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引婚入局:黎少宠妻成瘾 第四十五章:人生下半场

时间:2018-07-07作者:路得

    沈津津被拘后,不久精神上就受了极重的打击,吃不下,睡不着,很快身体不支晕倒过去。

    沈时岩换了一个坐姿,修长的双腿悠闲地交叠着,“会么?我看过这里的住宿和伙食条件,有电视节目,图书馆,应该不难打发时间。”

    “大哥,大哥”沈津津呜咽着,头摇得象拨浪鼓,眼泪刷过青黑的眼袋,脆弱得仿佛下一刻就要崩溃,“大哥,您不懂的,这里关的全是变态,我受不了,您救救我,我求求您了,我是你的妹妹,同父的妹妹”

    她的哭声一直带着难以控制的颤抖,哀求之声支离破碎,在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后,她目光僵直,神情呆滞,仿如下一刻就要陷入绝望的深渊。

    沈时岩哑然失笑,妹妹?谁认你是妹妹?

    若不是他们兄妹俩,他妈妈怎么会过早离世?

    他缓缓站起身,朝外走去,落下一句:“好了,知道你平安,我可以向你父亲交待一声。”

    “不,大哥,大哥,您救救我我没杀人,那真是意外,二姐她知道,她说只要我听她话,她就”

    “什么?心怡就怎么?”沈时岩慢慢转身,眼底裹霜,一把推开他,“有冤情,可以跟警察说。”

    沈津津倏地清醒过来,她如果不想把牢底坐穿,就得把这个秘密封死。

    “大哥我错了,我不敢,只求你救救我。”沈津津惨叫一声,顾不得害怕,疯了似地扑过去想抓住沈时岩不让他离开,但人未至,门已砰地一声关上。

    沈津津拼命打着铁门,并透过铁门上的小框呼叫着,“大哥,大哥,求你救救我,求求你了,看在小时候我叫过大哥的份上。”

    沈时岩闻言,转身站在铁门前,看着框内近乎崩溃的一张脸,淡淡开口,“这次揭你伤疤的是宋连西,宋家寿宴上也是她陷害你们兄妹,如果你真要少坐几年牢,教你一个方法,叫你那不要脸的妈去宋连西的学校门口写大字求放过,或许,宋连西怕烦,放你一马也未可知。”

    “我妈,我妈她”沈津津吃惊地掩着嘴,不知道该说什么?

    自从父亲丢了权后,她妈妈天天在电话面前跟她诉苦流泪,更多是抱怨她为什么当年不好好读书,折腾出那种事来,让她爸爸受制于人。

    沈时岩不再理会,转身就走。

    “沈先生”刘思明犹豫着。

    沈时岩瞥着他,淡淡提醒,“思明,过去的,我会当你是念旧。”

    刘思明即刻噤声。

    刘思明早年曾做过齐茂春的秘书,正亨通之际,被人摆了一道,再无晋升的机会,索性辞职,是沈牧之破格用他,他承过沈牧之的恩,现在时过境迁,沈时岩依然肯重用他,他就该与过去完全切断,全心铺佐沈时岩。

    身后,传来了凄烈的哭喊声,“我要见爸爸,那事不是我做的,我没有杀人,是意外,只是我当时太害怕,我他们冤枉我,大哥,您跟警察说,他们一定肯听您的”

    沈时岩置若罔闻,在律师的陪同下,火速上了黑色的商务车。

    车子刚驶出看守所,刘思明接了一个电话后,请示:“沈先生,老先生的电话。”

    沈时岩接过,缓缓开口,“您好!”

    从母亲过世后,他再也没有喊过沈牧之父亲。

    “人怎么样了?”

    “您放心,您的女儿毫发无损。”沈时岩仰头靠着,凉薄的笑在血染的夕阳下,带了些诡异。

    沈牧之听出儿子语气不善,叹了一口气,“时岩,那是你妹妹,你总不能看着她下半辈子在监狱里渡过!”

    “呵呵,这是人命!死的那个也是爹妈养的。”沈时岩冷笑,手按着肋下,虽然能行动自如,但这里依旧隐隐作痛,“何况,您没被追究防碍司法之罪,我已经尽了力了。”

    当年沈津津在夏令营出事后,沈牧之当晚就派助理与校方取得联系。

    校方同意把郭志扬的尸体搬到另一处,并打电话联系到郭志扬的父母,给了他们一笔钱,让他们保持沉默就好。警方那边,沈牧之亲自打招呼,搬动后尸体的现场照片和取证也做了一些处理。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这仅仅是开始。

    沈时岩之所以没有让事件的真实全部暴光,也仅仅是担心把沈心怡牵扯进去。

    否则,他相信,连沈牧之,都别想逃脱司法的追究。

    “时岩,究竟谁与我们沈家过不去?那些网上发布的微博截图很明显是针对津津,对我们沈家声誉造成一定影响,你去查一查。”

    不过是死了个穷学生,这种事,原本是极简单的一件事,没想到,多年后,突然被人扒了出来,不仅媒体开始报道关注说,郭志扬生前与沈家私生女关系匪浅,郭志扬之死谜云重重,当年参加夏令营的学生接二连三站出来发话,质疑郭志扬的死亡现场,最后死者家属也突然跳出来要为儿子的死伸冤,要求警察重新调查。

    警方着手调查后,发现郭志扬死亡的现场证据完全经不起司法鉴定,相关人员已被拘压,沈津津的过失致人死亡变成了故意杀人。

    如今的沈牧之,在沈氏,权势已被沈时岩彻底架空,凭他手上的那些残余人脉,已经玩转不过来,只有沈时岩出面,才有转寰之地。

    否则,他也要面临牢狱之灾。

    蔡淑如提着菜篮子刚进门,听出大概,冲上前一把抓住丈夫的手,神情紧张,“怎么样,他肯不肯,津津,津津怎么样了。”

    丈夫失势,自家的弟弟莫名欠赌场几千万开始,她硬着头皮,拿出婚后的私房钱帮弟弟补这个亏空,她本以为沈牧之失权只是暂时,凭丈夫的能力和人脉,会很快把公司拿回来,想不到,这一等就是数年。

    同时,这个家仿佛被恶运缠住,丈夫离开公司的那些钱,做了几笔投资后,连本带利全部陪光。

    现在,家里连请个保姆都请不起,她只能跟菜市场老太太讨价还价,做饭烧菜,擦地洗衣,不到几年,老了十几岁。

    以前的朋友一个她都不敢再联系,怕被别人耻笑她做小三的下场。

    唯一的指望,希望女儿能好好读书,将来嫁个好男人,打个翻身仗,可现在

    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