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引婚入局:黎少宠妻成瘾 第六十八章:现实

时间:2018-07-16作者:路得

    宋连西视线不由所控地,飞速地打量了一下老人,一头银丝,打理非常整齐,脸色红润,穿着笔挺的西装,明明坐着,却给人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

    这种上位者的感觉,她曾从黎川身上明显感受到。

    教务主任出去,门被他带上。

    宋连西静静伫立着,本能地催眠自己,别怕,不会有事的,但大脑里疯了似地跳出豪门家长甩出一张巨额支票,要求对方离开的片段。

    按着黎川这样的家世,对方的家长怎么会瞧上她这样无依无靠的女孩,何况还有涉毒记录。

    黎乔森轻轻咳了一声,指了指旁边的单人沙发,微微示意,“坐吧。”

    宋连西悄悄抬起头,与老人的视线相触,只是仅仅一秒马上低了头,乖巧地挪到对方指定的沙发,坐下,咽了一下口水,小心翼翼地主动开口,“爷爷,您请吩咐。”

    喊他爷爷?岂不低了黎川一辈?

    黎乔森听到这称呼,心里想笑,却笑不出来,谨了谨声,“我刚下了飞机,直接过来,稍后,马上要回悉尼陪我那小孙子过圣诞。”

    “哦。”宋连西认真地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在听,虽然不知道黎乔森接下来会说什么,但听得出老人话中之意。

    他在百忙之中奔波到此,是为了一件极重要的事。

    黎乔森看着小姑娘正襟危坐的样子,比起照片,这个孩子看上去让人更喜欢一些,可惜

    前一阵,也不知是谁给他寄了封信,信里内容不多,只有一句话:宋连西有遗传性精神疾病。

    这足够令他震惊。

    黎川虽然从未在他面前提起过宋连西,但他岂不知儿子最近迷恋上一个女学生?

    只是他一开始就答应,只要黎川愿意接手三海集团,他就给黎川婚姻上完全的自主。

    其次,他也相信儿子的眼光,宋连西的出生虽有些差强人意,但儿子看中的不会差到那。

    但如果涉及到他黎家的后代子孙,那就不同了。

    黎乔森立刻让身边的亲信调查,很快就查到去年七月时,简信玲曾陪伴宋连西在璋园里住了一个月。

    他的属下为他找到所有被辞退的璋园员工。

    当时所有被辞退的佣人一口同声表示,宋连西精神不正常。而这一年多的时间里,简信玲曾多次来探访宋连西。

    为了慎重,他开始请国际私家侦探调查宋、梅两家的病史,果然查到了梅影笙和梅常海皆非正常死亡,生前都有严重的抑郁史。

    “黎川自小有自己的主意,大学时,就表示不会继承家业,他自己创办中霆,搞得有声有色,我这做父亲的既为他感到骄傲,同时也感到头痛,这么大的祖业,后继无人。”

    这个她真不知道,她从不曾问过他家里的事。

    “但去年,这孩子跟我做了一个交换。”黎乔森瞥着她,见她呆呆地看着地上,似乎没什么反应,沉了声,“他慢慢接手三海,但条件是,婚姻自由。”

    “这孩子素来自律,从不象别的孩子喜欢放纵,做任何事情考虑周到,所以,我就答应了。”

    宋连西听到这,已经完全明白黎乔森此行目的,她心里感到苦涩,在她好不容易放下梦魇,走进天使之家,并为自己找到留在黎川身边的理由时,命运却给了她一道催符。

    黎乔森摇了摇头,神色带着长者的宽和,“作为一个父亲,遇到这样的事,发现没办法说服儿子,却来为难你一个小孩子,我感到很遗憾。”

    宋连西心微微一缩,感到心脏那里密密地疼着,突然明白原来这叫心疼。

    为黎川的爱!

    以黎乔森这样的身份,若是在黎川那里真行不通,他怎么会做这种垢病之事?

    一个百家世家的掌权人,来找一个未成年的小女生谈判!

    黎乔森毕竟上了年纪,眼力有限,自然看不到宋连西眼里浮出的水意,语声淡淡,“去年,这孩子拍下了一颗粉钻,现在已经加工成一套首饰,明晚,他将会向你求婚,同时,整个s市的户外广告屏会同时播放,宋小姐,但凡是年轻女孩,恐怕没有不动心的,但我的话还是必须要说在前头我不允许黎家的后代的基因被精神疾病所沾染,你明白?但凡一丝可能,也不行,黎川黎家的独子!”

    黎乔森拿出一份文件,放在前面的茶几上,“这份文件,是三家国际侦信社的调查结果!所有的结论都是一样。”

    宋连西越发低了首,黑睫完全隐住了眼里的光芒,澎湃的心潮亦催红了白皙如玉的脸颊,她告诉自己,这一生自己的情感无论如何终了,能遇到黎川,已是无憾。

    而,黎川,他值得更好。

    他值得更好!

    遂,她勇敢抬起了头,直视着老人,果断打断他的话语,“黎老先生,我知道您的意思,放心,我会离开您的儿子,明天的求婚,不会成功。”说完,她站起身,朝着老人深深地一鞠躬,打开门便离去。

    宋连西一口气跑得远远的,遇到大路就避开,遇到人少的小路就钻进去,十分钟后,居然发现自己站在学校的垃圾处置场中

    虽然被刺鼻的味道刺激得连呼吸都困难,但宋连西没有立刻跑开,因为这里安全,不会有人来打扰她痛哭一场。

    她仰起头,看着苍茫茫的天空,没有阳光,也没有厚云,也没有风,天地凝结,如同她的心。

    从不曾想过,黎川真有一天从她生命中离开时,她会怎么样。

    现在知道了,她痛了,她想哭,她会难受得想把心呕出来如同看到梅影笙在她面前死去,她的绝望和对未来的恐惧。

    “黎川,对不起,对不起”她全身脱力,缓缓蹲下身,膝盖慢慢地慢慢地触到了冰冷的石地上,眼泪瞬时流下,如冰棱般一滴一滴落在地上,她是人,不是没有感情的傀儡。

    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拿出什么力量来对抗明日的求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