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幻魔猎手 第32章 双重身份

时间:2018-02-02作者:枢元生

    ,!

    “唉?你们是谁?我在哪里?发生了什么?”

    林悠看着面前的两人,一脸懵比的摇了摇脑袋。

    “林悠啊!你吓死我了啊!有危险为何不与我联系!”

    无比熟悉的声音在耳畔响起,林悠的脸上顿时换了嫌弃。

    王福一把将林悠抱住,非哭非笑的干嚎了两句。

    林悠一边嫌弃的挣脱着,一边抬眼打量着陌生人。

    “他们是谁?我发生了什么?”林悠晃了晃头,努力回忆着刚才发生的事情。

    幻·辉宗却冷笑了一声,低声说道:“无知鼠辈...”

    林悠的脑子虽然有些迷糊,可听力却丝毫没受到影响,他腾的一下就坐起了身子,不爽的问道:“你说谁呢?”

    “嚯哟,这鼠辈的脾气还不小,就是不知道本事如何?”

    “本事?让你见识一下本小爷的厉害。”

    林悠就跟个”没事人“似得,迅速抽身站了起来,他抬起右掌,左手握右手手腕,嘴里暗道起的口诀。

    王福一看情形不对,连忙抬手阻止林悠,“不得无礼,是人家救了你啊!”,这一下才唤得林悠收住了攻势。

    “是吗?救命恩人?”林悠诧异的望着王福。

    王福点头,表示没错,又尴尬的朝幻·辉宗笑了一下。

    “来来来,我给你介绍,这位是霜叶家族的族长,幻·寒君大人。”

    “哦...霜叶族长...”林悠出神的望着幻·寒君,“这位难道就是幻·冰刑的父亲?鬼皇的挚友?爱请客的叔叔?”

    幻·寒君听的是一脸黑线,心说他那个不争气的儿子啊,怎么什么事情都和外人讲。

    王福见幻·寒君脸色不好看,又拍拍林悠转头说道。

    “嗯嗯,再介绍这位,幻界最高法院的院长,幻·寒君大人的亲弟弟,幻·辉宗大人,刚才就是人家救了你一命。”

    林悠一听,连忙欠身,“多谢大人救命之恩。”

    幻·辉宗的表情虽然好看了一点,但语气却仍然冰冷的要命。

    “嗯...不谢,赶紧把事情交待一下。”

    “交待事情?什么事情?”林悠抬眼满是疑问。

    “救你的目的,是为了打听幻·冰刑少爷的下落,你还以为我真的愿意救一个人类吗?”幻·辉宗翻了个白眼,转头看了看哥哥,表情显得不耐烦极了。

    “哦...原来是这样啊。”林悠点了点头,表情有些失落,早知道救他是另有原因,他刚才感谢对方的时候,就不会行那么大的礼了。

    “快点吧,别想了,赶紧说完,我们还有事儿呢。”幻·辉宗又一次不耐烦的催促起来,林悠看了他一眼,如实的讲起了经过。

    ......

    ......

    幻·寒君越听神色越凝重,不由得陷入了沉思之中,他也缓缓的踱起了步子,嘴里默默的嘀咕着什么。

    “寄生魂主...邪恶魔子...鬼皇兄弟还有个私生子吗?”

    “私生子?这么前卫?会不会入侵夏都的也是这个家伙?”王福也不禁感到惊讶。

    “什么?入侵夏都?夏都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儿啊?”林悠急了,追问着王福,他的父亲母亲可都在夏都。

    “唉哟,别急啊,咱先把事情捋顺了再说。”王福也很焦急,他也没有头绪。

    但幻·辉宗却好像想起了什么,他将幻·寒君拉到一边,耳语了几句,似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幻·寒君一边听着,脸上神色一惊,仿佛是终于搞明白了什么。

    “什么情况?说来听听?”王福凑上前去,想多了解一些。

    “咳咳,没什么。”幻·辉宗将手一背,转身又去踱步。

    王福见状不高兴了,这幻·辉宗明显在逃避着问题,他盯着幻·寒君的双眼追问:“掠走幻·冰刑,伤了林悠的魔子,两位大人是不是想起了什么?”

    幻·寒君不语,脸色苍白,频繁的眨着眼睛看向地面。

    王福却又一次朗声说道:“拜托两位大人了,此事关系到人界的存亡啊!”

    幻·寒君的眼神明显一怔,这王福说的确实有几分道理,他一时间左右矛盾了起来,抬头向一旁的幻·辉宗望去。

    幻·辉宗皱着眉摇了摇头,看样子是想让哥哥坚持保密,这时却听林悠说道:“两位前辈,请顾全大局!”

    他将妹妹林思失踪的事情全盘端出,焦急的心情让他眼眶都红了,幻·寒君听着是倍受触动,眼前这位人类少年的坚韧,让他无法再坚持无动于衷。

    “好了好了,我告诉你们吧,但你们必须要守口如瓶。”幻·寒君叹了一声,缓缓说道:“那鬼皇的私生子啊,就是我的儿子,只不过是他的另一个人格罢了,这个人格从他5岁开始就没出现过,时间久了,连我都差点忘了。”

    “瓦特?另一个人格?”林悠听得惊叫起来。

    幻·辉宗登时眼露杀气,咬着牙骂道:“瞎嚷嚷什么!”

    林悠赶紧捂住了嘴巴,重重的从嘴里吐了口气,没想到幻·冰刑居然有两个人格,一个是霜叶家族的少爷,另一个则是鬼皇的私生儿子。

    “那...他从生理上来说,是谁的儿子呢?”林悠有些疑惑的看向幻·寒君,这鬼皇的私生子如果不是鬼皇所亲生,那岂不是一场空想的父子关系?

    “唉...说出来也不怕你们笑话,我家冰儿啊,确实是鬼皇的骨肉,这件事说来可话就长了,一言难尽,一言难尽呐...”

    幻·寒君忧愁的摇了摇头,愁眉苦脸的缓缓离去了。

    反倒是幻·辉宗此时又恶狠狠威胁道:“这消息要是走露了风声,你这人类小子的命,老子定会蓉来的。”

    林悠一脸正色,盯着幻·辉宗的双眼,他仿佛根本没有惧怕来自这位幻界高层的威胁。

    “幻·辉宗大人,我林悠可不是什么小人,更何况我此前答应过幻·冰刑,只要我活着,就一定会救他一命,既然事情发展到了这个地步,倒也正好方便了许多,这下我可以一次性救两个人了,也省得我林悠东奔西忙。”

    “这么说,学院撕开天空的,冒充鬼皇通缉你的,还有入侵人界的始作俑者,都是幻·冰刑的另一个人格?”王福听了半天,这才反应过来。

    “是啊王老师,恐怕就是这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