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幻魔猎手 第48章 禁忌之门

时间:2018-02-08作者:枢元生

    ,!

    “呵呵呵,我是你爹还谢什么呀?爹愿意为你做任何事情。”邪帝面对女儿,一改之前的高冷,此时更是乐呵呵的笑弯了眉眼。

    林悠见状,连忙上前欠身道:“邪帝前来搭救,晚辈感激不尽。”

    邪帝闻言,正了正身,颇为礼貌的回道:“呵呵,莫谢我,要谢就谢我女儿吧。”

    林悠心中小小吃了一惊,心想蚀洛灵是如何得知他们遇难的事情,但此刻他们还不算脱离了险境,林悠不便多问,转身笑道:“好久不见,谢谢千金。”

    蚀洛灵却抿嘴一笑,道:“我爹说的也不全对,若不是白崖叔叔具有视听万物的本领,我们也不知道此地发生了如此严重的事情。”

    “哦?是吗?”林悠又看向白崖,他还记得上次和白崖斗嘴的事情。

    白崖也冷眼看了看林悠,一副尚未消气的样子,林悠心中不禁偷笑,心说这白崖功夫了得,还能视听万物,结果还挺记仇,不过好说人家也救过他两回了,自己又是晚辈,何必去拿什么架子。

    想到此处,林悠也就释然了许多,又朝白崖一欠身,说道:“多谢白崖前辈搭救,林悠铭记于心。”

    “嗯,不客气。”白崖淡淡的回道,从表情上看不出他内心的任何活动。

    随后两人就陷入了尴尬的境地,林悠想不出该如何接话,白崖也绷着张脸不动声色。

    邪帝交替的看了看两人,低头浅笑片刻,圆场道:“看来年纪差了老远,代沟就是不小啊,好了好了,咱们各自都散了去吧。”

    “好,多谢邪帝,后会有期。”林悠再度欠身。

    “嗯嗯,后会有期。”邪帝周身泛起了银色的光华。

    然而就在这时,殒绝的声音忽然又响了起来。

    “哼,我就知道,你邪帝老儿和幻族狼狈为奸,还拿自己的地盘之由支开老子,得亏老子没有上当!”

    原来殒绝并没有走远,而是躲在暗处观察着他们,好不容易他才获得机会炼化自己的灵骸,又怎么可能因为邪帝一两句话,就打消了自己妄图永恒的念头。

    邪帝闻言,皱了皱眉,撇头看了白崖一眼,个中意思白崖自然明白。

    只见白崖身形一闪,化作一道亮白色光线,飞速升上半空,低吼一声“杂碎受死”,白色光线登时幻化成无数道光剑,光剑四散射去,覆盖了这丧钟之棺的每一个角落。

    “哎哟我去!”殒绝发出一阵哀嚎,咕隆咚一声摔在了邪帝的面前。

    邪帝哼了一声,冷言质问:“你说谁是狼、谁是狈啊?没大没小!”

    殒绝并未回话,擦拭着嘴角的血迹,他此时的眼神极其凶恶,和刚才对邪帝有所忌惮的表现判若两人。

    这厮,一会儿不见居然敢和邪帝叫板了,林悠心中暗暗骂道。

    白崖这时也幻化会人性,落回了地面,一巴掌拍在殒绝头顶,凶神恶煞说道:“敢对我邪帝不敬,小心我取了你小子的性命。”

    这一巴掌拍的可不轻,直接将殒绝拍倒在地上,然而这殒绝居然却仍不服气,阵阵冷笑从他口中响起。

    “呵呵,今天你们全都得死,管你是邪帝还是什么人!”

    “擦!大言不惭。”白崖抬腿又补了一脚,殒绝飞出去足有十几米远。

    可人飞出去了,却有一件物事掉在了地上,白崖俯首看去,发现那物事是一具骨雕。

    这骨雕也就半个手掌大小,象牙白色,形状似豹非豹,生有三对足、六只眼,背上雕满了倒棘。

    白崖伸手去捡,却听邪帝力喝阻止,然而为时已晚,白崖的手指已经触碰到了骨雕。

    刹那间,骨雕周身流转起一股浅灰色云烟,云烟又迅速向周边扩散,瞬间铺满了地面,形成一个半径足有30米的圆形。

    “快走,远离这里!”邪帝见事态已然得不到控制,呼唤众人速速撤离。

    一行人刚刚踏出云烟的范围,便听到“轰隆”一声巨响。

    林悠扭头看去,脸色登时变的惨白。

    只见那云烟陡然往下一沉,地面上顿时塌陷出一个大洞,洞内阴风嗖嗖,同时还传出阵阵鬼哭神嚎。

    林悠正准备请教王福,问个究竟,就听邪帝在另一边喃喃说道:“不...不可能,禁忌之门,居然被打开了。”

    “禁忌之门...禁忌之地的通道...”卢芝和王福异口同声,两人一时间面面相觑,脸上写满了难以置信的神色。

    “请救兵吧,咱们对付不了。”王福想都没想,笃定的说道。

    “恐...恐怕来不及了。”卢芝的语气有些绝望。

    “嗯,肯定来不及,这下四界要遭殃了。”邪帝叹了口气,脸上尽是哀愁。

    殒绝这时从洞穴的另一边站了起来,狂笑道:“哈哈哈哈!刚才谁特么说我大言不惭!现在懂了吧?死不死!你们今天死不死啊!”

    “擦!”白崖低吼一声,又要攻击对方,但邪帝却将他拦了下来,从容说道:“白崖,此时还是多保存些实力,用来对付真正的敌人吧。”

    白崖点了点头,刚准备后退,却发现自己的双腿已然不听使唤。

    他低头一看,大惊失色,高喊了一句,“大家后退!”

    众人边退,边向白崖看去,这才发现白崖的双腿已然被一对蠕动扭曲的腕足缠绕了起来。

    “白崖兄弟,你坚持一下!”王福见白崖动弹不得,长剑登时出鞘,一道寒光劈向了腕足。

    只听“咔啪”一声,王福的长剑居然断成了两截,而那对腕足却完整无恙,丝毫没有受伤的样子。

    怎么会这样?王福怔住了,握着断剑的手微微有些颤抖。

    白崖却竭力一把将王福推了回去,高声喝道:“先别管我!麻烦你们保护我家主子,先行撤到安全的地带!”

    话音未落,那对腕足忽然一个发力,白崖猛然栽倒在地上。

    “卧槽尼玛!”白崖急了,再度幻化一道白光,操纵着数柄光剑向腕足刺去,然而任由白崖百般攻击,那腕足都根本不为所动。

    忽然,腕足又一发力,白崖被其卷到了半空。

    “陛下!保重龙体啊!!!”

    白崖最后吼了一句,便被那腕足卷回洞穴中去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