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老子是强盗 第253章 如此劝架

时间:2018-04-04作者:笔梦星辰

    ,!

    随后黄蓉回到客栈,休息去了。

    此时此刻,张狂却十分满意的笑了,捏着手中一枚丹药道:“不错,嘿嘿……系统兄出品的东西,连郭靖的百毒不侵都扛不住,系统兄果然厉害!”

    驻颜丹:服用后,去除所有伤疤,恢复青春活力,青春永驻。仅限女性服用,男性服用后会不举。  这件事张狂早就计划好了,他虽然不恨郭靖,但是却不喜欢这个家伙,一个是郭靖和黄蓉的关系,另外一个则是郭靖太过古板。侠气太重!他相信,郭靖同样不喜欢他,既然都不喜欢,那黑他一下张

    狂也就没有任何心理负担了。更何况,张狂碰过的女人,绝对不允许任何其他男人碰!

    上次碰到郭靖的时候,张狂就暗中将一只沾染了驻颜丹药效的间谍毒蚊飞到了郭靖身上,伺机下手。

    在西南的时候,张狂怕引起黄蓉的猜疑,所以没动手。等他们走得远了,张狂终于忍不住下手了,那么远的距离,他又有足够的不在场的证据,这件事注定成为一件无头公案!

    不解决了郭靖和黄蓉的问题,张狂始终如鲠在喉,如今算是轻松了。

    张狂哼着小曲,出去吃了晚饭,去了一趟大青山,将钟灵和甘宝宝也加入女将行列后,遛遛狗狗,玩玩猴子,这才,坐着猴子轿子一路小跑的回到大青山。

    一进山门,就碰到了蓝凤凰。

    “狂哥哥,圣姑有事找你哩。”蓝凤凰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看的死后强盗,一个个眼睛发直。美女他们见过不少,但是这么有成熟韵味,又媚骨动人的却一个也没见过。

    至于婠婠,那是媚骨天成,却因为还是处子,少了几分成熟的味道。两人不是一路的,不说也罢。

    “知道了,老子这就去。”张狂应道,打了个指响,猴子轿夫们,十分机灵的转向,直奔任盈盈的房间而去。

    蓝凤凰咯咯直笑道:“狂哥哥,这些猴子是越来越机灵了呢。”

    张狂嘿嘿笑道:“老子养的宠物,当然要与众不同了。蓝妹子,别走着了,上来一起坐吧?”

    蓝凤凰抿嘴一笑,倒也不避讳,直接上了轿子,两人并排坐着,张狂直接靠在了蓝凤凰的肩膀上,眯着眼睛道:“舒服,就是喜欢这种感觉……”

    蓝凤凰微微一愣,随后笑了笑什么也没说。  到了任盈盈的院子前面,就听到桃谷六仙那六个家伙在里面吵个没完,进去一看,好家伙这六个家伙竟然蹲在地上下五子棋呢!问题是,你tm六个人不会分三组么?非要两个人下,四个人在边上指手

    画脚吗?现在好了吧,吵起来了吧?

    蓝凤凰见此也是一脸的无奈,桃谷六仙在大青山,就怕张狂和任盈盈,其余的人,谁的帐也不买。她肯定调节不了这六个奇葩的矛盾,只能求助的看向张狂。

    张狂立刻给了蓝凤凰一个放心的眼神,跳下轿子,凑了过去,踢了一脚桃根仙道:“桃根仙,桃叶仙这么说你,你丫的能忍?要是老子,老子肯定揍他丫的!”

    桃根仙顿时傻眼了,蓝凤凰也懵了。

    桃叶仙刚要说话,张狂瞪了他一眼道:“你也是,桃根仙不听话,你丫的不会揍到他听话?真不是个男人!”

    “谁……谁说我不是男人了?桃根仙,接招!”桃叶仙大叫着杀了上来。

    桃根仙怒道:“谁怕谁啊?”一掌拍了过去,两人顿时厮打成一团。

    张狂有队其他几人道:“卧槽,你们兄弟都干起来了,你们还看着?要不要这么没义气?不知道帮谁?麻痹的,刚刚你们不是分好伙了么?上啊!”

    几个人被张狂一顿搅和,脑袋一热也跟着杀了上去,顿时六个人,三三一伙,打的好不热闹,最后嫌弃院子太小,或者怕任盈盈收拾他们,直接出去打了。

    张狂拍拍手,对蓝凤凰道:“你看,这不就清净了么……”

    蓝凤凰顿时哭笑不得的道:“狂哥哥,你这办法还真……奇葩。”

    张狂嘿嘿一笑道:“那六个家伙摆明了就是精力过剩,让他们滚出去释放下就好了。”

    “张少侠,你就不怕他们打出个伤痛来么?”就在这时,房门打开,任盈盈走了出来。

    张狂嘿嘿一笑道:“这几个家伙脑子虽然不算太灵光,又不是傻子,那么多年的兄弟情,怎么可能闹出人命来。人不死,老子就能治好。那个啥,盈盈美女,你找老子有啥事么?”

    任盈盈指着院子里的八仙桌道:“张少侠请坐,蓝姊姊,还请帮我们泡一壶茶来。”

    蓝凤凰立刻领命去了。

    人都走了,任盈盈面色一正道:“张少侠,可有我爹爹的行踪?”

    张狂苦笑道:“你爹不出来,我上哪去找他。说实话,这次的事情,我都怀疑是你那老子干的,论心机、智谋、能力,他都有能力发动这么一下子。”

    任盈盈摇头道:“我太了解我爹爹了,他如果真的回来了,第一要对付的绝对不是你,而是东方不败。他始终都以日月神教为重,而不是个人恩怨。”

    张狂道:“那你的意思是?”

    任盈盈道:“我只想问你一件事,你跟东方不败是不是认识?”

    张狂愣住了,他虽然和东方不败见面的时候,少有外人存在,但是终究没有不透风的墙,任盈盈知道也不算太奇怪。  任盈盈拿出一枚绣花针放在桌子上道:“这是我在席应身上找到的,这是东方不败的堵门兵器,我想,正派联军上山的时候,东方不败应该就在你的房间里吧。否则,以席应的武功,这天下能够无声无

    息留下他的人应该不多。”

    张狂苦笑道:“就知道瞒不过你,怎么说呢,我和东方不败之间的确有那么些关系,但是你让我说清楚吧,我又解释不清。总之有点乱,其实,我也不知道我们两个算是怎样的一个关系。”  张狂倒是不隐瞒,直接将他和东方不败相处的经过和任盈盈说了。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