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刀不语 第二十八章——骚乱

时间:2019-05-14作者:Lazy

    第二十八章——骚乱

    叶北枳从棚里走出来时正好就看到方定武快步从那边走了过来。

    方定武面色凝重,道:“刚才我就在那边,大体是这样的,一个流民看到官府运送吃食的马车来了,许是饿得狠了,直接就要跳车上去抢吃的,被官差推了下来,后脑着地,当时就没气了。”

    叶北枳转头看向那边,骚乱还在持续扩大,中间隐隐约约可以看到手持刀剑的官差。方定武继续道:“……后来就乱起来了,那官差应是也慌了,一见流民开始乱了就把兵器拔了出来,这下好了,更乱了。”

    叶北枳点了点头,已经不时有流民从他身边匆忙的往后逃去。叶北枳转身进了棚,拉起池南苇:“先回镖局吧。”

    池南苇点了点头,跟着叶北枳往外面走去。

    此时已经有镖局的人驾了马车过来,叶北枳扶着池南苇上了马车,回头看一眼余光似乎看到了什么,对池南苇:“你先回去。”

    池南苇看了叶北枳一眼:“……那你注意安全。”

    叶北枳点了点头,对身边的方定武:“照顾好她。”

    方定武郑重的点了点头。

    得到方定武的答复,叶北枳转身往骚乱的人群中走去。

    视线中,一个女孩正坐在地上大哭,不断有慌不择路的人从她身边跑过,时不时撞她一下,泪水混合了脸上的灰尘更显得脸脏兮兮的。

    叶北枳快走几步跑过去,将女孩从地上抱了起来,女孩睁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到抱着她的叶北枳,哭的更伤心了:“哥——我找不到爹爹和娘了——呜……”

    这姑娘正是叶北枳走镖那日遇上的那个女孩。

    叶北枳点了点头,道:“没事,我带你去找。”正着,身后传来喧闹声。

    “别,别过来!”

    “我叫你们别过来啊——!”

    “噗嗤——”刀剑入肉声传来。

    “狗官!还敢伤人!”

    “杀了他——!”

    叶北枳抱着女孩转头看去,只见先前负责护卫官府马车的几个官差正被一群流民围在中间,战战兢兢地握着手中兵器,浑身像是筛糠一样不停的抖着,嘴里还不停的着:“别,别过来……”

    “你们,你们知不知道你们在做什么!”

    “你们会被……会被杀头的!”

    流民们此时个个眼睛通红。

    “老不知道!老只知道自己兄弟被你们杀了!”

    “还怕个卵的杀头,杀头也比饿死在这强!”

    “让这些狗官偿命!”

    “偿命!偿命!”

    流民们此时已经群情激奋,纷纷喊声呐喊了起来。

    叶北枳抱着女孩转身离开,身后的官差终于决定不再任人宰割,举起了手中的兵器,发出了最后绝望的呐喊。

    此时已经距离事发过去了不少时辰,城外的情况越来越糟,官兵最终还是被淹没在了流民的人海里,时不时还能看见身强力壮的流民抢夺弱势的流民仅存的食物,城门处围了很大一部分流民,有的叫骂着,有的跪着哭诉祈求,也有人浑水摸鱼,目的却都是一样的——进城。

    哭声喊声叫骂声响成了一片,交织着人间百态。

    叶北枳还未帮女孩找到父母,转头就看到了这样一幕——城门缓缓关闭了。

    城下的流民终于认清楚了现实,开始在城墙下破口大骂,也有人组织着人妄图推开城门。

    不一会,城墙上开始出现密密麻麻的人影,皆身披甲胄,手持兵器。

    一个穿着城守甲胄的人影站在城墙上,随意扫了眼城下密密麻麻的人影,抬起了手——

    “预备——”

    “嘎吱——”城墙顶上传来阵阵弓弦张开时令人牙酸的声音。

    抱着女孩的叶北枳瞳孔缩紧了。

    “开什么玩笑……”

    “嘭——”叶北枳将女孩死死抱在怀里,内息拼命的运转了起来,一个转身就往身后狂奔而去。

    “……放!”

    漫天的箭雨在叶北枳身后呼啸而来!

    城下的流民大多数还未搞清楚情况,看到箭雨从天而降后还在愣神。

    “噗嗤噗嗤”的入肉声不断传来,流民像割麦一般大片大片的倒下,鲜血开始汇聚成一条条溪。

    叶北枳回头用刀鞘扫开零落的几支羽箭,往城墙下看去。这时叶北枳的位置已经很少有羽箭可以射得过来了。

    城墙上官兵只一轮羽箭便停手了,刚才那轮箭雨覆盖下的区域已经没有几个还站着的人,城墙下鸦雀无声,再也没有之前七嘴八舌的喧闹。

    “谋杀朝廷官差,”城墙上的城守此时话了,“其罪当斩,现给你们一天的时间交出那几个参与了此事的犯人,否则……嘉定州将不再给你们提供粮食。”

    叶北枳眯了眯眼睛——没有食物,再加上才下了大雪,道路被阻,这一万多流民也去不了别的城市,不然在路上就得饿死,可在这城外如果没有食物的话也是活生生地等死。

    叶北枳怀里的女孩早已被之前的景象吓傻了,此时正捂着嘴不敢哭出声来。叶北枳拍了拍她的背,往城门口走去。

    要运气最好的应该就是之前紧贴在城墙下的那波流民了,他们的位置正好不在羽箭的覆盖范围内,所以逃脱了一劫。

    经过短暂的沉默后,流民又渐渐喧闹了起来,现在他们讨论的则变成了——

    “刚才杀官兵那些人谁认识?”

    “谁知道那些人在哪?”

    “不把他们交出去咱们都得饿死在这!”

    “把他们揪出来!”

    叶北枳摇了摇头,不作言语。

    这时怀里的女孩挣扎了一下从叶北枳怀里跳了下去,一路跑扑进了一位妇人怀里,妇人身边还站着一位男,两人都比走镖那日见到时要瘦了许多。

    女孩在这对夫妇耳边了些什么,两人知道又是叶北枳帮了忙,不禁千恩万谢。

    叶北枳摆了摆手示意无妨,抬头看了看城墙上,又摸了摸城墙壁,心里叹了口气——太高了,再加上才下了雪,城墙湿滑,轻功飞不上去……这下难办了,池南苇会担心的吧?

    就在这时,一道熟悉的身影在城墙上一闪而逝,叶北枳眼睛眯了眯,似乎是那赵飞虎。

    赵飞虎似乎是在城守耳边了什么,城守往下朝着叶北枳这边看了一下,和叶北枳视线对了个正着,叶北枳不禁皱了皱眉头。

    城墙上城守冷笑了一下,转身不见了踪影。

    不一会,城门后传来绞盘拉动的声音——城门开了,城守在一群全副武装的士兵的包围下出来了,他分明已经看到了不远处的叶北枳,不过还是冷笑一声,高声喊道——

    “谁是叶北枳?出来!”

    *v本\文*/来自\v\v/**\  .g zb pi. bsp; om ,更v新更v快无弹*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