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道剑尊

万道剑尊 第四百六十六章 条件
书页介绍 菠萝网 章节目录
    <h3 css=”read_tit”>第四百六十六章  条件</h3>

    “什么?京华城中出现的那颗仙丹,是他炼制的?这怎么可能?”

    听到李天云的话,顿时之间,李秋雪以及其他的那些李家子弟,全都震惊不已,不敢置信。

    众人的目光,顿时齐齐的落在了燕长风的身上,这个年轻人,武道实力已经这般惊人了,竟然还兼修了丹道?

    而且丹道的造诣,修为,竟然比武道还要惊人?

    这怎么可能?

    燕长风淡然一笑,道:“那枚仙丹,不过是侥幸炼制出来而已,况且,仙丹,需要经历丹劫,只有度过丹劫,融入天地规则,秩序,才能真正成就仙丹,我就算炼制出来,单凭李道友一人,只怕抵抗不了丹劫。”

    燕长风开口说道,事实上,他炼化了紫霄神雷之精,自身有渡过两场天劫,身上又有诸多法宝,已然能够抗衡丹劫。

    “燕道友谦虚了,道友先前击杀洞天境二重的强者,李某恰好在场,目睹了燕道友的无敌风采,若是道友愿意相助,定然能够帮助宝丹渡过丹劫,成就先仙丹。”

    李天云笑吟吟的说道。

    这话一出,顿时又在李秋雪以及一众李家子弟的心中激起千层波澜。

    所有人都惊呆。

    “击杀洞天境二重的强者?他竟然能击杀洞天境二重的强者?嘶……”

    在场不少人心中翻起了惊涛骇浪,眼中满是震撼之色。

    那李秋雪更是睁大了美目,一张秀口也是张得圆圆的,没想到燕长风刚刚与她切磋,根本没有动用全力,不然的话,只怕她连一招都接不下来,当场就要飞灰湮灭。

    连洞天境二重的强者都能镇杀,何其恐怖?

    比他们李家的老祖都要厉害。

    燕长风沉吟了一番,道:“没有错,我的确能够炼制宝丹,并且助其渡过丹劫,成就仙丹。”

    “不过,助其渡丹劫,我却是要冒很大风险的,而且,仙丹的珍贵,你应该知道,单凭你们提供一个仙灵庚金的消息,远远比不上一颗仙丹的价值。就算是你们将那块仙金送到我的手中,与仙丹相比,都还差得远。”

    燕长风开口说道,虽然炼制仙丹,对他来说算不得什么,但也不可能随便出手,炼制仙丹,看起来对他来说没有什么损失,但实际上,是会损失自身的气运的。

    气运无影无形,最是神秘,但对于修士乃至世间万物生灵来说,气运都是无比重要的。

    气运越浓厚,就越有可能获得诸多机缘,造化。

    甚至,有时候还能改变自己的命运轨迹,譬如陷入九死一生之险境,就有可能突然命运之门打开,让你回的一线生机。

    又比如燕长风得到先天玲珑塔,封神碑,各种宝物等等,也都和他身上的气运离不开关系。

    而炼制仙丹,其实也有气运的参与,只是一般人无法察觉罢了,每炼制出一炉仙丹,就会无形之中,消耗掉自己的一些气运之力。

    这就是为什么燕长风,不愿意轻易炼制仙丹的原因。

    不然的话,他直接炼制个几百颗仙丹来,岂不是发大财了。

    而且那些仙丹,渡过丹劫,凝聚人身之后,都可以称得上是先天生灵,修炼天赋惊世骇俗,都有无限潜力。

    就比如燕无双,这颗三清仙丹凝聚而成的人身,才不过一个月的时间,已经有了灵玄境巅峰大圆满的修为,就要突破修炼壁障,进阶到洞天境了。

    若是燕长风炼制出几百个这样的仙丹来,在让他们修炼,到时候还了得?

    “道友说的没错,若是寻常时候,区区一块仙灵庚金,在仙丹面前,自然算不得什么,无论什么东西,重要的是需要,是需求。”

    “只有在需要的时候,这件东西,才是最有价值的时候。燕道友在拍卖盛会上,不惜高价竞拍仙灵庚金,便是对这仙灵庚金有需求,所以尽管竞拍的价格远远超出了那仙灵庚金本身的价值,依旧乐意拍买,就是这个道理。”

    李天云开口说道。

    “你想以此来胁迫我?”

    燕长风突然双眼一凝,冷笑道:“李道友,只怕你还不清楚我燕某人的手段,威胁我燕某人,不管他是谁,都不会有什么好结果,你想用仙灵庚金的具体消息来威胁我?”

    燕长风的眸子当中闪过一丝杀机。

    他是什么人,修罗,杀神。

    杀过的人,不知凡几,岂会被人牵制,胁迫?

    “我的确很需要仙灵庚金,但是你莫非以为,你们不告诉我,我就不能得到这仙灵庚金的消息了么?若是真想与我交易,便拿出你的诚意来,若是想要利用我对仙灵庚金的需求心,来胁迫我,我可以向你保证,李家定然会在罗阳国除名!”

    燕长风把玩着手中的酒杯,语气之中,充满寒意。

    “大胆,你竟敢口出狂言!”

    一个李家子弟闻言,顿时面色一变,怒斥道。

    燕长风抬了抬眼皮,眸子当中,顿时一道紫色雷电裹挟着无穷锋芒,冲着这名修士飞射过去。

    “燕道友息怒!”

    李天云眼皮跳动,大惊不已,没想到燕长风竟然这般狠辣,刚刚还在与他和平洽谈,突然就动了杀机。

    他连忙出手,将那道紫色雷电截了下来,却是花了不小的力气。

    而拿命李家子弟,通体冰寒,浑身汗如雨下,喉咙滚动,刚才的那一瞬间,感觉到了死亡的气息。

    他无论如何都没想到,燕长风竟然这么恐怖,一个天位境的小修士,一道目光而已,竟然就让他承受不住,若非自家老祖及时出手,他必然要魂飞天外。

    燕长风也不继续下杀手,他刚刚这么做,也不过是给对方一个下马威,给个警告罢了。

    但若是对方依旧想要拿仙灵庚金的消息来威胁他,他却也不会手下留情,到时候杀他个天翻地覆,施展摄魂术,什么消息不能知道?

    他从不认为自己是什么大善人,正如千年前别人对他的称呼一样,是修罗,是杀神。

    旁边的李秋雪,也被燕长风突然散发出来的杀机吓得不轻。

    李家老祖目光闪烁,面色变幻不定,没想到燕长风完全不受胁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