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刀不语 第二二四章——为民求路

时间:2019-05-14作者:Lazy

    第二二四章——为民求路

    夜风吹过,军官只觉整个背脊都凉飕飕的,不知何时冷汗已经流遍了全身,此时或许只有手中的刀还能给他带来些许勇气了。

    眼睁睁看着叶北枳带着一群人进了客栈,关上了门,竟是无一人回头再看他们一眼。军官有心再大声呼喝几句些什么,却怎么也张不开这口——那刀光神出鬼没,谁知道下一刀不会是朝着自己脖来的?

    军官有口不敢言,一群人就这样在夜风中站了许久,军官憋得脸色涨红,幸好此时身边的一名手下走上前来,压低了声音道:“大人,城守大人吩咐过,不要和江湖人起冲突,不然军法处置呀——这几人身手不凡,想来定是城守大人口中的江湖人了罢?”

    军官站在原地憋了这么久,终于是找到了一个台阶下,他用颇为赏识的目光看了看这名机灵的手下,点了点头,转身高声道:“周大人有令,不得与江湖人争斗,军纪严厉,但此事亦非同可,尔等先行继续传令,我回监城司禀报周大人!”他声音洪亮,整条街都听得见,也不知是给这些军士还是客栈里的众人。

    “得令!”众军士自然是奉命行事,不消片刻就又四散成三三两两的队伍,消失在了夜色中。

    待众军士走了干净,军官这才抬手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他看了看之前给他台阶下的那个兵,默不作声地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指着地上失禁的军士,厌恶地摆了摆手:“带上他,随我去见城守大人。”

    ……

    监城司。

    若是在以往,周仝此时早已入睡了,可自从北羌兵临城下后他就再也没睡过一个好觉。夜里每每有一丁点响动,都会让他惊坐而起,唯恐城头出了什么变故。

    今夜也是如此,当负责值守的侍卫走到门口时周仝便睁开了眼,用布满血丝双眼盯着天花板。

    “咚咚咚——”侍卫敲门声响起。

    周仝揉了揉发酸的双眼,掀开被坐了起来:“进来吧。”

    侍卫轻轻推开门走了进来,朝着周仝单膝跪下:“禀大人,城西都卫所百户丁松求见。”

    周仝在床下找到鞋穿上,招了招手:“这么晚了还来求见,想来确是有事,让他在前厅候着。”

    “是。”侍卫轻轻退了出去。

    丁松便是之前那名军官,此时他正在监城司前厅候着那位大人,颇有些局促不安——他可不确定那位大人有没有起床气。

    就在丁松心中还兀自忐忑时,一个身影从屏风后饶了出来。

    丁松连忙单膝跪下,恭声道:“城西都卫所百户丁松,见过大人。”

    周仝打了个哈欠,挥了挥手:“起来话,直接正事吧,出什么事了?”

    “是!”丁松站起身来,咽了口唾沫,待组织好了语言才开口道,“今夜我率麾下兵丁去城中百姓家中传大人令,途经乐安街时忽闻求救声传来……”

    周仝眉头一挑:“求救声……?”

    丁松连忙点头:“大人明鉴,那呼救声委实凄厉,隔了三条街都清晰可闻。”

    周仝默然点头:“嗯……你继续。”

    “是。”丁松拱了拱手,“人一听这声音响起,立马便率手下前往,同时还命人前去聚拢在附近的兵丁,一齐赶往此处。”

    “嗯……”周仝点了点头,“你做得很对。”

    听到周仝的赞扬,丁松脸上掩饰不住喜意,提高了声音道:“我等赶到时,正好就看到一面色凶恶之人正挟持着一名都卫所兵丁,人深恐误伤了同僚性命,不敢轻举妄动,只能出言喝止,岂知那歹徒竟是不知好歹,眼看被围住逃脱无望,便要动手杀人!”

    周仝眉头立时皱起,严声问道:“——死人了?”

    丁松话语一滞,嗫喏道:“这……这倒没有……”

    周仝盯着丁松看了许久,直把丁松看得冷汗直流面色发白,才出身道:“把话完,不可虚报。”

    “是……是,是……”丁松不着痕迹地擦了擦汗,缓了口气才继续出声,“就在那歹徒要动手行凶时,他身边的一名同伙却把他拦了下来,这才保住了那名兵丁的性命。后来那些人便要进屋去,人本想将其带回衙门调查,歹徒同伙却突然出手,然后,然后……”

    到这,丁松的眼中露出了疑惑的表情,一时不知如何下去。

    周仝把他表情看在眼里,侧头问道:“然后怎么了?”

    丁松微微皱着眉道:“人也不甚清楚,当时只见一道华光闪过,人盔缨便掉在了地上,像被什么东西斩断的……那人身后虽负有一刀,但人看得分明,此人从始至终都背对我等,身都没动过一寸,若真是此人出刀……可是……怎么可能?”

    周仝拍案而起,把丁松吓了一跳,哧溜一声就滑到了地上,跪着告饶:“大,大人饶命!是人办事不利……人牢记大人所不得与江湖人冲突,故此才没有出手拿下此人,此刻只消大人一句话,人便亲自率人把这人擒来交由大人定夺!”

    “那人在哪?!”周仝眼睛死死地瞪着丁松,根本没听进去丁松了什么。

    “啊……啊?”周仝的答非所问让丁松一时没反应过来,但一缓过后也马上答道,“在——在顺安街鸿鹄客栈!”

    ……

    顺安街,鸿鹄客栈门外。

    周仝一身正式官袍,整容肃立。他的身后站着密密麻麻的,举着火把的凉州府军士,一眼望去直到街尾,怕是不下几千人。

    池南苇把窗户打开一条缝,悄悄往外看去,这景象让她不由咋舌。她回过头来不无抱怨地对叶北枳道:“都怪你,还有那个菩萨蛮!这下惹出事来了吧!这么多人围了个水泄不通,肯定是想把我们堵在客栈里,这可如何是好!”

    叶北枳不话,走过来把窗户大打开,静静地看着楼下的人群。

    周仝听见声响抬头看去,正好与叶北枳视线对上。

    二人对视片刻,周仝首先低下了头去,只见他深深吸了一口气,正衣冠,拂袖袍,对着叶北枳的方向深鞠一躬,悲声道。

    “凉州府城守周仝,替城中百姓——向壮士求一条生路!”

    *v本\文*/来自\v\v/**\  .g zb pi. bsp; om ,更v新更v快无弹*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