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幻魔猎手 第266章 门客之说

时间:2018-05-28作者:枢元生

    说话间,司徒月已经把肖章带上楼来,却又留个心眼,打算与黄天楼交换人质。

    黄天楼却说道:“林悠!你先过来!一个换一个,别给老子耍鬼心眼!”

    林悠则道:“拜托,脚铐都拷上了,你还怕我跑了不成?”

    司徒月也道:“对啊,你赶紧放人,放了他们两个,这肖章立刻归还于你。”

    黄天楼闻言瞅了瞅林悠,发现他确实行动已经受阻,便于老者交换了一下目光。

    老者则眯着眼睛,相当得意地缓慢开口说道:“小黄呐,我看你就依了他们吧,你看那林悠已然动弹不得,还怕他对你造成威胁不成。”

    “好吧,就听您的。”黄天楼点点头,随后便松手释放了两人。

    司徒秋和关三胖一看自己获得了自由,立马快步闪到了林悠身后,大口喘着粗气,全都是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

    而黄天楼又抬了抬手,与司徒月说道:“来吧姑娘,赶紧将那肖章归还于我。”

    司徒月闻言刚想松手履行人质交换,却听林悠忽然喝道:“月儿!慢着!”

    “啊?”司徒月登时惊了,她完全没料到林悠会来这么一手。

    这不是没事找事么?

    不是明摆着要将敌人激怒吗?

    换了人质不就得了?

    还惹这种麻烦干啥?

    司徒月虽然满脑子问号,但林悠既然阻止,她当然选择照办。

    于是她连忙抽手将肖章拽了回来,一脸诧异又有些紧张的交替看着双方,寻思着林悠是出于什么目的。

    而黄天楼见林悠反悔,登时勃然大怒。

    那白衣老者也冷哼一声,明显对林悠的举动表示出相当的不悦。

    “你想干啥!你这个不要脸的小子!”黄天楼一边骂着,一边阔步向林悠这边走来。

    反正林悠手脚此时都被束缚着,黄天楼心里是丝毫没有忌惮。

    林悠见状,则连忙向后轻跳几步,嘴里还说着:“慢着,慢着,我还有几个问题想与那老者讨教,讨教完毕自会乖乖跟你们走,不然的话,我一声令下就取了肖章的性命。”

    此威胁一出,黄天楼登时变得有些犹豫,不由得停下了脚步,回头再次请示那老者。

    老者则仍是半眯半睁着眼睛说道:“嗯嗯,也罢也罢,料想这小子也不敢再耍滑头,有什么问题尽管发问好了,趁着老夫还有点子耐心。”

    接着他又转头瞪了林悠一眼,面带怒色道:“不过啊,如果你小子还敢使诈,老夫定饶不了你!先将你那副口条取掉!”

    “呵呵,好,一定一定。”林悠点了点头,假装表示顺从。

    接着他又问道:“老先生,请问你是何方神圣?刚才使得那是哪门子功夫?有没有师承?有没有流派?有没有见过幻魔两族中人?”

    “呵呵呵,这一连串几个问题了?问得老夫是着实有些糊涂...”

    “五个吧,一个一个来,我有的是时间,等你慢慢回答。”

    “呵,但是老夫凭什么要告你呢?”

    “就凭我跟马上要你们走啊,凭我即将成为你们的实验品呐,死也得让我死个瞑目对吧?况且了,能败在前辈这样的高手手中,晚辈非常荣幸,但若是不知道败给谁了,晚辈心里也十分难受,前辈就当是晚辈最后一个请求好吗?了晚辈个心愿,顺便还能扬一扬前辈的威名。”

    林悠擅长捧杀,而这种自我感觉良好的老头捧起来相当简单,他这一番话,听得那老者是双眼放光,脸上堆满笑容,这时若是来一阵大风,说不定他就飘起来了,搞得林悠也特别想追问一句。

    老头?你现在脚下还有根么?

    不过这话只能心里想想,说出来可就彻底露陷了。

    现在重要的是,搞清楚对方是谁,看看这黄天楼对幻魔两界到底了解多少?

    假若黄天楼已经攀上了魔界高层,林悠则兴许会留他一条性命。

    并不是因为林悠心慈手软或者惧怕某个势力,而是为了证据,为了留住状告某高层的证据。

    但如果黄天楼认识的都是些喽啰,那基本没用了,林悠则会考虑直接手刃对方。

    总之两个下场,全都不是善终,但黄天楼现在还蒙在鼓里。

    他还以为林悠真的打不过那老者呢。

    而老者此时也认定,林悠对自己是彻底服了。

    于是老者呵呵一笑,继续用他那摇头晃脑的姿态说道:“老夫嘛...姓白名璟仁...是魔界领主冥君麾下的专属门客,小伙子...你有没有听过冥君的名号啊?”

    “冥君...专属门客。”林悠微微一怔。

    “嗯嗯,是也是也...”老者白璟仁继续晃着脑袋,为自己的身份而感到自豪。

    林悠又追问:“这么说,前辈是魔族咯?”

    “非也非也...老夫还是人类。”白璟仁眯着眼睛回道。

    林悠闻言则眉头一皱,用颇有些怀疑地口吻说道:“那就怪了,据我所知冥君可没有养门客的习惯啊,况且了,冥君那么大人物,麾下神兵猛将千千万,为何要养你一个人类门客?莫不是前辈拉大旗作虎皮吧?”

    “放肆!你这小子活腻了么?居然还敢质疑老子?”白璟仁登时火了,一双小眼睛瞬间瞪得滚圆。

    林悠则呵呵笑道:“前辈息怒,前辈息怒,晚辈说得可都是实话啊。”

    “屁!你见过冥君啊,就敢信口开河?”白璟仁继续怒骂。

    “呃...这个嘛...”林悠故意显得底气有些不足,接着又明知故问道:“那前辈的功夫,也是从冥君那里学过来的?”

    “学?!老夫还用学?!”白璟仁仍没消气,傲慢地说道:“这功夫乃是老夫常年吸取魔界之精华,自行开悟修炼得来的。”

    林悠听了连连点头,讽刺道:“哦...那就是三脚猫的功夫了,想不到还挺厉害。”

    白璟仁闻言彻底火了,近乎咆哮着吼道:“你你你!你小子总是出口伤人,你到底想作甚,调戏老夫不成?!”

    “调戏?呵呵呵。”林悠笑得是泪花直冒。

    白璟仁见状更加恼怒了,双臂一振吼道:“小子!老夫一再让你,你却得寸进尺,说起话来毫无口德,今天必须掌嘴!”

    可林悠却冷哼一声喝道:“你这个为老不尊的骗子,谁不知道冥君根本不养门客,你这种野路子才该掌嘴,小爷我今天就辛苦一回吧。”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