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幻魔猎手 第91章 野生动物

时间:2018-03-02作者:枢元生

    由于雾气太重的原因,林悠并不能立刻判断,那长有一对黄色眼睛的到底是什么怪物。

    以防万一,林悠直接抽出幻魔之刃,又迅速向后撤了一步,先行拉开距离,警觉的观察对方,做好准备,随时招架突如其来的攻击。

    可谁想,那碗口般大小的黄色眼睛竟然也按兵不动,同是紧盯着林悠,只是眼球随他转动,就像悬浮在空中的一对鬼眼一般,着实让林悠脊背阵阵发凉。

    巧的是,雾渐渐开始散去,能见度也渐渐恢复如初,林悠此时更警觉了,因为他猜不到,等会需要面对的究竟是怎样一种怪物。

    视线开始越发的清晰起来,林悠的肾上腺素也在急速飙升,已经有什么东西可以看到很清楚了,那应该是一对巨大的颚。

    巨颚长度惊人,布满尖利的牙齿,外表粗糙生有鳞甲,看上去像是巨蜥,或者鳄鱼的嘴巴。

    林悠并没有亲眼见过此类爬行动物,最多也只是在电视机里看过,但无论对方是巨蜥还是鳄鱼,那名不虚传的、巨大的杀伤力至少是人尽皆知的。

    也不知幻魔之刃能不能砍透这家伙的皮肤,林悠在心中开始盘算起来,若不是所有的行李此时来不及收拾,林悠早就撤了,他可不想和野生动物战斗,谁知道附近还有没有它们的同伴。

    要不,行李别要了?身处危险之中的林悠瞬间做出了取舍,他开始慢慢撤步,打算一点点远离这家伙,却没想那对巨颚猛的张开,发出一声低沉的怒吼。

    林悠浑身一震,改变主意准备迅速撤离,可就在他转身之际才惊然发现,对方的四肢居然是用来滑水的鳍状肢。

    等等,难道是水下生物水下生物怎么会出现在陆地之上,林悠登时停住了脚步。

    再仔细看去,他才发现这家伙居然倒挂在一颗参天大树的枝上,尾部还绑着数根碗口粗的钢缆,像是被什么人吊在了这里,此时根本造不成任何威胁。

    而这家伙既不是巨蜥,也不是鳄鱼,更像是来自远古的生物。

    林悠回想了半天,才找到一个相对合适的名词。

    沧龙

    对!就是沧龙!

    白垩纪的水下霸主,海洋中的顶级掠食者,与暴龙齐名的统治级怪物,让生物学家们无比着迷的嗜血猛兽。

    据说这沧龙最大的体长能有近20米,重量也能够达到惊人的20多吨,试想这样一只庞然大物在海洋中横冲直撞,或是在汹涌的波涛里猛的高高跃起,那是何等壮观的一种景象,简直就是造物主手中的bug啊。

    不过,林悠眼前这只,个头明显小了不少,应该是一只尚未成年的沧龙,只是不知为何,也不知是被什么人搞到了陆地上来。

    还好这家伙用肺呼吸,若是用腮的话,恐怕早就死了。

    不过此时不死,也离死不算太远了,因为这家伙的状态明显非常衰弱。

    那衰弱的样子,让林悠有些心软,他不由得想把这沧龙降到地面上来,可转念一想,万一这家伙获得了自由,翻脸不认人呢,再一口把自己吃了,那可就太悲催了。

    况且,即使林悠把它放下来,也很难帮它找到合适的水域,即使能够找到水域,林悠也根本没办法将它运送过去。

    所以,罢了。

    林悠狠了狠心,小心翼翼的上前捡起行李,又往远处走了几步,回首默念了几声“抱歉”,将行李往肩上一甩,转身准备离开。

    而就在这时,那尚未成年的沧龙,似乎轻声说出了人话。

    “拜托,能不能救我一下”

    林悠愣了,登时又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不过并不是因为沧龙说话的缘故,而是林悠觉得,那求救的方式竟如此似曾相识。

    他回头望向沧龙,沧龙也努力的抬眼望着林悠。

    对视了片刻,林悠开口说道:“雕虫小技,奈何不了我。”

    这话若是给其他人听去,可能会觉得莫名其妙,但那只沧龙似乎十分明了,接话问道:“你认识我的同胞?”

    “呵呵,是不是你的同胞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有个女人,精通此种精神控制的法术。”

    沧龙一听,不禁挣扎了几下,同时急切的问道:“你认识我家大王?”

    大王?林悠一听乐了出来,他万万没想到,红埥玥一个娇小女子,竟然还有一个“大王”的身份,而且还是此等庞然大物的大王,看来还真是“人不可貌相”。

    而那沧龙见林悠不语反乐,登时误会了意思,极力的扭动身体想要挣脱钢缆,嘴里还恨恨的骂道:“你将我家大王怎么样了?”

    林悠闻言,刚想开口解释,却听那沧龙又接着骂道:“挨千刀的混蛋,等我下来了,将你碎尸万段!”

    呵,不分青红皂白,居然骂起人来了,看来还真的是一只未成年的幼龙而已,林悠听着又是一笑,这无疑让沧龙更加不爽了。

    “还笑,笑个屁啊。”

    “呵呵。”

    “还敢呵呵?我爸妈要是在身边,还容得了你如此放肆。”沧龙挣扎的更加厉害了。

    可无奈的是,钢缆绑的十分讲究,这沧龙根本挣脱不掉。

    久了,没力气了,再加上自己本就虚弱,那幼年沧龙终于平静了下来,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凌空晃来晃去。

    而林悠这时却忽然问道:“你爸妈呢?叫它们来啊?”

    “我爸妈”沧龙呢喃了一声,像是遭受了严重的打击。

    随后,这庞然大物竟然落起泪来,泪珠“啪嗒啪嗒”直往下掉,狠狠的砸在地上,就像装了水的气球。

    林悠心说,别是“鳄鱼的眼泪”吧,反正它们都是一个品种。

    却没想沧龙哭的越发伤心起来,不像虚情假意,反倒真像个孩子。

    虽然那哭声根本与人类不同,难听的要死不说,而且还震耳欲聋。

    林悠连连皱眉,一阵心烦意乱,暗忖了一句,天下的小孩儿都是一个德性。

    闹,就知道闹,快闭嘴吧,让人消停消停。

    顿时,林悠从背后拔出幻魔之刃,手起刀落,一阵寒光闪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