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瑶光女仙 第二百八十五章 十倍偿还

时间:2018-05-01作者:微雨有橙

    ,精彩小说免费!

    一片杀伐,一片血火!

    靖瑶苦苦支撑,嘴角溢出殷红的血线,滴落在白皙的衣衫上,看起来触目惊心,红白相间,犹如一朵山崖下的白花,被狂风肆虐,被霜寒露打。

    “认输吧。”

    邱阳的声音穆然从文士口中喷出,冷冷道:“我有圣贤庇佑,在此处便是神明,言行可作天威,挥手可作雷霆,你赢不了。”

    “闭嘴。”靖瑶扬天长啸,发丝凌乱,衣衫瑟瑟,认输太没面子了,还不得被林天星笑死,这是一次打压儒门的好机会,自己不能办砸了。

    “无谓的倔强,你在找死。”

    邱阳冰冷的声音化作雷鸣轰轰炸裂:“你运气很好,这里是剑宗,林浩然还没渡劫,所以还不能杀你,但我可以废了你。”

    “废了我?”靖瑶微微冷笑:“真以为自己稳操胜券了?”

    邱阳道:“擎天剑典的威力我已经见识了,你还有什么招数尽管试出来,我要你败而无怨。”

    “那你睁大眼睛看好了!”

    靖瑶再次探出手指在空中涂鸦起来,剑诀的威力在对方的领域受到限制,威力大打折扣。

    她还有道心清明诀,还有涅槃拳还有巫修的诡异功法,道心清明诀是最后手段,她现在绘画的是巫修秘术。

    鬼门关,奈何桥,两生花,忘川河……一幕幕阴曹景象在一幅幅画面中出现了。

    邱阳从未见过巫修秘术,只觉得圣贤加身的力量正在逐渐消退,一时不明所以,但也知道肯定和对方在空中绘画的图案有关。

    邱阳体内的力量多数来自圣贤,那是已故儒门先贤的修为,人都死了,还要出来兴风作浪。

    靖瑶微微冷哼。

    大巫师可以凭借巫修秘法召唤亡灵,她也可以通过秘法将亡灵送回栖息之地。

    邱阳心中惊慌,暗骂自己托大,本来靖瑶涂鸦的时候,他心中还在冷嘲,以为对方东施效颦,学他儒门手段,如果早一步阻止,就不会出现这种情况了。

    “受死吧!”

    靖瑶怒喝一声,阴曹图案连成一片,黑红色的光芒夺框奔射,文士的脸孔变得狰狞起来,被那黑红的光芒照耀,身上泛起烟雾。

    就像不溶于水的火焰,被蒸发了,困兽犹斗的嘶吼犹如最凄惨的痛呼,拒绝阴曹光辉的接引。

    但无论文士如何挣扎,

    阴曹的接引之力不急不缓的将他的残魂扯入地冥图案之中。

    被剥夺了圣贤力量的邱阳面色土灰,尖声怒吼,连喷几口大血,怨恨的盯着靖瑶。

    烽火狼烟之境根据主人心态的变化迅速扭曲,邱阳手中的量天笔稳稳的插在地表,青色的光辉慢慢向着紫黑靠拢。

    召唤先贤,已让邱阳耗费不少心神,奈何对方竟有克制的秘术,强行剥离圣贤的力量,甚至连同他的修为也被剥夺少许。

    而最重要的确实他和先贤结为一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精血相连,残忍的被抽离,他就像经历了一场酷刑。

    可是邱阳不认为自己输了,他还有压轴箱的绝艺,那是准备留给孙成壁的,不过此刻不容他保留。

    紫黑的毛笔死气凛凛,腐朽的气息从笔中溢漾,漆黑的光芒笼罩烽火狼烟之境,吞噬的力量刻不容缓的勃发而出。

    靖瑶心中惊乱。

    这种功法给她带来强大的压迫感,比之圣贤加身的感受还要来的强烈,仿佛世界除了黑还是黑,她尝试打出层层火焰。

    悄无声息中泯灭了……

    黑暗就像烧开沸腾的湖水,剧烈摇晃中蚕食靖瑶体内的生机。

    她心中惊诧,处于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

    “邱阳,你和魔宗有染。”

    “胡说八道。”邱阳冷笑道:“此为儒门至高绝学,魔宗算的了什么,没见过世面的小丫头,老子今天定饶不了你。”他根基有损,此时放手一搏,哪管身处何地。

    靖瑶压抑心神,让自己冷静下来,和邱阳争吵于事无补,是不是魔宗功法无关要紧,重要的是这片黑暗正在吞噬的她的生机。

    而且速度越来越快,几乎要赶超道心清明诀恢复的速度了。

    “坏我道行,我要你十倍偿还。”邱阳狞笑一声,已迈入踏入黑暗之中,和黑暗结为一体。

    靖瑶本能的向左测了测身,一道冷流堪堪从耳畔划过,她吓出一身冷汗,反应稍慢半拍,势必要付出不菲的代价。

    “嘿嘿,反应不错,但你能撑多久?”邱阳的冷笑洒在黑暗之中。

    靖瑶暗暗苦笑,被动挨打难以持久,那只有拼力一搏了。

    黑暗看似危机四伏,邱阳其实并未真的融入黑暗,不过是隐藏在某个角落,在自己心神疏忽的刹那,给予致命一击。

    如果他当真融入黑暗,也不用如此麻烦的偷袭了,黑暗本身就是强横的手段,随时都能要了自己的性命。

    ……

    外界的靖瑶檀口轻长,血丝从嘴角缓缓溢出。

    林天星冷下了脸。

    汹涌的杀气让广场的气温瞬间下落到冰点,那些儒门弟子惶惶不安。

    就在儒门弟子难以忍受的时候,和煦的春风荡开冰寒,如隆冬炸暖,雪遇朝阳。

    一名少年手持制衡律典,带着如沐春风的微笑缓步走了过来:“林师兄别来无恙啊,阔天山一别,小弟甚是想念。”

    “狗东西,以为穿的像人你就是人了?”林天星尚未答话,黄修风已抢着骂道:“你还有脸提阔天山?”

    “黄兄对在下似乎颇有怨言啊,不知哪里得罪黄兄了?小弟给你陪个不是。”孙成壁笑容满面,并不在意黄修风的辱骂。

    黄修风忽然咧嘴一笑:“都说秦超然心机叵测,你孙成壁虚伪更甚,带着伪善的面具,别特么以为老子不知你干了哪些好事。”

    “愿闻其详。”孙成壁道:“真是兄弟的错,这便给黄兄扣头认错,你看可好?”

    黄修风正待说话,林天星已冷冰冰的说道:“闲话少叙,出招吧。”

    “林师兄这是何意啊?”孙成壁愕然道:“在下听说宗门师弟和剑宗起了争执,一路飞奔而来,只为解除间隙,可不是动手来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