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幻魔猎手 第230章 杀意陡生

时间:2018-05-13作者:枢元生

    这老者刚才还对林悠痛下杀手,现在又恭恭敬敬行李谢罪,搞得他司徒家四位晚辈是一头雾水,心想他们爷爷今天莫不是老糊涂了吧。

    而那位一直想羞辱林悠的姑娘,被老者训斥以后,现在也哭得是稀里哗啦、梨花带雨,任凭其余三人想尽办法安慰,那哭声就是止不下来。

    老者见状,是又心疼又无奈,毕竟是自己的亲孙女嘛,刚才恐怕是骂的重了。

    于是老者连忙安慰道:“月儿啊,别生爷爷的气咯。”

    可那姑娘却身子一拧,啜泣着说道:“哼,爷爷胳膊肘往外拐,月儿不想理爷爷了。”

    老者呵呵一笑,继续哄道:“月儿乖啊,爷爷错了好不好嘛?”

    姑娘却道:“爷爷若是知错,就叫人把他揍上一顿。”

    说着,那姑娘抬手指了指林悠。

    看来她今天若是不能找人将林悠撂倒,这口恶气是出不了了。

    司徒家的姑娘气性都这么大吗?林悠一边默想,一边浅笑着摇了摇头。

    老者闻言,一张脸登时又拉了下来,之前的温柔与宠溺转瞬间荡然无存,他本想开口再训孙女,但隔辈亲的本能让他犹豫了一下。

    在这犹豫的刹那,先前那精瘦男子居然又不知深浅的冒了出来,指着林悠喝道:“你看看你,把我妹妹欺负成什么样儿了,还不赶紧过来赔罪?”

    “啪!”

    精瘦男子话音还没落,一记耳光就扇在了他的脸上。

    又听那老者喝道:“没大没小!轮到你出来说话了吗?!”

    精瘦男子懵了,捂着脸不敢吭气。

    老者却仍没有消气儿,心说训不得自己孙女,你这孙子我还不能教育了吗?

    接着老者又反手回扇男子,还一边骂着:“我看就是你这长孙!把弟弟妹妹们都带歪了!”

    “啪啪啪!”又是三声脆响,这老者的力气看来是恢复了。

    而那精瘦男子则根本不敢躲闪,只是低着脑袋,站在原地硬抗。

    林悠见状,连忙上前阻止,一边按下了老者的胳膊,一边说道:“算了算了,老爷子您消消气儿,你们都是一家人,何必因我伤了和气。”

    “大师...”老者用极其敬重的眼光看了看林悠,随后才勉强放下了胳膊,接着又与那精瘦男子说道:“秋儿,既然今天大师替你求情,就暂且先饶过你好了,还不赶紧与大师道谢!”

    “......”精瘦男子似乎不太愿意。

    “秋儿?“老者冷声又喝。

    “.......”对方就如同耳聋耳聋一下。

    “你这个兔崽子!今天就非要让老夫难堪是吧!”老者勃然大怒,抬起手来又要掌掴。

    林悠连忙又劝:“算了算了,算了算了,一场误会而已,老爷子您就别再动气了。”

    一边劝着对方,林悠心里还一边想着,今天只要自己还在现场,这事儿恐怕就过不去了,不如赶紧离开吧,免得那老者总是强迫孙子孙女道歉。

    于是,林悠搀着老者的胳膊,将对方请至一边,轻轻说道:“抱歉老爷子,今天惹得您和家人生了一肚子气,晚辈自觉太不合适,似乎也不该继续待在这里,所以晚辈先告辞了。”

    老者闻言,连忙欠身拱手:“大师言重了,是我司徒家管教不严,大师现在要走,老朽不敢多留,只是希望大师能留个联系方式,方便老朽亲自登门谢罪。”

    林悠见状,连忙又道:“老爷子您可千万不敢如此客气,晚辈那里是什么大师啊...”

    “您是大师,请您不要再谦虚了。”老者又一拱手。

    “我真的不是...只是一个晚辈。”林悠连忙拱手回礼。

    “您是...”

    “我不是。”

    “您真的是...”

    “我真的不是。”

    “难道大师一定要老朽讲明了吗?”老者出其不意语气一转,脸上还挂着副神秘兮兮的微笑。

    讲明?林悠闻言心里咯噔一下,心说这老者要讲明什么?难道他知道自己是什么人吗?

    不会这么快就暴露了吧?调查的工作都尚未开始呢。

    要说林悠才第一天来到三海市,对盘踞在这里的各个势力根本没有了解。

    司徒家族的名号,他也是刚刚才第一次听说,具体这家族有多大能量,林悠心中也完全没有概念。

    当然他也不清楚,司徒家族和昆昇集团到底哪个势力更强?更不清楚这两家的关系是交好、对立、还是互不干扰。

    只是他不免有些担心,担心司徒家族和昆昇集团万一是一条船的伙伴。

    万一鬼皇再给他们透露过什么消息,而正好这老者也听说过什么,搞不好就猜到了自己的来意和身份。

    即使这老者只是道听途说、一知半解,但人言可畏呐,谁知道老者曾经和谁提过。

    这世间的事情,只要一个人知道了,就代表着接下来会有成百上千的人知道。

    那林悠的任务还干不干了?

    还有什么秘密调查可言?

    如果真的是这样。

    如果老者真的对幻魔两界有所了解。

    如果司徒家族和昆昇集团真的有合作关系。

    那林悠就极有可能陷入被动的境地,而他也不得不考虑,是否应该对这些人痛下杀手了。

    对他来说,调查昆昇集团的任务才是最重要的。

    这关系到幻魔两界的局势问题,关系到整个四界的和平。

    为了平衡四界,杀几个容易走漏风声的喽啰根本就是小事一桩。

    关键时刻,林悠是绝对不会心慈手软的。

    于是林悠定了定神,故作轻松地套取消息:“老爷子,晚辈当真不是什么大师,您刚才说要讲明什么?晚辈是当真听不懂呐...”

    “呵呵。”老者又是神秘一笑。

    林悠见状,不由得微微攥起了拳头。

    “真的想听?说出来您可就无法反悔了啊?”老者说话间扬了扬眉毛。

    “哦...晚辈洗耳恭听。”林悠故意微微欠身,不想暴露自己的杀心。

    老者闻言,眯了眯眼,微笑也显得更加神秘,他略微打量了林悠一下,最后将眼神停在了林悠脸上。

    林悠此时同样抬起双眼,炯炯地盯着老者,双手越攥越紧,他浑身的肌肉也渐渐紧绷起来,心里还盘算着一会儿的战术,他告诫自己一个都不能放过,既然要杀,就不能留下活口,免得再生后顾之忧。

    而那老者脸上的微笑此时也渐渐散去,他再一次认真地看了看林悠,才轻轻吐出一句:“灵能者,大师您就承认了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