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瑶光女仙 第二百六十三章 搏命一拼

时间:2018-04-23作者:微雨有橙

    靖瑶听的毛骨悚然,变态的标签贴在了蒋仙海身上。

    捆神宗除了仙乐,只有蒋仙海的喃喃自述,没人去打断他,任由他继续倾诉:

    “我以为世俗的力量无法约束我,但我错了,练气境的修为只是比普通人强那么一点点,一次刀光剑影的交锋,我被三十多名衙役打败了,自此亡命天涯,缉拿我的榜文张贴的到处都是,我不得已重返修仙界。”

    “……嘿嘿……本座回到修仙界,拜了好几位师傅,他们修为都很高,有融合境,有金丹境,最强的一位已有出窍境的修为,我跟他们学艺很久,但迟迟不如迈入筑基境,我认为他们藏私,所以他们也死了……”

    “是的,练气境的修为想斩杀出窍境,那是白日做梦,可我炼制毒丹的天赋,足可令诸神汗颜,

    我把毒药融入灵茶,我看着自己的师傅七窍流血,心中别提有多快慰了,但我没有愧疚感,因为他们藏私,我端茶倒水伺候了他们多年,他们竟然还对我藏私,你们说,他们难道不该死吗?”

    “后来,我继续拜师,但那些人都对我藏私,所以我又毒死了一群修者,是一群,而不是一个,这很重要。”

    蒋仙海近乎疯狂的喊道:“后来,我发现捆神宗才是我的适应我发展的地方,我的第一位师傅就是捆神宗的弟子。”

    “在这里,我认识了一些朋友,他们对我肝胆相照,但修为停滞不前,困扰了我们,于是我们商量一探摩柯洞,喂,佛宗的那个秃驴,你应该知摩诃洞吧?那也是你们佛宗的传承之一呀。”

    那名佛宗弟子平静如水:“蒋宗主机缘深厚,该有此报,摩诃洞虽是佛宗传承之一,但有缘人皆可进入……嗯,蒋宗主可否告知摩诃洞的位置?”

    “呸!”蒋仙海骂道:“自己找去,当老子不知你打的什么鬼主意?”

    冷笑一声。

    蒋仙海继续道:“师兄弟几个进入摩诃洞,那确实是佛宗伟大的传承,到处都是遗落的佛宗的法宝,和大量的佛宗典籍。这样一处伟大的传承,却要和师兄弟分享,那肯定就不外如是了,于是我把师兄弟又杀了。”

    “我在摩诃洞一呆五百年,那个奄奄一息的仙人就是在摩诃洞发现的……之前我说过,吃了仙人,修为才上涨了一部分,以前看不懂的功法突然就变得简单了,我在摩诃洞又呆了一百年,才从里边走了出来。”

    “捆神宗的门规我就不重复了,强者为尊,当时的再忍掌门有着元婴大圆满的修为,我不是对手,所以隐忍了下来,一忍就是五千年……等到成为掌门的时候,一些相熟的伙伴不是被人弄死了,就是被我吃了。”

    分明是一件血腥的画面,蒋仙海的声音却平静如湖:“捆神宗在我手里也算得到了壮大,虽然还是比不上剑宗,佛宗和儒门,但你们不能抹杀我的功绩。”

    他说道剑宗,佛宗,儒门的时候,手指挨个点向靖瑶等人

    佛宗和儒门的修者都没有开口,靖瑶也保持了沉默,她隐隐觉得蒋仙海想干什么了。

    隐忍千年,这人城府已经深不可测,捆神宗的一切休想瞒过他的耳目,靖瑶很想离开这里。

    但是她做不到,那个变态老者蒋仙海,已将真元化作结界,将所有人笼罩了起来。

    “林浩然快要飞升了,魔宗的那个畜生离飞升也不远了。”蒋仙海有些咬牙切齿的喝道:“他们都是本座的后辈,却一个个的比我先行一步,本座绝不同意。”

    靖瑶突然觉得蒋仙海有些可悲,扭曲的灵魂和性格让他的观念让他一步步进入深渊。

    蒋仙海缓缓坐在了地上。

    一朵黑色的莲台从头顶冒了出来,轻微转动:“后辈精进的速度太快了,本座寿元所剩无几,已准备搏命一拼了,哪怕堕入森罗炼狱,也甘愿无悔。”

    靖瑶牵了牵嘴角,

    不知如何评价蒋仙海了。

    一个被欲望支配的肉身,一个丑恶扭曲的灵魂,无谓的自尊,这就是所谓的正道?正魔的标准到底是由谁评判的?

    蒋仙海的声音地若无闻,但是传到耳里却偏偏无限放大,到最后已有惊天动地之威,令靖瑶疑惑的是,依然没有人有所异动。

    蒋仙海发起的惊人之言和仙乐打成一片,韵律加快几个节拍,节奏也变得急速起来。

    黑色的莲台迅速转动,闪现妖魔涌动的面容,狰狞的神色如同蒋仙海内心的写照,他呆呆的看着转动的莲台,就像看到了亡故的挚友在向他嘶吼索命而来。

    蒋仙海托起双手,仰望高天,开始变态的疯狂尖笑,似乎高天之上有他期盼已久的至亲将要归来。

    一名脸色阴暗的中年活动了一下脖子,刚好被靖瑶看到,如同行尸走肉的人群也慢慢的开始有所动作了。

    捆神宗的修者的目光中都有着恐惧的色彩波动,唯独佛宗和儒门的弟子还是那么的平静。

    蒋仙海的笑声越来越大,轻灵的仙乐也被他的笑声震散了,一道如疯如狂的力量如同龙卷风一般,从黑莲台往四方喷薄。

    如果黑莲台和蒋仙海是龙卷风的风之心脏,那么所有人都是龙卷风席卷的目标。

    “我需要你们的生命之源,重塑新生,奉献你们的心生,本座将会得到永恒。”

    “蒋仙海,你该清醒了!”那名脸色阴暗的中年男子冷笑道:“你想吞噬生命洗练自身,这要让你失望了,今日你注定当亡。”

    “是谢如晦啊。”蒋仙海淡然道:“莫非你不想贡献自己的生命之力?”

    靖瑶暗笑,一个人得自大到什么程度,才能想当然的让别人甘愿奉献生命之力?

    这恐怕已经无可救药了吧?

    她退后两步,这一切和她无关,是捆神宗内部的争斗,一个在位五百年的老宗主已经腐朽不堪,有人想要取而代之。

    已经有好几位长老站了出来,冷笑指责蒋仙海的痴念,却无人敢于动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