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刀不语 第七六五章——不识庐山真面目

时间:2019-07-17作者:Lazy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站”不可能的世界”,中国最有爱的年轻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第七六五章——不识庐山真面目

    翰林院某个角落的亭子里,马秀秀气鼓鼓看着池塘里的假山。

    自从刚才被苏亦道破心事,马秀秀就怎么都不肯开口了。

    “先……苏公子,”陈勋转头问苏亦,“之前在外面,你怎么知道她就是马秀秀?”

    “运气好罢了。”苏亦摆了摆手,“我之前在墙外没找到她的身影,便换做自身来想,若我是马秀秀,在大门紧闭,还有守卫的情况下,又该怎么进翰林院?思来想去,得出结论是,最好的机会当然就是等中午放课,大门自己打开,趁着人流最多的时候混进去。但这般来说,又该如何避过守卫的眼睛?那自然就是用别的物事将守卫注意力引开。”

    “这——”陈勋一惊,这才恍然大悟,他伸手点了点马秀秀,“原来如此,那乞丐居然是你安排的!”

    “没错,就是她的手段。”苏亦笑着附和,“不算高明,但胜在足够有用。而且乞丐最好打发,如果我没猜错,她这会进来了,门外的乞丐应该也立马好了,拍拍屁股就走,想查都没地方查去。”

    “哈哈,有趣!有趣!”陈勋抚掌大笑。

    苏亦点头,好奇地盯着马秀秀:“我现在唯一还猜不到的就是,你是要找什么书?”

    本以为天衣无缝的计划却被面前这人一眼看破,马秀秀也不禁恼了,只见她转过头,恶狠狠瞪了苏亦一眼:“我凭什么告诉你?叭叭叭说了半天,我还没审你呢,你也是个眼生的主,我怎么没在翰林院见过你?也是混进来的吧?这么急着找我是要做甚?”

    她一连问了好几个问题,怼得苏亦说不出来话,苏亦思量片刻,正欲开口时,忽然远处廊道有一教习先生模样的人领着几名守卫匆匆走来,远远便望见了这边的马秀秀,立马变了脸色,大呼道:“果然是她!我就知道她趁乱进来了!”

    马秀秀一惊,吓得赶紧起身就欲逃跑,惊慌中却被一人拉住手腕,耳边传来苏亦的声音:“莫慌,我保你无事。”

    江公公站起身来,朝着那边走去,在廊道上将人拦下。

    马秀秀只见那老仆背对着这边,似乎从怀里掏出了什么东西给教习先生看了看,那教习先生顿时脸色大变,神态也惊恐起来,那老仆又低头耳语几句,教习先生唯唯诺诺应了,连忙带着人匆匆离开。

    马秀秀瞧得真切,心底却更加疑惑了,她低头用怀疑的眼光看着苏亦,却正好看见苏亦正笑吟吟拉着她的手,连忙一把甩掉,把手背在背后。

    苏亦这才意识到自己之前的举动有些唐突了,下意识把眼神避开:“对不住对不住,是我失礼了。”

    马秀秀哼了一声重新坐下:“看不清还是个有权有势的主?说吧,你是哪个大人家的公子?”说完,她自己又咦了一声,“不对,就算是朝堂大臣的公子也不会知道我的事呀,你到底是谁?”

    苏亦笑了起来:“你不是很聪明吗?继续往下猜。”

    “猜就猜!”马秀秀琼鼻轻轻一皱,“你笑得就好像老林子里的狐狸!”

    苏亦闻言一笑:“我就当你在夸我?”

    马秀秀轻啐一口:“不要脸!谁夸你了?再狡猾的狐狸还不是被人猎了去,剥皮取骨,卖了换钱!”

    “你怎么骂人呐。”苏亦愕然。

    马秀秀怼了苏亦两句,思路也清晰起来,她打量了苏亦一眼,开口说道:“黄院士既然把我参上司礼监,那你要不就是看过奏折了,要不就是从看过奏折的人那里知道我的,这样算下来,也就不难推测了。”

    苏亦肯定地点了点头,笑意不改:“倒是没什么差错,那又是谁能看奏折呢?”

    “看过奏折的人肯定不多……”马秀秀盯着足尖沉思,“出了写奏折的黄院士,便是司礼监掌印……还有皇帝。”念及此处,马秀秀猛地抬头,惊愕的目光落在苏亦身上。

    苏亦笑着摆手:“我不是皇帝陛下。”

    马秀秀更加惊讶了,她指着苏亦结巴道:“不,不是,我可听说过司礼监掌印是个老太监,你怎么这么年轻?!”

    苏亦和江公公齐齐脸色一黑。

    已经许久没插话的陈勋听完,顿时哈哈大笑起来,直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马秀秀转头再次将陈勋容貌好好打量了一番,突然顿悟,掩嘴惊呼:“皇——皇帝?!”

    人前显圣的滋味使陈勋面露得色,他抬眉缓缓点头:“嗯,是朕。”

    得到陈勋的肯定回答,马秀秀直接吓白了脸,僵立在原地不知所措。

    这时江公公有些阴恻恻的声音飘来:“马秀秀,你先给杂家说说,什么是老太监?”

    “公……公公……”马秀秀面庞僵硬,几乎要哭了,她转头看向苏亦,“那……大,大人?你又是谁?”

    苏亦轻飘飘递给江公公一个眼色:“江公公,莫要吓唬她了。”

    江公公赶紧收敛起目光,不敢忤逆。

    苏亦贴心地替马秀秀抚着后背,笑着说:“你不是很聪明吗,还猜不到我的身份?你不就是因为抨击我安排流民南迁的事才得罪的黄院士吗?怎么,这就不认得我了?”

    噗通一声,马秀秀直接瘫坐在了地上,看向苏亦的目光惊恐中带着呆滞:“太太太太师——苏亦?!”

    苏亦只好蹲了下来,无语道:“你在害怕个什么劲?我又没怪罪你,不然今天来找你的就该是官兵了。”说罢,作势就欲拉她起来。

    马秀秀一见苏亦伸手,吓得在地上连连后退,哭喊道:“你想干什么!我不要进大狱——别碰我!我不跟你走!”

    苏亦转头观望四周——他怕这一幕被外人看去,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要对一弱女子做些什么。

    苏亦无奈道:“我不是来抓你的,我只是出于好奇,想听听你关于卖田那件事的见解。”

    “我不说我不说!”马秀秀背靠在亭柱上,把柱子紧紧抱着,一边摇头一边哭喊,“你定是想故意让我说错话,然后好教官兵把我抓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