    老妇由衷赞誉,她和凌飞青也竭力鼓动真元,深渊佁然不动,偏偏被靖瑶轻描淡写的驱蜕浓黑的障碍。

    她也看出飞云打的算盘,释放深渊天幕,无非是想阻住她和凌飞青的夹击,这里毕竟还是两断山周天界,飞云势单力孤,离开才是明智之举。

    周氏一族号称皇族,被飞云来去自如传出去也不好看,趁着靖瑶挥散深渊黑暗的时候,老妇和凌飞青一左一右,电射而出,凝神续火澎湃轰下。

    “雕虫小技。”

    飞云冷喝一声,周身魔气荡漾,在二人夹击下轻飘飘的倒射十丈,含恨瞪了靖瑶一眼,转身就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