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幻魔猎手 第229章 点到为止

时间:2018-05-13作者:枢元生

    林悠差点就没忍住,差点直接开口,询问对方是否拥有灵力,是否能随意运转使用。

    但他最终还是沉住气了,毕竟是出来搞情报的,莫不能轻易暴露身份。

    而那老者却道:“年轻人呐,司徒家族可不是说惹就惹,惹完就能一走了之的。”

    “您的意思是,您要与我较量一番?”林悠低头浅笑,心想这下不用开口问了,较量一番自然就有答案。

    “呵呵。”老者同样发笑,接下来拱手行礼说道:“老朽不才,但却想领教一下少年高超。”

    林悠见状,心说丁浩江你看见没有,这才是长辈应该有的风范,可惜你不在场啊,不然你真应该好好学学人家。

    接着他也欠身拱手回礼:“既然老爷子兴致高昂,那晚辈今天就多有得罪了。”

    “呵呵,请。”老者抬手,邀请林悠到天台空地中央。

    林悠则快步行至老者三尺之前,站定以后又一欠身,恭敬说道:“请老爷子先手,就算是晚辈不敬在先。”

    “好!”老者朗声赞道,声如大吕洪钟。

    紧接着老者马步一扎,瞄准林悠心口,一记冲拳而出,就宛若一枚呼啸的炮弹。

    林悠见状心中一震,暗叹这老者的实力比那精瘦男子强了不止数倍,甚至都让他萌生了开启的念头。

    不过,还是差那么一点儿,这速度和力道,仍处在林悠从容应对的范围之内。

    但这次林悠没选择躲闪,而是直接抬手,隔开了老者的冲拳。

    却没想冲拳只是虚晃一招,真正致命的一击实际来自下盘。

    一记弹腿,此时正凶猛踢向林悠的胯下。

    这分明就是在下狠手啊!林悠心中暗暗骂道。

    他连忙往后撤步,闪开那记弹腿。

    一记肘击又狂速袭来。

    林悠飞快侧头,手肘擦着脸颊而过。

    只是这还没完,那老者又立即神速变招,反肘砸向林悠的后脑。

    这一击要是击中的话,给了一般人估计就交代了。

    但林悠此时明显已经非常不爽了,心说这老头招招凶狠,且全都是奔着命门而来,既然如此,我也给你来招狠的好了。

    于是林悠毫不犹豫地开启了暴走,也全然不躲后脑那记反肘。

    他抡起胳膊,卯足力气,一拳向老者的软肋勾去。

    即使那老者已然意识到了自己的破绽,此时也完全躲不开了。

    他根本就看不清林悠出拳的速度,更想象不出那拳究竟有多大力道。

    他只是觉得身侧一阵劲风袭来,心中大喊不妙,之后便只好听天由命了。

    “轰!轰!~~~”

    天台上回荡着两声巨响,如雷鸣一般,震得司徒家几人耳膜生疼。

    那感觉就像是战斗机突破音障以后,激荡起气流引发得阵阵音爆。

    甚至那司徒家少年还看到了类似“音爆云”的东西,虽然只发生在转瞬之间,但云雾的样子确实呈现出非常明确的三角形锥状。

    这是什么?

    超音速拳吗?

    少年不由得揉了揉眼睛,严重怀疑自己看花眼了。

    而那位老者此时则僵在原地,脸色难看极了,双眼中满是惊恐的神色。

    他保持着一个姿势,没有任何动作,就像是僵死在原地一般。

    司徒家四位晚辈见老者变成了这副模样,登时焦急地低声唤道:“爷爷,爷爷,您还好吧?”

    然而老者却并没有回应。

    四位晚辈见状,吓得脸都白了。

    两位姑娘甚至带上了哭腔。

    “爷爷?您倒是说句话,动一动啊?”

    “您到底是怎么了啊?可千万不要吓我们呐!”

    “刚才我就该劝您不要出战的,我真该死,简直是造孽啊!”

    姑娘们的眼泪都快掉下来了,但她们的爷爷就是一动不动。

    直到林悠松了松劲儿,后撤一步开口说道:“好了好了,收了收了,我还是习惯点到为止。”

    当真只是点到为止么?

    四位晚辈感到十分困惑。

    点到为止的话,说明林悠并没有全力攻击老者啊。

    但老者为何就是不肯动呢。

    林悠见状,无奈又道:“老爷子啊,您不会是我被吓着了吧?赶紧的,收了架势下楼吃火锅了,我朋友等我等得该着急了。”

    “呃...”老者哼唧了一声,随后才如梦初醒一般回过神来,仔细地看了看自己的肋部。

    当他发现自己安然无恙的时候,登时松了口气,但腿软到差点瘫坐在地上。

    两位姑娘一看,连忙上前搀扶老者,其中一人颇为不满地怨道:“你这家伙,为何如此重伤我爷爷?不就是力气大么,我们家力气大的多了去了。”

    林悠闻言笑笑,懒得去跟这姑娘讲理,他只是无奈地撇了撇嘴巴,表示随你怎么说好了。

    而那老者却眉头一皱,反过来教育自己孙女:“月儿呐,说话可不得这般无理。”

    那姑娘一听,登时和老者撒起娇来:“爷爷,我这是帮您讨个公道,你怎么胳膊肘往外拐呢?”

    “哪有~~咳咳咳~~~”老者似乎是有些着急,一不小心就呛到了自己。

    姑娘见状,立刻更不悦了,眉头一颦说道:“您看您,怎么还咳嗽起来了,那小子到底是伤到您哪了?”

    随后姑娘又指着林悠骂道:“你!你给我等着啊,你竟然敢伤我爷爷,我司徒家不会放过你的!我现在就立刻打电话叫人,你不要走!今天这事儿没完没了!”

    林悠闻言只得还以苦笑,他明明手下留情,对方却偏不相信,还说要叫人过来揍他。

    叫就叫呗,有什么大不了的。

    我林悠什么没见识过,还怕你区区一个司徒家族。

    而那姑娘见林悠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登时更气了,直接拉开自己的坤包,掏出手机直接拨号。

    可此时却听那老者吼道:“月儿啊!你怎能如此不听话呢!爷爷叫你不要无理,你为何就不能依着爷爷啊?大逆不道!大逆不道啊!”

    这一番训斥,可把那姑娘彻底骂傻了,两行热泪登时从她脸上滑落下来。

    林悠见状,连忙抬手想要安慰对方。

    却见那老者直接拱手说道:“大师啊,我司徒家家教不严,今天让您见丑了,请大师受老夫一拜!以示谢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