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刀不语 第四二四章——前兆

时间:2019-05-14作者:Lazy

    第四二四章——前兆

    苏亦看向戏台,一个倩影正朝着这边走来,他轻声说道:“这个我倒不怎么担心,之前就预料到这个情况了,我早早就做了安排。”

    夜凡笑颜展开,满面春风,招手道:“七姑,这里。”

    走过来的正是梅七姑。

    梅七姑端了个托盘,托盘上盛着两盏茶。她走过来放下托盘,施礼:“见过两位公子。”

    “快坐快坐。”夜凡拍着身边的凳子。

    梅七姑脸颊一红,有些羞赧地坐了下来。

    夜凡指了指苏亦,贴到梅七姑耳边,轻声说道:“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当朝太傅,苏亦苏大人。就是皇帝见到他,也得规规矩矩叫声先生。”

    梅七姑大惊,慌忙站起身就要行大礼。

    夜凡拉住梅七姑,笑道:“都是自家人,别那么客气,苏大人和我关系好着呢。”

    苏亦瞪了夜凡一眼。

    夜凡装作没看到,继续对梅七姑说着:“以后有事就报苏大人的名字,保管你在京城横着走。”

    梅七姑看了看苏亦,又看了看夜凡,有些坐立不安。

    夜凡继续说道:“今天没你的戏份了?”

    梅七姑当着苏亦的面都不敢大声说话了,声音细不可闻:“要下午去了……”

    夜凡点了点头,突然戏台上传来唱戏声:“少年子弟江湖老,红粉佳人两鬓斑!”

    夜凡抬头一看,正看到一个武生正使劲瞪着自己。

    身边传来梅七姑的声音:“我爹看着这边呢……我,我先回去了!”说罢,逃也似的跑了。

    苏亦翻了个白眼:“这都多久了,你还在原地踏步。”

    夜凡反讥笑他:“那也比你这个连目标都没有的好,成天都被老太太催婚很得意是吧?”

    苏亦脸顿时涨红,扑上去就去扯夜凡衣领:“杀千刀的,你又监视我!”

    夜凡几下就把苏亦给扒拉开了,没好气道:“你又不欠我钱,我成天监视你作甚?这是老太太亲口给我说的。”

    苏亦这才放过了他,坐在椅子上垂头丧气。

    夜凡拍了拍他肩膀:“别伤心,会有姑娘看上你的。”

    苏亦又勃然大怒:“你才没人看得上!我要想找,要什么样的没有?”

    夜凡眯着眼笑:“行,我明天就把消息给你散出去,当朝太傅诚招良配。”

    苏亦知道说不过他,叹了口气道:“不跟你开玩笑了,最近已经够烦的了。有时候还真是羡慕你,每天都闲得发慌。”

    夜凡扇着扇子:“太乱了是吧。”

    苏亦点头:“没错,太乱了。哪里都乱,各地起事不绝,国土乱;官场含污纳垢,朝堂乱。唯一值得庆幸的就是边关战事终于平息了一段日子。如今我已经开始着手治理京城官场,越是深入调查下去,越是胆战心惊。天子脚下,京城尚且如此,那远在京城之外的地方呢?又该龌蹉到什么地步?”

    夜凡嘴角微微勾起:“这种事……是杜绝不了的。还记得我曾对你说过的一句话吗?”

    “什么话?”苏亦斜过眼来。

    “你就是一名证道者。”夜凡笑道。

    苏亦也笑了:“现在才想起拍太傅马屁会不会太晚了?”

    “哈哈——”夜凡大笑。

    苏亦把双手放在脑后,伸了个懒腰:“等我把这些事情全部解决了,一定也要像你这样清闲几天。”

    夜凡揶揄着摇头:“那可是遥遥无期了。”

    苏亦笑了笑:“眼前的就是先把朝廷给肃清了,各地起事其实大多都是小打小闹,当地官府就能镇压了,唯一比较麻烦就是这些起事的凑到一块去了,所以才闲得比较慌乱。说来也怪,这些起事军队也不知怎么回事,就跟商量好的似的,居然同时闹事……”

    话音戛然而止,苏亦脑中闪过一道灵光,眉毛忽然皱紧了。

    夜凡察觉到他的异样,挑眉道:“怎么了?”

    “有问题……”苏亦嘴唇紧抿,“我之前居然一直没意识到,他们居然……真的是商量好了的。”

    夜凡哑然:“怎么可能?隔着天远地远,他们怎么商量?本来就是战时,有人趁此机会起事也很正常。”

    “不,不正常。”苏亦直接否定,“正常来说,就算是会出现如今这种情况,也应该先是有一方势力带头起事,然后才会有别的势力效仿。而不是像这样,所有势力突然就揭竿而起。这分明就是有人故意想让大闰乱起来。”

    夜凡此时也终于意识到不对,他皱眉道:“有道理……不过他们到底是怎么商量好的?我下午就派人去查。”

    苏亦半眯着眼睛:“这还不好猜?肯定是有人在其中担任了穿针引线的角色。”

    “北羌?”夜凡皱着眉给出一个答案。

    苏亦思索了一会,摇头道:“不是,北羌没有这个时间。这次战争是我们主动挑起,从战争开始,起事几乎也就同时开始了,起事的地方那么多,除非是北羌能未卜先知,提前很久就安排了这些事,不然时间是对不上的。”

    夜凡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名字,与苏亦几乎是同时说了出来。

    “司空雁!”

    ————————————分割线——————————————

    与此同时,东海,杀心岛。

    杀心殿内只点了寥寥几支蜡烛,原因是司空雁不怎么喜欢光亮。

    此时司空雁就坐在玉榻上,手中紧紧拽着一封密信,眼神里满是兴奋:“要来了要来了要来了,北羌寇顾恩,实在是太对我胃口了。”

    老枭王月桂站在不远处,浑身散发着阴冷的气息:“岐黄社的高手都往京城去了,我们要不要也插一脚?”

    司空雁摆了摆手:“岐黄社也是有高手的,还不到我们亲自出手的时候。”

    王月桂在黑暗中轻笑了两声:“那我们又不能加入进去,你这么开心做什么?”

    司空雁双眼在黑暗中反射着火光,声音狂热:“杀皇帝!杀皇帝!这种事情难道还不值得我兴奋么?”他的双手抚摸着玉榻,玉榻下就是李荀的棺椁。司空雁的声音颤抖着:“老师的毕生追求……皇帝这种东西,不就是拿来杀的么?我已经完成一半了,这马上就是第二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