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刀不语 第三四七章——走马弃凉州

时间:2019-05-14作者:Lazy

    第三四七章——走马弃凉州

    叶北枳那边暂且不表。

    且在凉州府,齐宴竹已经苦苦等待那道能让他“名正言顺”撤兵的圣旨多日。

    天刚蒙蒙亮。

    “将军,将军。”侍卫轻轻晃着齐宴竹的肩膀。

    齐宴竹猛地睁开眼,一翻身就从床上坐起,问道:“怎么?是不是圣旨到了?”

    侍卫苦笑道:“不是圣旨……北羌人又在城下叫阵,陈副将让我来唤你。”

    齐宴竹揉着发涨的太阳穴,眼中满是血丝,他摆了摆手:“吩咐下去,城墙戒严便好,不得贸然出兵。”

    “得令。”侍卫拱手退下了。

    “妈的……”齐宴竹声地骂了一句,在床下找起鞋来。

    “咚咚咚——”敲门声再次响起。

    “进。”齐宴竹应了一声。

    门被推开,一个高大的身影走了进来,影在油灯的映照下拖得老长。

    灯光被遮挡住,阻碍了齐宴竹找鞋的视线,他抬起头来。

    “江骠骑?”齐宴竹眉头微不可查地一皱,“你不在城墙戒严,来我这里作甚?”

    来人正是宣威营义德骠骑右将军,江潮。此前戚宗弼离去带走了一个骑兵营,却是把江潮留了下来。

    “拜见将军。”江潮年轻的面容一肃,恭敬拱手见礼。

    齐宴竹摆摆手:“不必多礼,江骠骑此时前来,可是有要紧军情?”

    实话,其实齐宴竹打心里不是特别信任眼前的江潮,他一直怀疑江潮是戚宗弼故意留下来的眼线。

    江潮眼睑低垂,视线落在地上,半晌后才沉声道:“将军,不能再拖了。”

    齐宴竹眼角一跳:“圣旨未到,未得圣旨我不敢也不能退,江骠骑莫不是要陷我于不忠?”

    江潮咬了咬牙:“将军明鉴,不得圣旨而退是不忠,但将军把万千兵士的性命全赌在这凉州府,难道不是不义吗!?”

    齐宴竹瞪圆了眼,怒道:“大胆!”

    江潮噗通一声跪了下来。

    “齐某亲身征战多年,哪一战不是身先士卒?!”齐宴竹须发皆张,虎目圆睁,“军中皆知我爱兵如,岂容你在这里凭口诬赖!”

    江潮砰砰砰地磕了三个响头,声音却很冷静:“将军,已经十天了,再拖就真的来不及了。军中上至将领,下至卒,皆知西北战溃的消息,就连城中仅剩的百姓也都知道北羌要合围过来,人心惶惶,军心日益不稳,就算——就算将军真的要拖到那一天,恐怕到时候将士们也无心再战了。”

    “竖!敢乱我军心!”齐宴竹额头青筋暴跳,指着跪在地上的齐宴竹喝道,“信不信我今日便斩了你祭旗!?”

    江潮以额加地,沉声道:“将军明鉴,末将不敢乱军心,只是照实所,一切所言非虚,全无妄言。”

    “你——!”齐宴竹伸出去的手颤了颤,缓缓收了回来,他的情绪慢慢冷静了下来,沉吟一会道,“前些日将军们便都在劝我撤兵,那时你为何没有言语?”

    “末将心知将军对末将还存有疑虑……”江潮犹豫了一下,“遂不敢干涉将军决策。”

    这话一下明白了反而让齐宴竹有些尴尬了,他轻轻咳嗽了一声,继续问道:“那你今日又为何敢来了?”

    齐宴竹深吸了一口气,过了一会才开口道:“不敢欺瞒将军。末将其实本就是凉州府人氏,时至今日……家中老父老母还尚在城中,前几日走水路迁离城中百姓时,末将也曾劝二老离去,怎奈二老舍不得故土,还曾言吾儿不走,他们也不愿离去。盖有此因,末将不得不厚颜来此劝谏将军,末将私心在此,望将军赎罪,但也望将军能为城中万千兵士着想,也体恤末将一片孝心……撤兵吧。”

    屋内寂静良久,一人坐床前,一人跪于堂下,皆沉默不言。

    许久之后,齐宴竹沙哑的声音传来:“传令下去,校尉以上将领,来监城司议事。”

    江潮脸上喜色一闪而过,抱拳应道:“得令!”

    一盏茶功夫后,监城司议事厅内,众将领一一落座。

    齐宴竹坐在上首位,堂下众将领纷纷看过来,眼中有愁绪,有希冀,不一而足。

    齐宴竹从将领们的脸色一一扫过,开口了第一句话:“集结将士,从南门撤兵。”

    “哗——”堂下一片哗然。

    “将军——”身边的亲卫神色有些焦急,“圣旨还未到……”

    齐宴竹没有理会,压了压手,待众人安静下来后继续道:“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如今虽然圣旨未到,但大家皆已清楚如今局势,唯有退兵保存兵力才是上策,我经过数日考虑才下此决策,诸位无需再劝了。”

    此话一出,纵使再有异议者也不便再多什么了。

    “下面听我安排。”齐宴竹敲了敲桌,“城墙上守兵暂且不动,不可露出异常,违者按泄露军情处置,城内暗中集结兵马,通告还留在城中的百姓去运河码头等候上船,派虎贲营步卒上船同行,沿河南下至淇江淮凉道隘口,告知隘口守兵军情,随时接应我等;其余将士从南门出城,骑军打头,若有阻拦直接冲阵。待南门一开,城墙上守兵断后……”

    齐宴竹面色一滞,堂下一名将领的脸色也不好看,却也未什么。今日城墙上值守的守军是他旗下兵士,他当然知道齐宴竹这话里的意思——这留下来断后,其实也就是让他们把命丢在这里了。

    “断后将士……”齐宴竹继续道,“任务极其重要,要做到如下几点。”

    “城中所剩余粮虽不多,届时需全部沉江,城中不留一粒米粟。”齐宴竹沉声着,“运河边所有船只,全部凿沉,不得有片舢浮与水上。需切记,不论是粮草还是船只,皆不可以火焚烧之,否则城中浓烟起时,必打草惊蛇。”

    “事后……”齐宴竹顿了顿,“断后将士,抚恤银钱翻倍,着人送往家中。就这样,速速去安排罢。”

    “得令!”众将领齐齐抱拳。

    *v本s文*/来自\v\v/**\  .g zbp i.  ,更sq新更t快无弹*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