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道剑尊

万道剑尊 第七百四十四章 嚣张的张烈
书页介绍 菠萝网 章节目录
    第七百四十四章  嚣张的张烈

    燕长风对此也不意外,他曾参加过一次血炼之路,对于这些事情,自然不会陌生。

    又有人拿着血炼之路资格令朝着老者飞去,依旧被拦了下来,当场惨死,血炼之路资格令也被夺走。

    这里的气氛一下子变得无比沉闷,那些拥有血炼之路资格令的也都不敢急着走出来了,被眼前这残酷景象震慑。

    燕长风扫了眼四周,无惧众人,朝着老者走去。

    “是风无尘,他果然有血炼之路资格令。”

    人群中不少人窃窃私语,但是却都按捺不动,对燕长风无比的忌惮。

    先前他们都见到过燕长风的实力,堪比圣子级的战力,在场诸多人中,少有人能比拟。

    那血炼阁前负责考核的老者见状不由诧异,因为太安静了。

    燕长风上前,竟然没有一个人对他出手。

    而先前的几个人,刚刚走出来,就被人lan jie下来强势轰杀,掠夺了血炼之路资格令。

    而且,更让他吃惊的是,燕长风竟然只有洞天境七重的修为。

    这样的修为,在这些人中,可以说是最低的了,但是却无一人上前lan jie燕长风,掠夺燕长风的血炼之路资格令,让老者心中动容。

    “这些人看他的眼神中似乎颇为忌惮,莫非此人有什么特别之处么?”

    血炼阁负责考核的老者微微皱眉。

    “唰!”

    就在这个时候,人群中终究还是有人没能忍住,对燕长风发动了突袭,一杆长枪携无上威严,朝着燕长风钉杀过来。

    燕长风眸光一闪,翻手一掌按下。

    “轰!”

    顿时之间,一条人影倒飞出去,随后在空中轰然炸开,化作一捧血雾,形神俱灭!

    “什么?”

    那血炼阁负责考核的老者顿时大惊,身边的几个执事也都露出惊容。

    “好强横的法力!洞天境七重的修为而已,法力竟然雄浑至此,天纵之才!”

    那老者眼中大放异彩,随后脸上浮起一丝笑意,对着燕长风连连点头。

    燕长风已经走了上来,手中光华一闪,两枚血炼之路资格令便出现在他手中。

    “嗯?你有两枚血炼之路资格令?”

    老者诧异。

    “在下风无尘,请前辈为我登记入册,另外一枚资格令的登记名字苏轻语。”

    燕长风开口说道,语气很平淡,传遍四周,顿时引起一片哗然。

    没想到他竟然有两枚血炼之路资格令,而且还要代人登记。

    他前世参加过血炼之路的征战,对血炼阁的规矩也有所了解。

    血炼之路资格令,一个符令代表一个名额,因此也并不介意让人代为登记。

    苏轻语如今还在闭关中,燕长风此刻要登记,便顺便将苏轻语的也一起登上了。

    老者看了燕长风一眼,点了点头,倒也并未多说什么,让人将“风无尘”与“苏轻语”这两个名字登记入册,随后给了燕长风两枚血炼阁的出入令牌。

    后方,张烈见燕长风拿出两枚血炼之路资格令的时候,顿时瞪大了眼睛,随后激动的嗷嗷的叫,还以为燕长风第二枚令牌是为他准备的,连忙冲了过来。

    只是当他冲过来的时候,听到燕长风说第二枚令牌登记的名字竟然不是他的时候,顿时整个人都石化了。

    “小烈子,为兄便与风兄先行入内了,你可别通过不了考核。”

    欧阳晨微微一笑,大摇大摆的拿着血炼之路资格令,在张烈面前晃了一眼,随后走了上去登记。

    他先前与郑松一战,同样大展神威,给很多人留下了深刻印象,再加上他本身也是劫阳境的修为,到是也没有人对他出手掠夺。

    与燕长风一样登记入册之后,欧阳晨扫了一眼张烈之后,便优哉游哉的走进了血炼阁中。

    “可恶,你们两个不讲义气!”

    张烈气的直接冲了上去,却被老者拦了下来。

    “这位小友,没有血炼之路资格令,得要通过考核才能进入。”

    老者脸上依旧挂着温和的笑容。

    “什么考核,赶紧的,我张烈将来还要称霸诸天,杀穿血炼之路,不管你们有啥考核,都拦不住我,赶紧开始考核吧。”

    张烈看了眼已经走没影的燕长风与欧阳晨两人,心中气急。

    “哈哈,称霸诸天,杀穿血炼之路?小子,你还真是大言不惭!”

    四周不少修士嗤笑。

    先前张烈也曾出手,但是却是背后偷袭,所以在场众人对张烈的战力并不了解,也并不像忌惮燕长风与欧阳晨两人那般忌惮他。

    尤其是他先前偷袭郑松,更是让在场不少人心中不耻。

    在场的众人,都是天资卓绝之辈,心高气傲,对于这种背后偷袭的事情,颇为不耻。

    “谁?刚刚是谁在说话?居然敢质疑我,给我出来,本大爷保证不打死你!”

    张烈双眼一瞪。

    那负责考核的老者脸上挂着微笑,对于这些事情皆不阻止,任由众天骄相斗。

    只有强者才能进入血炼阁,进入血炼之路,若是在这样的小打小闹中都败落,到了血炼之路也只有死路一条。

    “哼,你说你要称霸诸天?我便来试试你的斤两,看看你究竟有何本事,敢在这里大言不惭!”

    有人冷哼一声,站了出来,要与张烈一战。

    “就凭你?”

    张烈走下台扫了那人一眼,绕着他打量了一圈,斜睨他:“太弱了,像你这样的人,我能打十个!”

    张烈霸气侧漏,无比的嚣张,引得不少人私语。

    “我靠,这货谁啊?这样嚣张?”

    “他也是劫阳境一劫境的修士,不过看起来似乎刚刚突破不久,修为都还没有彻底巩固,竟然敢这样大言不惭,简直是找死啊!”

    “没错,另外那个人是大荒郡李家的天才,叫做李羽飞,大荒郡小霸王,实力极强,据说比起圣子级的无上天骄都相差不远了。”

    “我看这人就是个愣头傻子,在这里大言不惭,多半要被李羽飞镇压!”

    人群中不少人议论纷纷,看着张烈的眼神就像是看白痴一样。

    李羽飞听到张烈的话,也是气的鼻子都歪了,他称霸大荒郡的年轻一代,还不曾遇到过这样嚣张狂妄的人。

    张烈斜睨他,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样子,更是让李羽飞肺都要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