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引婚入局:黎少宠妻成瘾 第一百三十三章:我如此喜爱你

时间:2018-06-29作者:路得

    黎川久久不语,他相信简信玲从专业角度的分析,但他无法理解宋连西这么作的动机是什么,尤其是涉及到梅影笙的清白。

    不过,梦境里透出的信息倒很有意思。

    沈时岩和梅影笙。

    当初裴海棠执意要嫁给沈时岩,他也曾让高严谨去调查沈时岩的过去,报告显示出,沈时岩的私人感情生活干净得象清教徒似地,既便跟赵雪蓉谈了三年恋爱,两人也没达到实质的程度,这就有些不科学。

    黎川还一度怀疑沈时岩不举,或是同性恋,但跟裴海棠结婚后,发现这些猜测都不成立。

    再往上查时,更有意思的事来了,梅影笙居然是沈时岩的家庭老师。

    在梅影笙之前,沈时岩的学习成绩烂得在班上倒数第一,是问题学生。

    梅影笙来了后,沈时岩的成绩节节上升,最后,顺利考上梅影笙所在的传媒大学。

    可最终,他没有成为一名优秀的主持人,反而成了一个优秀的商人。

    简信玲发现黎川在走神,用笔头戳戳桌面,慎重地提醒道,“黎川,如果不是你介绍的病人,我想,我真会把她拒之于门外,你知道,我是个心理医生,不是幼稚园老师,我没兴趣花这么多时间和代价去陪一个小孩子玩家家。”

    说完,简信玲有些负气地往后一靠,摇摇头,“真的,我刚对她印象好一些,真心想帮她一把,她呢,笑容可掬地给你扔飞刀,黎川,以后别来找我了,你别谋大师吧!”

    黎川心里沉沉如压了千斤,唇角挑着一缕深深的自讽,“信玲,不到一小时的时间你得出这样的结论,未免太仓促,我给你一周的时间,你给我一份详细的报告。”

    如果简信玲所说的是真,他真不知道,该如何去敲开宋连西这颗被玄铁包裹的石心。

    “不,我不想再浪费时间。”

    “信玲,如果你的考量是错的,哪怕是万一,你也得试试,否则有损你职业精神。”

    “好,这是最后一次退让。”简玲玲无耐的抚抚眉,添了一句:“黎川,别轻看心理医生的专业。”

    黎川回到花园中时,宋连西依旧抱着双膝坐在白色的长椅上,安安静静,如精美的塑像。

    黎川走到她面前,在她身前蹲下,宋连西低垂的眼睫轻轻抖了一下,缓缓打开,那是一泓的秋水,眸内潋潋般的水气似一点一点地在敛聚,令黎川怦然心动,连呼吸都停了。

    看到他,宋连西眼里流泄出一丝笑意,软软地开口,“简医生她怎么说。”

    那一瞬,黎川心里有很强的感觉,宋连西方才不是演戏,那是她真实的恐惧,虽然简信玲的诊断很专业,但他直觉,此时的宋连西绝不同于过往,她的一双眼睛真真实实写着她的内心,遂,如此令他动心。

    黎川伸手轻轻搓了搓她的头发,柔声安慰,“她说慢慢来,不要急。”

    宋连西幽幽一叹,觉得有些气馁又有些松了一口气,“我是不是很没用。”

    &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nbsp;“傻瓜。”黎川长臂一伸,将她紧紧实实搂进怀中,他既心疼,又似有所触动,胸腔淡淡起伏,搂着她的后背的手不觉带了些力度,哑声轻哄,“小吃货,想吃什么。”

    “没胃口。”宋连西将下巴抵在他的肩头,“可是又感到饿,刚吃下的全吐光了,怎么办?”

    “你这是要为难我,对吃我真不擅长动脑。”黎川哑然失笑,思忖良久,突然想起上回渝山时,那个胖小子朱国斌吃煮全羊时赞不绝口的表情,“要不我们去渝山?上回药澡没泡成,这回去试试怎么样?”

    宋连西想到中药味,马上皱起眉头,干脆利落地拒绝,“不去!”

    “渝山有一道菜,你肯定没吃过。”

    “不可能,在s市哪有我没吃过的东西。”

    “煮全羊,用高原冰川雪水煮的,吃过?”

    煮全羊,听名字就够撩人,宋连西感到痒痒心动,可渝山给她的记忆并不好。

    “好吃么?”

    “用铁锅架柴烧出来,还甘蔗去羊肉腥味,这种作法s市没几家。主要是用水讲究,全天然的冰川雪水。”黎川微笑,“你要是不喜欢泡澡就不泡。”

    宋连西思忖着,这天气不好,开车去的话,至少也要几小时,估计晚上肯定要过夜,于是,小心翼翼地建议,“那晚上我们睡搭帐篷在观景台过夜,你看怎么样?”

    黎川了然一笑,“天气寒冷,我们烧篝火。”

    “好啊好啊。”

    虽然没有星星,但渝山的空气好,夜景又美,在户外过上一夜,确实比窝在室内好。

    “那就行动!”

    宋连西伸出双臂,红着脸,“背我。”

    黎川依言将她背起,她的下巴抵在他的肩头,脸颊轻轻贴着他温暖的颈项,闭上了眼,嘴角忍不出溢出些许笑意,“黎川,你告诉我,简医生她具体说了些什么?我是不是很严重,没得救了?”

    黎川顿了一下,察觉圈在自己脖子上的手臂有些僵硬,眼里掠过一丝不可察觉的忧色,温声道,“方才我也在场,你当时反应太激烈,呼吸困难,所以,信玲没办法做进一步的询问,怕以,暂时还不能下定论。”

    宋连西微微叹了一口气,幽幽开口,“难怪,我醒来时,感觉胸口都快暴掉了。”

    “别担心,有我,一切会好!”

    “如果我是说如果,我治不好,那”

    “我陪你,无论梦里梦外,我都陪你,连西,我如此喜爱你,怎么可以半途放开你的手,你如果也象我这般喜爱你,就不会说这样的话。”黎川侧首,慎重在她颊上落下一吻。

    我如此喜爱你

    宋连西脸颊染了胭脂,轻轻地“嗯”了一声,甜密地思忖着,梦再可怕,不过是梦,就算是带有往事的潜兆,也已经过去了。

    而今,有了黎川在她身边,只要她不放开他的手,她相信,他一定能背着她走出黑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