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幻魔猎手 第183章 大佬齐聚

时间:2018-04-19作者:枢元生

    ,!

    “三儿!我的三儿啊!”一声哀嚎在看台上响起,一位老者站了起来。

    林悠循声望去,看到的是一位锦衣华服的白胡子老头,身后跟着随从,看起来身份不小。

    想必那就是闫本舜、闫大人吧,闫三的亲爹,没想到竟然也在现场。

    众人同样也很意外,纷纷交头接耳,议论着这位大人物的出现。

    可是,等众人再仔细看,才发现这闫本舜的来头,根本不算什么。

    “他...他...他身后那是,鬼皇大大么?”场内有人结结巴巴问道。

    “什么?鬼皇?”其余人等瞬间震惊,齐刷刷的举头望去。

    林悠闻言,心中也是一紧,随即仔细张望,才发现大家所言极是。

    但何止是鬼皇来了,邪帝本尊也在现场。

    两人并排坐在贵宾席中,就在闫本舜座位的后排。

    不过那贵宾席,可不是通常那种紧挨着的座位。

    就算是并排,鬼皇和邪帝之间,也足足留着几人宽的间距。

    一来是坐席相对独立,二来可能是为了方便下人,方便他们从旁伺候主子。

    “呵呵,原来我爹也在场啊。”不知何时,蚀洛灵来到了林悠身旁。

    “是啊,他居然没告咱俩。”林悠点头,轻轻一笑。

    “才刚刚开赛而已,他们过来不觉得无聊?”蚀洛灵不如林悠洒脱,父亲的出现让她有些紧张。

    “哈,也许你爹是关心你吧。”林悠将闫三放在地上,拍了拍手,继续往看台高处张望:“唉?你爹旁边那个女的,难道是伯母?伯母也来了?”

    “伯母?”蚀洛灵一时没反应过来。

    “伯母嘛...你母亲啊。”林悠呵呵一笑。

    “我妈?哪呢?”

    “你爹旁边,俩人正说话呢。”

    蚀洛灵眯起眼睛,在贵宾席中找了一阵,随后“呸”了一声,又狠狠锤了林悠一拳,气鼓鼓的说道:“你妈才长得那么袖珍呢,那是冥君!三位大佬之一!”

    “是么?冥君居然是位女性?”林悠显得非常吃惊。

    “怎么了?看不起女人?”蚀洛灵冷冷回应。

    “没没,就是意外而已。”林悠连连摆手,他并不是一位“直男癌”患者。

    只是他万万没有想到,这比赛才刚刚开始,魔界三巨头就已经齐聚一堂。

    尤其是那冥君,向来低调,从不露面。

    好容易露一次面,不仅是位女性,身材还那么袖珍。

    确实让林悠好奇又惊讶。

    那是一个身材相当小巧的女人,大约就是普通人类男子一半的高度。

    不过从外貌上看,这冥君倒是非常年轻。

    但想想邪帝、想想刘双院长,有这两位“千年老妖”作为先例,冥君的实际年龄,林悠不敢妄加猜测。

    可他的视线,却始终未曾离开过冥君。

    因为他太好奇了,好奇这身材小小的女子,究竟用怎样的方式,统治着属于她的帝国。

    她又有哪些过人之处?能坐到今天这个位置。

    有些什么高超的技艺,能让她立足于整个魔界。

    这也算是个奇女子了吧...

    林悠在心中暗自佩服。

    “怎么?觉得人家漂亮?看到眼里拔不出来了?”蚀洛灵撇嘴,酸溜溜的说道。

    “嗨...瞎说什么呢。”林悠一摆手,收回了自己的视线。

    他刚想八卦一番,和蚀洛灵打问几句冥君的事迹,却忽然听到有人骂他,骂的内容还挺难听。

    “尼玛,你个‘有人生、没人管’的小鬼,为何要伤害我儿性命!”

    原来是闫本舜冲入了场地,指着林悠破口大骂。

    林悠闻言,冷冷回头,轻蔑的瞟了闫本舜一眼,淡定的说道:“这事怪不得我,怪你儿子欺人太甚。”

    闫本舜一听,登时更愤怒了,双手一挥,指使着部下吼道:“来人来人!把这孙子给我拿下!”

    “且慢。”林悠一抬手:“凭什么拿我?难道凭你官儿大?我可是个人类,不归你魔界管理,就算要管,也轮不到你来与我叫板。”

    闫本舜愣了,心说这小子口气好大,莫不是有什么深厚的背景?要不还是先看看情况再说。

    于是他又一抬手,暂时叫停了自己的部下。

    林悠见状,这才冷哼一声说道:“这还差不多,还算是有点长者风范,告诉你吧,你儿子没死,我只是代父之劳、教训他一下而已。”

    尽管林悠这话有点儿讽刺的意味,但闫本舜一听儿子没死,脾气顿时有所收敛,也顾不得林悠的讽刺了,连忙派人上前查看,以确保他儿子确实活着。

    “报告老爷,少爷确实还有鼻息,看情形只是晕了而已,健康方面应该没什么大碍。”部下查看过后,上前禀明老爷。

    闫本舜这才松了口气,命人将闫三抬了下去,又瞪了林悠一眼,伸出根指头点了点林悠,才大手一挥带人撤去。

    只是迈了没有一步,林悠却冷冷的再度发问:“闫大人,你刚下什么意思?”

    闫本舜又愣住了,停下脚步转身问道:“小子,你什么意思?”

    “你拿手点我,什么意思?”林悠一脸不爽的问道。

    闫本舜听得是脸色铁青,他为官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有人敢这么问他。

    刚才的那番讽刺,就已经让他下不来台了,幸亏有儿子做借口,他才巧妙的化解了尴尬。

    可这人类小子,居然还在找茬儿,他到底是谁呀?到底要做什么?

    难不成要他这个军机大臣,当众承认自己错了?

    荒唐,太荒唐了...

    他可是官,不是小老百姓,又怎么能被“百姓”期负。

    但林悠见他不语,再度追问一句:“我问你呢,你点我干嘛?还有你一上来就骂我一顿?是不是觉得我好欺负啊?!”

    闫本舜忍不住了,勃然大怒道:“我点你是想告诉你,以后你给我小心一点!要是哪天落到老子手里,保证你小子生不如死!”

    “生不如死是吧!我林悠现在就让你生不如死!”林悠闻言,登时拔出刀来,眼睛里闪着愤怒的芒星。

    他见不得这种事儿,见不得这种当官的耀武扬威,欺压老百姓不说,还培养出一个生性霸道的儿子,继续欺压老百姓的孩子。

    军机大臣怎么了?又不是邪帝的军机大臣,不过是鬼皇的“大跟班”罢了。

    而林悠也憋着一肚子火呢,鬼皇一家与他的旧账,还一直都没有找机会算呢。

    这下好了,闫本舜撞枪口上了,林悠也可算是找到个出口,用来释放自己的不满。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