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引婚入局:黎少宠妻成瘾 第六十四章:记仇的小西

时间:2018-07-16作者:路得

    宋连西僵硬的手指慢慢地放松,呼吸也随之平缓,但自始至终没有醒过来。

    黎川拿了手机走到阳台,悄然拨通简信玲的电话,第一句便是:“这是第二次。”第一次宋连西在他面前病发时,他拿到了宋连西在看守所的病历,知道她病灶的来由。

    宋世锦将女儿从狱中捞出来后,宋连西是否再犯病,他无从得知。

    但从宋连西独自生活的状态上看,那时的她的精神状况应该是不错。

    “她今天受了什么刺激?”

    “丁婉秋迫她交出世娱的股份,才肯把梅影笙的手稿给她。”他知道宋连西表面一切无事,真正潜在的变化在心里。

    此时,丁婉秋若在他面前,他必定一脚将她踹死。

    简信玲瞪大眼睛,“这姓宋的一家也没别的了,这种事也能有,真怀疑是不是亲孙女。”

    黎川铁青着脸没回应。

    “黎川,上次宋小姐的情况,我做了很详细的评估,还是确定她本身心理排斥接受催眠治疗,建议跟她谈谈,再劝劝她,不要再隐瞒,这对她的病情不利。”

    “不会!”黎川再次否定,脸色阴郁,这一次,他始终信任宋连西,所以,他不能让宋连西知道自己的问题,怕引起她更大的惧怕。

    为此,他也曾找过国外知名心理医生咨询,对方要求进行深度催眠再观察,黎川知道宋连西必不愿让自己的事再一次在陌生人面前摊开,所以,此事不了了之。

    “如果她任自己的病情恶化下去,有可能会成重度抑郁症者,甚至变成精神分裂症患者,这一类的病人极难照顾,她们在任何情况下都可能自杀,身边所有的一切都可能成为她们自杀的工具”

    “不会!”黎川当即挂断手机,一句也不想听。

    简信玲对宋连西的陈见太深。

    第二日,宋连西醒来,对昨晚完全没有记忆,下楼吃早餐时,看到秦力言到访。

    “怎么起来了,学校我给你请了假,你好好在家休息。”

    宋连西想到黎川今日要动身去英国,也想多陪陪他,便乖巧地“哦”了一声,正欲转身上楼,秦力言朝她扬扬手中的文件袋,“宋小姐,这是给你的。”

    “你母亲的手稿。”秦力言文件袋给她,“就当负荆请罪。”

    宋连西接过时,一言不发,冷冷瞥了一下秦力言,干巴巴说了声,“谢谢!”后,转身上楼。

    那表情,活脱脱就是:你是我仇人!

    秦力言等那消瘦的小身影消失在楼梯口,转头看黎川,“黎少,你瞧到了?她连正眼也不看我,还有,她跟我说谢谢也太没诚意了。”

    “不然?”黎川面无表情看他,“你把她交给盛夫人,还指望她谢谢你?”

    秦力言摊手,“一码归一码,不能老咬住过去不放,这个手稿我费了不少力气从宋世锦那得到,她怎么说也要请我吃顿饭。”

    “你三十几的人跟一个十几岁的孩子计较?”黎川失笑,走到一边酒柜,倒了杯红酒,递补给他,自己则靠在窗边悠闲地慢饮加了冰块的白兰地,丝质的宽松的休闲装衬得他长身玉立如古代的王公贵族。

    秦力言想起在什锦园时,宋世锦揣着明白装湖涂,眼睁睁看着宋连西落入黎川之手,忍不住开口,“我真怀疑,宋连西到底是不是她亲闺女。”

    黎川挑了一下唇角,眼底流出一丝玩味的笑,“是血缘上的父女关系。”

    在此之前,他也曾怀疑过,沈家魅力再大,一个父亲也不至于把女儿断绝关系到这程度,又没人拿刀架在宋世锦的脖子上,所以,那天在什锦园,他让保镖暗中拿走宋世锦动过的酒杯和餐具,结合宋连西的头发做了dna检测,结果得出,两个人确实是血缘上的父女关系。

    秦力言瞪圆了眼,蹙眉良久,“宋世锦的胃口肯定不止这些,恐怕将来还想坑一笔。”

    “坑吧,总有他消化不良的时候。”黎川眸子里有着流动的冷光,搁了酒杯在窗台边,转身上楼。

    身后,秦力言略带耐人寻味的声音响起,“祝黎少牙好、胃也好!”

    三楼有一间超大的书房,两面玻璃墙,另一个墙的书架上放满了书,落地窗前还有几张供人舒服看书的懒人沙发,黎川推门进来时,宋连西正一页一页翻着手稿,听到动静,抬头朝他微微一笑。

    黎川在她身边的地毯上坐下,透过落地窗仰头看着蔚蓝的天空,正午的阳光有些晃眼,黎川拿起摇控器,按下某个按键,窗外缓缓下拉的一面乳白色幕布遮住了窗外的日光。

    这是那次宋连西失控后,他让人增添的幕布,虽然有这层布没这层布,外面都看不进来,但宋连西需要这种安全感。

    宋连西将地上的手稿收好,收在一旁的抽屉里,里面有几本相册,是她和梅影笙的合照,也有一些她从小到大存起来的卡片和限量版的小玩意儿,是她生病时,黎川派人到她的出租屋搬来,存放在这里,她前一阵子精神稍好时,把这些东西全归类整理,有用的,留下,没用的,一把火就烧了。

    想到以前的住处,宋连西难免就想到邻居双双姐。在她被赶出宋家时,除了外婆外,唯一对她用过真心的就是林双双。

    她身体不好,常常犯头痛症,晚上痛得厉害时,不得不求助林双双。

    好几次半夜三更,林双双跑出去为她去买药,又照顾她到临晨。

    可是,她却是故意靠近这一对母子,她有着不可告人的图谋,虽然她确定自己会尘封这些秘密,但这个秘密,却是她永远卸不下的愧疚。

    “怎么不看了?”

    “我妈妈其实是个悲观主义者,她的文字虽然优美,却散着一种化不开的愁怅。”宋连西心情越发失落。

    刚开看的这些手稿是梅影笙随意时写的。

    所以,有一段没一段的,连基本的连惯性都达不到,大多是风景的描述,和她养的一些盆裁,哪盆的枝枯了,哪盆的水添多了,全是伤春悲秋之语。

    那天看到的三页,并不在这里。

    “给。”黎川递给她一份文件,有人这个,以后宋连西再也不必受宋家的肘制。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