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刀不语 第六四八章——得寸进尺齐宴竹

时间:2019-05-14作者:Lazy

    第六四八章——得寸进尺齐宴竹

    卓不茹和林客标二人嘀嘀咕咕交头接耳,不一会便把这件事该如何着手操办给敲定下来了,俨然是又要在京城、朝堂掀起一阵大风浪。但京城的事端千百年来就没停过,所以这边暂放下不表,且说那凉州府,最近却也热闹得紧。

    ……

    话说北羌这边大军压境,在凉州府北面驻营,挂帅的乃是痊愈后正准备一雪前耻的望月罴。而北羌新王耶律止戈却是因为如今身份不同,便没有随军远征,但他也知道望月罴莽撞,遂特意将寇顾恩派来望月罴身边,还吩咐了望月罴,凡是须多听听求仁先生的意见。

    望月罴几年前吃了大亏,痊愈后也少了分狂妄自大,对于耶律止戈的话,自然也是听进了耳朵。

    大军扎营后,远远便望见了凉州府城头上飘扬的“齐”字旗,大军当时就有些骚动,望月罴未曾与齐宴竹打过交道,不明所以下便派亲兵去查问,这才知晓那“齐”字旗所代表的将军便是收复五虎山隘口那位,他把北羌将士逼得不得不放弃凉州府不说,还亲自率军追杀北羌将士近百里,差点没把将士们的胆气杀没了。

    正是日垂造饭的时辰,绵延数里的大军各处升起了炊烟。

    中军大帐内,望月罴与寇顾恩正吃着晚饭。

    “对于此人,求仁先生有什么看法?”望月罴拎着一根烤得外焦里嫩的羊腿撕着。

    寇顾恩放下筷子,慢条斯理擦了擦嘴,然后才开口道:“熊帅客气了,两军尚未交战,求仁也说不出什么看法,但对齐宴竹此人,鄙人多少了解到一些,愿告予熊帅。”

    望月罴眉毛轻轻皱了下,他有些受不了寇顾恩的做派,遂摆了摆手:“先生别绕弯子了,直说罢。”

    “咳。”寇顾恩清了清嗓子,“据我所知,齐宴竹此人最开始是镇守闰国东北部边境的一名末流将军,他统兵是有一手,上任几年便打得瓦刺不敢再出山进犯,尤其是擅打固守战——这般说,熊帅可明白什么?”

    望月罴歪头稍一思忖:“难怪,将这人派来守凉州府,倒是合适。”

    “对于齐宴竹的了解终究是太少了。”寇顾恩摇了摇头,“此人治军打仗究竟如何,还需试探交手几次才知晓。”

    他话音刚落,大帐外忽然传来了“噹噹噹”的敲锣声,紧接着就是喧闹杂乱的声音,无数人都跑动起来。

    望月罴迅速起身走出帐门,一把将正跑来报信的亲兵抓住:“营地为何大乱?!”

    四周到处都是喧闹声,亲兵只得大声喊着:“敌袭!熊帅!敌军袭营!”

    望月罴大怒:“闰豺欺我?取本帅座驾,召不归罗汉列阵!随本帅冲杀!”说罢,转身就朝着大营外走去。

    还未等望月罴走出大营,便闻空中簌簌有声,他抬头望去,只见很远的地方有箭矢射来,只是距离实在太远,那些箭矢飞到一半便失了力道,晃悠悠地落了下来。

    望月罴眉头一皱,这时又有亲兵跑来,来到他近前气喘吁吁道:“禀——禀熊帅,是佯攻!闰人骑兵在营地远处齐射一轮便又退去了!”

    寇顾恩此时终于追上了望月罴,一听亲兵所说便明白了:“故意的,他们定是见到炊烟,知道大营造饭,才趁机来骚扰大军。”

    望月罴气坏了,一把揪住亲兵:“轮值的营队呢?!本帅不是下了令分两拨吃饭么?敌军来袭为何不主动出击?!”

    亲兵苦着脸:“轮值的营队已经准备迎上去了,但闰人的骑兵隔很远便开始射箭,射完就走,我们的人根本追不上。”

    “废物!”望月罴骂了一句,丢下亲兵往回走了。

    寇顾恩追回大帐后,看到望月罴正坐在主位上生着气,遂安慰道:“熊帅又不是第一次统军了,何必因为此等小事生气?”

    望月罴瞪眼道:“这姓齐的竟拿这种小把戏调息本帅,这意思分明就是没将本帅放在眼里!”

    寇顾恩摊手:“这个问题……熊帅何不等城破后亲口去问问他?”

    望月罴闻言,终于咧嘴笑了:“先生说的在理,待会便传令下去,今夜早些休息,明日一早本帅便下令攻城。”

    望月罴的这份好心情并没有维持多久。

    是夜,乌云蔽月。

    望月罴在大帐酣睡,正迷糊间,忽闻帐外有起骚乱,紧接着就是“噹噹噹”的锣声响彻营地。

    望月罴神经瞬间紧绷,从榻上翻身跃起闯出帐外。

    亲兵已到帐前,大呼:“夜袭!敌军夜袭!”

    望月罴一身睡意立马消散:“迎战!取本帅座驾来!”说罢,带着几名亲兵快步朝外面跑去。

    可是仍然还未走出营门,又是亲兵来报,这名亲兵赫然还是白天那位,他硬着头皮说道:“禀熊帅……敌,敌军又退了……”

    望月罴一愣,然后立马反应过来,他气得七窍生烟,一巴掌把亲兵扇倒在地:“啊啊啊!气煞我也!齐宴竹小儿,安敢这般欺我!?”

    此时寇顾恩终于现身,他本就是文弱书生,此番是第一次随军出征,连番赶路下本就疲惫,好不容易睡下一会又被闹了起来,他又何曾吃过这种苦?此时满眼都是血丝,却又不能发脾气,只得耐着性子劝望月罴:“熊帅莫急,万不可落了齐宴竹圈套,他这番做法无非就是想让我大军无法安心歇息,连番几次便只剩疲惫之师。”

    望月罴狞声道:“既然不要老子睡,他娘的,那就都别睡了!来人,传令下去,点兵随本帅连夜攻城!”

    寇顾恩一听,瞌睡顿时就吓没了,连忙拽住望月罴粗壮的手臂:“熊帅不可!万莫冲动啊!”

    望月罴回头瞪他:“有何不可?!”

    寇顾恩苦口劝道:“大军赶路数月,未得休息便要进攻,但他凉州府却是蓄势以待,尽是可战之兵,此乃第一不妥。其二则是,若是短时间内攻不下城,我等大军日未得休,夜不曾寐,更是劳困,若到那时在鸣金回营修整,万一闰军趁此几乎大举来袭,我等说不定便要吃败仗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