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老子是强盗 第77章 叫声好听的听听

时间:2018-04-02作者:笔梦星辰

    ,!

    和所谓的名门大派比起来,张狂他们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

    唯一让水笙难以接受的是,张狂的处置方法,这样的方法用上去,只怕这些人回去也跟死人差不多了……

    “你的方法,太狠了。”水笙嘀咕道。

    张狂切了一声道:“狠吗?你那表哥不是要踏平老子的狂寨,杀光我们吗?和你表哥比起来,我狠还是他狠?”

    “你是强盗……”水笙争辩道,不过这话说出来,她自己都觉得底气不足。  张狂闻言哈哈大笑道:“强盗?强盗怎么了?老子是杀你爹妈了,还是抢你全家了?西南大军入侵的时候,老子第一个冲上去杀敌,你们这些所谓的狗屁侠少做了什么?不说话?那老子告诉你们,你们狗屁的没做!躲在后面花前月下,喝着美酒,吃着美食,嘴里喊着仁义无双,实际上却连平常百姓不如!不服气?百姓种地,为天下人提供粮食,乃是大功德!你们呢?你们做了什么?除了吃好喝好,不

    分青红皂白,打一些你们眼中所谓的恶棍以外,还有什么?  老子打退了南蛮子,你们跳出来了,一个个嚷嚷着,这不服那不服,当初南蛮大军来的时候,你们怎么不死过来,杀了南蛮王给老子看看?只想捡便宜,占现成的,就这种货色也配来挑战老子?水笙

    ,老子看你还有点侠义心,这才没把你也挂在旗杆子上!

    至于那些人,老子不给他们点教训,以后岂不是天天搭理这些狗东西?老子就要说要杀鸡儆猴,你们就是鸡!

    不服气的可以叫出来!

    老子知道你们在等什么,等你们的老子、师傅来救你们对吧?实话告诉你们,老子今天就在这山上立下大旗,谁tm敢上山求情,老子全都吊起来,挂上!天王老子也不行!”

    张狂说完,一把将水笙扛起来就走。

    “混蛋,你放我下来!”水笙尖叫道。

    张狂笑道:“既然你们都以为老子是个强盗,该死!那老子要是不做点强盗该干的事情就被杀了,岂不是太冤枉了?老子今天就当一把真正的强盗,来个强抢压寨夫人!”

    “张狂,放我下来,我错了……”水笙是真怕了,真要是被张狂糟蹋了,她以后还有什么脸见人?

    啪!

    张狂一巴掌拍在水笙的翘臀上道:“现在知道怕了?说句好听的给老子听听,老子心情好的话,没准真就放了你了。”

    水笙心中委屈无比,但是为了不被张狂糟蹋,从牙缝里挤出了几个字:“张少侠,求求你放了我吧。”

    张狂吧嗒吧嗒嘴道:“这tm叫好听的?老子想听,随时能听到,不信你听听门口那群猪崽子的叫声。”

    水笙侧耳听去,果然,门口那群所谓的少侠们一个个狼哭鬼嚎的叫着:“哎呀,张少侠,我错了,求你放了我吧,再也不敢了……”

    那声音,整齐划一,跟tm商量好了似的。

    水笙贝chi咬着薄唇,气道:“那要怎么说啊……”

    张狂打了个指响:“军师兄,教教她!”

    军师兄马上道:“好哥哥,人家知道错了,以后什么都听你的……”  军师兄那一张阴阳脸,长头发,再配上那妖娆的动作和尖锐的声音配套出来后,水笙直接翻了个白眼,差点没晕过去。张狂果断一脚踹过去:“mlgb的,说两句台词就行了,你丫的要将老子昨天的晚

    饭恶心出来吗?”

    啪!

    张狂拍了下水笙的翘臀道:“醒醒,你要是晕了,老子就当你弃权了啊?一会上了床别怪老子不会怜香惜玉啊。”

    此话一出,水笙打了个激灵,马上叫道:“张狂,你究竟想怎样?”

    张狂摸摸下巴道:“虽然军师兄表达的方式有些不对,不过路子还是这么个路子。先叫三声好哥哥听听,听的老子开心了,今天就先不要你了。”

    水笙俏脸通红,虽然行走江湖有了一年多的时间,但是在岭南那里,谁敢如此赤裸裸的调戏她?心中委屈,却又怕的要命,水笙憋了半天,才用蚊子似的声音道:“好哥哥……”

    “啥?没听清,大点声!”张狂这一嗓子下去,四周的人全都看了过来。

    水笙俏脸顿时更红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叫一个陌生男子好哥哥,水笙哪里叫的出。  张狂也不管水笙,一边走一边嘀咕道:“距离老子的房间还有两百多米,进了门再叫可就不算数了。哎呀,想想一会大被同眠的美事,老子竟然有点小激动啊。这一激动,腿就利索了,走路都带风了,

    哎呀,这是越来越快啊……”

    听着张狂嘀嘀咕咕的话,以及感受着那的确越来越快的脚步,水笙心头一急叫道:“好哥哥……”

    张狂掏掏耳朵:“你说啥?刚刚才光顾着自己说话了,没听清。”

    水笙被这货气的翻个白眼,一口咬在张狂的肩膀上。

    “撒口!”张狂对着水笙就是一巴掌,不过这丫头死活不开口。

    张狂捏了两把也管用后,大叫道:“再不撒口,现在就扒了你裤子!”说话间,大手就奔着水笙纤腰去了。

    水笙吓了一跳,赶紧撒口!

    张狂叫道:“麻痹的,看来你是不想叫了,算了,老子现在就办了你,冲刺!”

    张狂一加速,水笙吓得立刻撒开嗓子大叫道:“好哥哥……好哥哥……好哥哥!”

    张狂闻言,哈哈大笑起来:“这就对了嘛,早叫不就完了?”说完,张狂这货厚着脸皮道:“以后听话,否则别怪老子管不住自己下半身。”

    说完,张狂将水笙放下,水笙一落地,两腿一软,坐在地上,眼泪哗啦啦的流了出来。  行走江湖这么久,何时受过这种委屈?再想到之前一向对她体贴有加的表哥汪啸风,为了活命弃他而去的情景,以及未来可能要在这群狼环伺的山寨中久居,还要面对着各种羞辱,悲从心来,再也压制不住心头的凄苦,哭的更加伤心了。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