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刀不语 第七一九章——盟会初建

时间:2019-05-14作者:Lazy

    “窥天?”花白萩小心翼翼瞥了眼唐锦年,轻轻拍了个马屁,“好名字。”

    “屠长老,这边请。”饶霜的声音传来,二人看过去,原来是憾岳门屠生非到了。

    唐锦年站起来:“没想到是屠长老亲至,我以为憾岳门只会派一名弟子前来坐镇。”

    “哈哈哈——”屠生非朗声大笑,“唐盟主这话莫不是在敲打我?此举乃是镇江湖风雨,安万家太平的好事,憾岳门自当郑重对待。”

    “屠长老先入座,”唐锦年伸手虚邀,“悬锋谷和伽蓝寺的使者应该也快到了。”

    屠生非走过来,目光在花白萩身上停顿片刻,二人互相拱手作礼。

    三人围桌而坐,就在这海崖边聊了起来。

    闲言过半,谈话间没了生分,屠生非一点都不吝啬自己的赞誉,“屠某来时,见岛上工匠无数,处处平地起高楼,一派热火朝天景象,唐盟主好大的手笔。”

    “算不得什么。”唐锦年摆了摆手,“这只是第一步,以后我们还要在中原各地建立起分部,要做的还有很多。”

    屠生非连忙打包票:“若有需要,憾岳门上下在所不辞。”

    “有屠长老这句话就够了。”

    屠生非话锋一转:“那我们下一步是要做什么?”

    唐锦年轻笑一声:“自然是要做点大事,也好教江湖知晓我们的本事。”

    “何谓大事?”

    屠生非刚问出口,饶霜再次来到唐锦年身边,轻声道:“伽蓝寺和悬锋谷的使者到了…是一起来的。”

    唐锦年点了点头,朝着大殿正门走去,屠生非与花白萩对视一眼,也赶紧起身跟上。

    唐锦年从大殿走出,只见阶梯下的广场上站着两人。

    一人头皮铮亮,须发不生,身着一袭素白袈裟,看起来只有二十岁出头模样。

    另一人穿着身翡绿贴身短打,略显娇小的身子后却背着一柄宽刃大斩刀,就仿佛背了个门板,再一看容貌,原来竟是个二十多的娇俏姑娘。

    见唐锦年出来,那娇俏姑娘率先开口了:“见过唐盟主,在下祁语冰,悬锋谷大长老钟秀峰首徒,受师尊命,前来相助。”

    祁语冰说话时声音冷冰冰的,脸色也是波澜不惊,似乎她本身性格就是如此。

    唐锦年点了点头:“你既来此,那便是代表着悬锋谷,好生做事,莫要辱没了宗门名头。”

    “理当如此。”祁语冰应道。

    说完,唐锦年终于把目光看向了小和尚,脸上也带起了笑意。

    不等唐锦年开口,小和尚先一步出声,双手合十行礼:“见过师兄,小僧明石,乃上尊活佛座下

    焚香沙弥。”

    唐锦年轻笑道:“我知道,活佛喜品香,替他焚香这事以前我也做过,只是我怎么没见过你?”

    “回师兄话,”明石和尚看起来有些木讷,恭敬稽首,“明石是在师兄走后才被派至活佛座下,师兄虽不知明石,明石却早在伽蓝寺见过师兄多次。”

    “此番前来,活佛可有带话?”

    “有。”明石抬起头来,目光与唐锦年对视,“活佛言:窥天机无错,欲改源则落魔罔。”

    此话说出,唐锦年眉头不经意一皱,但很快又平复了下来:“我知道了。”

    饶霜察觉到唐锦年的不满,站出来开口:“进去说话吧。”

    一行人进了大殿,主殿早已替他们准备好了位置。

    唐锦年当先坐到了最前方的首位上,祁语冰和明石和尚在唐锦年左手方位依次坐下,花白萩动作快,先一步在右手方更靠近唐锦年的那个位置坐了下来,屠生非也没表现出不满,坐在了右手边最后的位置上。

    “你们怎么是一起来的?”趁着还未开始说正事,唐锦年随口问了句。

    祁语冰冷冷答道:“只是碰巧在登岛时遇上了,这小和尚木得很,问什么就答什么,却不肯多说一个字。”

    “阿弥陀佛。”明石和尚宣了句佛号,“祁施主此言差矣,出家人不打诳语此乃本分,反倒是小僧观祁施主眉间郁结,眼含戾气,想来是有心魔。”

    祁语冰冷哼一声,不说话了。

    看来这二人上岛时相处的并不愉快。

    “咳,”屠生非咳嗽一声,出声打圆场,“唐盟主,适才我们还未说完,下一步是打算做什么大事?”

    “暂时还不知道,”唐锦年摊了摊手,“可能是去南边蜀地,也可能是去北边斗斗北羌。其实我更希望能去南边,听说那边的朝廷将领被黑苗的刺客扰得烦不胜烦,偏生还没有好办法能扼制,我是打算去那边收拢江湖人,替朝廷把这件事解决了。”

    “就怕江湖人不听管教,若要强行收编,只怕更引起反弹。”屠生非是个老江湖了,说起这些头头是道。

    “其实这些日子以来,”唐锦年一伸手,饶霜适时的递给他一沓厚厚的信纸,“我已经收到了很多宗门送来的拜帖,言下之意就是愿意派出门派长老客卿之流来窥天坐镇,当然,这也少不了诸位宗门在江湖中名望高的功劳,我已经派人去和这些宗门接触了,打算挑选出一批宗门高手,作为窥天己用。其余来说,窥天盟会初建,诸多事宜都需要有人操办,这些都要去务实,当然,诸位若有人才引荐,也可以先考虑下来。”

    “我没什么朋友。”花白萩闷闷开口,“我只管做事,你说,我做。”

    “会有用到你的时候。”唐锦年安抚一句,知道花白萩和这些人平起平坐,心里有些不安稳了。

    这时脚步声响起,一个人影从殿外进来。

    “听说有人想做事?”夜尘靠在门柱上,晃了晃手中的心,“你们有事做了。”

    唐锦年抬眼看去:“说。”

    夜尘捏着信走过来:“冀北玉羚关失守,可笑的是骁卫大元帅于世邦居然被北羌俘虏了,他这种身份的人,会在战后被运回北羌献给北羌王,所以性命暂时无虞,不过这种事对大闰来说实在太丢脸了…诸位,去把这个没用的大元帅救出来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