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盛宠:总裁的独家宝贝 第1316章 【番外】南风知我意(9)

时间:2019-07-08作者:花重

    恋上你看书网 ..,最快更新重生盛宠:总裁的独家宝贝最新章节!

    第1316章【番外】南风知我意(9)

    花语眯起眼睛,想了想:“后悔?梦洲,如果现在给你两条路,不管你选哪一条路,在很多年后你都会后悔的,因为你选择了其中一条路,就放弃了另外一条路,看不到那条路上独好的风景了。”

    “后悔还谈不上,那些腥风血雨荣耀功誉未必就比儿女绕膝温馨平淡的日子要好。”

    余梦洲那双浅茶色的眼睛静静地看着花语,好一会儿,才说:“妈妈,我知道了。”

    花语摸摸他的头:“还是去睡一会儿午觉吧,等两点的时候我们就去山上的溶洞看一下。”

    余梦洲听话的收起了书。

    下午两点的时候,花语把余知意从床上刨出来,小姑娘睡的脸颊红润,抱着枕头不愿意撒手,活像花语不是要拉她起床而是要让她下十八层地狱似的,哭的那叫一个凄惨。

    花语把衣服给她穿好,余知意也哭累了,从自己的小包包里找到了一个牛奶糖来安慰自己,成功的闭了嘴。

    溶洞在山腰上,要走半小时,花语才不乐意抱着已经有二十多斤的余知意,直接把她放余靳淮怀里了,自己带着余梦洲祸害花花草草吓吓野鸡,逍遥自在的不行,余知意看着也就想下地,但是毕竟山路难行,要是给她放下来肯定要被路边的野草蚊子弄得一身是伤,余靳淮将闺女牢牢实实的抱住,前边花语回头警告她:“余知意,你今晚上要是疼哭了我是不会理会你的。”

    “……”余知意瘪了瘪小嘴,屈服了。

    去溶洞的路上有一条很长的堰沟,因为山顶上有两个大水塘,一旦下暴雨就有水患灾害,村子里人的深受其苦,前两年才将这堰沟修建起来,就是为了排水。

    不过四月的时候里边基本都是干涸的,生了很多杂草,花语眼尖目明,隔了十来米就看见了一只野鸡带着一群小鸡崽子在觅食吃,她眼睛顿时一亮,对余梦洲嘘了一声。

    余梦洲有些无奈的道:“……妈妈,你就算逮到了野鸡也没有用啊。”

    花语说:“我又不是来吃,就是想看看。”

    说着她就轻了脚步要上前去,但是不管多轻,野鸡还是谨慎的很,在花语即将靠近的时候叫了一声,伸开翅膀就飞走了。

    花语也不在意,她的目标本来就不是这只大野鸡。

    蹲在堰沟边上,花语伸手扒开了一丛茂密的野草,咦了一声:“我看着往这里面钻了呀。”

    她眯起眼睛仔细找了一会儿,忽然一笑:“我就说我没看错嘛。”

    一伸手,揪出了一只啾啾乱叫的野鸡崽子。

    这小家伙只有花语半个手掌那么大,因为过于的惊恐而不停的叫,声音又尖又细,让人耳朵发麻。

    花嘶了一声,转头对余知意道:“意儿过来,妈妈给你看个好东西。”

    余知意立刻兴奋的不行,抓着余靳淮的胳膊:“粑粑快一点!”

    余靳淮无奈的叹口气,将余知意放在了堰沟边上,花语将野鸡崽子放进她手心:“这是妈妈给你打下的天下!”

    余靳淮:“……”

    余梦洲:“……”

    余知意倒是很配合,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对这只小野鸡喜欢的不得了,伸手摸了摸它的毛茸茸的羽毛,偏头认真的问花语:“麻麻,它可以用来烧汤吗?”

    花语想了想:“应该可以吧,我只吃过烤的,没有尝试过烧汤诶。”

    余知意很兴奋:“那我们把它拿回去烧汤好了!”

    “……”花语严肃的说:“它这么小一直还不够你吃一口呢,待会儿它妈妈要回来找它的,你小小年纪怎么能这么贪吃呢!”

    余知意进行了深刻的自我检讨,并且从兜里翻出了一颗水果糖来贿赂花语。

    花语将吓得不行的野鸡崽子放回去,又将余知意塞回了余靳淮的怀里,从这里已经可以看见溶洞的入口了。

    因为怕小孩子乱跑,导致缺氧而亡,所以洞口有一扇小铁门,常年挂锁,旅游季的时候才会打开。

    花语眯起眼睛看着小铁门上的一个凹陷,道:“据说那里以前放着一尊镀金的佛像,是从寺庙里请回来的。”

    余梦洲问:“为什么要请佛像回来?”

    “古时候这里的先民认为这个溶洞通着地府黄泉。”花语说:“因为里面太深的地方是没有氧气的,死了很多人在里面,加之有地下水流经,寒气渗人,渐渐地也就有人传出现了闹鬼之类的事情,当时的村长很害怕,亲着带人去了一家寺庙请了一尊金佛回来镇在这里。”

    余梦洲对这种怪力乱神的事情不感兴趣,倒是余知意听得很入迷,看着花语问:“那佛像为什么又不见了?”

    “那这个就众说纷纭了。”花语说:“就我知道的说法就有三个,一个是说当年的侵略军到了这里,烧杀抢掠额,那尊佛像被他们撬下来带走了。一个是说后来这里的村子遭了天灾,全年颗粒无收,村民没有办法就将佛像拿走卖钱了。”

    余知意从小就喜欢这种故事,她跟花语不一样,胆子特别大,完全不带怕的,花语带着她看贞子,花语吓得滋哇儿乱叫往余靳淮怀里扑,余知意甚至还能给自己剥个棒棒糖来吃。

    “那第三个呢?”余知意问。

    花语啧了一声:“第三个就玄乎了,说那尊佛像虽然受了上百年的香火供奉,但是还是压不住这里的东西,佛性消失,佛像也就灰飞烟灭了——不过这都是传说故事了,多半是这里的开发人编来招揽游客的。”

    说起游客,来溶洞的游客并不少,只不过花语他们来的比较晚一点,路上已经没有什么人了,但是溶洞口却是呜呜泱泱的。

    拜那个传说所赐,真正敢进去的人其实很少,大部分的人都是在山壁前拍个照。

    花语将口罩拉上来一点,遮住了自己的脸,去售票窗口买了三张票。

    此时此刻,溶洞的小铁门是开着的,里面一片漆黑,外面有专人在卖照明设备,从狼眼手电到火折子不一而足,品种十分丰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