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瑶光女仙 第三百七十章 滴水穿石

时间:2018-06-06作者:微雨有橙

    ,精彩无弹窗免费!

    佛宗修士和孙成壁奋力反抗,哪怕争夺不了变异的真元牢笼,也得撤离这片逐渐沸腾的胡波,当湖泊沸腾爆发时,他们都得陪葬。

    因为抗争袭来的巨木丘陵,他们的真元运转已步入早先的配合无间,几方处于互相攻击的状态,华丽也切热闹非凡。

    但是对于旁观者而言,如此惊艳的一幕必将终身难忘,靖瑶几乎无需分毫动作,攻来的剑影和隐伏的乙木精气纷纷叛变。

    在他们眼中,靖瑶自始至终只是挥了挥纤细的手臂,轻盈的白色衣袖尚被柔风吹拂,便将数十名强大的修士悉数折服。

    当然他们眼中的折服,夹杂着佛宗修士不甘的怒吼,但这不影响靖瑶此战辉煌的结果。

    让他们不解的是,稳站上风的靖瑶士气一涨再涨,从方圆之间扩散到方圆十里之外,实在弄不明白她的目的何在,彰显自身强大的修为?元婴境的修为实在没那个必要……

    靖瑶叹了口气。

    三名分神境的修士也撼动不了封印空间的结构,这可比佛皇建设的摩诃洞坚固多了。

    引动不了火山爆发的周期,她曝露失望之色,没精打采的挥了挥手臂,随着她挥舞的动作,二十柄光芒森冷的剑光激荡而出,喷着白芒的光辉,袭向圈固的佛宗修士。

    旁观者心中大惊。

    杀戮这就开始了吗?

    浮光剑影对于视觉的冲击格外强烈,五彩缤纷的世界难以掩盖彭拜的剑气,

    它们行走的轨迹,包括浮空的姿态都显得朴实无华,似乎每一个融合境的修士都能驾驭的了。

    但谁都知道,这只是一种返璞归真的剑诀运行方式。

    别说融合境的修士了,分神境的修士也做不到这种程度,那得对剑有深层次的了解,对于剑诀有自己的领悟。

    孙成壁心中苦涩难忍。

    多名修士罕见的联手对敌,竟然输的莫名其妙,只知道对手的功法玄妙难测,他们输的稀里糊涂。

    可过程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他难以接受,他压住内心的愤然和悲悯,眉心陆离神光乍现,竟然让他脱离了控制的局面。

    孙成壁眉心的光辉豪光照耀,一本厚厚的制衡律典旋转而出,闪烁星芒辉煌无度。

    孙成壁决定行险一波。

    他带来的那些儒门修士正和林天星殊死搏斗,难以前来协助,其实就算协助,孙成壁也要怀疑会不会给靖瑶带来可趁之机。

    十年前,孙成壁和制衡律典失去了联系,回到宗门苦思一年,终于让他悟出一种双灵根的使用法诀。

    他本是单一灵根的绝世天骄,而双灵根只是普通的天才,表面看似不进反退,实则却是他以蒙水之气,悟出乙木精气的过程,不但没有耗损自身修为,境界更上层楼。

    除了功法,也悟出一种令人叹服的神通,他从滴水穿石的寓意明悟蒙水之气的根源所在,微弱的水滴难以洞穿岩石,但是经年泪水的水滴,却能凿穿一条比之的道路!

    类似的感悟,他曾经也有想到过,只当走了歪路没有确切深究,直到败在林天星之手,后来被秦超然遗弃,痛定思痛才决定走上这条道路。

    他的选择是对的。

    所以跟上了修仙榜第一梯队的节奏,晋级出窍境。

    孙成壁很感慨那次的决定,但是儒门圣主告诉他,滴水穿石他已经做到了表面的锲而不舍,可内里也就没有持之以恒的信念。

    倘若想把这种神通发挥极致,只有做到知行合一,表里如一的地步,才能完美展现神通的威力。

    儒门圣主的评价很严谨。

    他也想孙成壁成为名动一世的天骄,而不是名动一时的人杰。

    因为后者犹如昙花一现,哪个时代都不缺乏那样的天才,只有前者才能犹如明灯一般,照耀后世弟子前进的道路。

    奈何孙成壁遭逢打击,心态发生了潜移默化的变故。

    他认为儒门圣主是在讥讽他做不到圣人言语中的知行合一,看似强大,实则一触即溃,他辛苦体悟的神通被批判的体无完肤,让他恨上了儒门圣主,面子上敬瑾如命,心里边暗暗筹划下一步的动作。

    对于孙成壁而言,儒门圣主因为十年前的剑宗之战,受伤破重,只怕终其一生也难有复原的机会,他不像佛皇有着佛言枷锁加持,更没有秦秋河渡劫境的修为,他不死谁死?

    孙成壁知道靖瑶是五行灵根之体,也知道她一项喜欢用他人擅长的神通本源之力击溃对方。

    更巧合的是,靖瑶走的线路似乎也偏向于柔弱之势,这就是他的机会,蒙水之气是他的本命灵根,他不信以水拼水,会输给对方,而且是自己最擅长的弱水之力!

    其实……孙成壁是真的猜错了靖瑶,她一项不喜欢柔柔弱弱,而是喜欢以硬憾强。

    水滴水穿的工匠精神值得敬佩,但摧枯拉朽之势更让人心情澎湃,也能缩短凿石的时间,既然能缩短时间,何必要浪费经年累月的间隔?

    但孙成壁的修为在靖瑶之上。

    她只能采用以弱胜强的法门和孙成壁斗上一场,靖瑶伸出纤纤玉指,点在飞涌的浪潮上。

    那股凶猛的水流顿时柔顺起来,然后铸就一层蠕动的水墙,通过水流,双方看向对方的容貌也产生了变化,有些抽象又有些怪异的朦胧。

    孙成壁哈的一声笑了出来,以水为墙?众所周知,只有土灵根的厚土之力铸就的墙壁才是巍峨不动的金汤。

    水灵根的蒙水之气,从来就不是坚硬的防盾。孙成壁逐渐笑颜逐开了起来,被你引导了两次,这次本源对拼,看你还有什么办法……

    当孙成壁决意一举拿下靖瑶的时候,那波颤的水墙颜色忽然一边,青光转向朴实的土黄色,然后又变成了锋锐的金黄色。

    孙成壁顿时有些为难了。

    不过他手心涌射的光矛顶上了墙壁,出乎意料的泵显旋涡状的形态,光矛却被墙壁的五行之力虚化了一般,又像是被传送到了平行时空,这让他又惊又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