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引婚入局:黎少宠妻成瘾 第八十三章:孽障

时间:2018-03-16作者:路得

    肖晗见她脸色苍白,额间有细细密密的汗,手指还时不时地搓着头顶,禁不住上前一步,一脸关怀,“你哪里不舒服?”

    “我头疼。”宋连西痛苦地扯着自己一大撮的头发,想用一种疼痛压过另一种痛苦。

    “头疼,我来帮你按一按。”肖晗神情焦虑,同时他也注意到宋连西身边的几个膘形大汉。

    宋连西疼得直扯头顶的头发,低低呻吟着,“你行么?你不是学西医?”

    肖晗喜不自禁,原来宋连西知道他的专业。

    “我爷爷和爸爸都是中医,你放心,我从小跟着爷爷学了一些,对头痛还是有一点办法的。”肖晗声音很年轻却非常柔和,带着安稳人心的作用。

    保镖原本想阻止,听到这话倒乐意让他一试,省得宋连西这样四得乱窜,让他们一路跟得心惊胆跳的。

    跟了宋连西也有一段时间,知道这是个活祖宗。

    “来,你先躺下。”肖晗指着一旁的沙发,“人躺下,会稍放松些,你神经崩得太紧,会让你更不舒服。”

    宋连西这时候只想着只要头不疼就好,也不管这里是什么地方,头疼得让她几乎想就地打滚。

    肖晗把靠垫当枕头,让她的头稍高一点,而后打开手机,找到助睡眠的音乐,声音调到四格后,放在沙发的扶手边。

    他的手指轻轻按着她发顶的穴位上,他自幼受祖父影响,知道人体有各处经脉会影响身体供血情况,象宋连西这种受情绪影响的头疼,多数是因为脑部血管窄小,在人睡眠不足或是精神压力过大时,血液通过脑部血管,狭窄的血管无法让所有的血液畅通经过,在血管内就产生了一定的压力,造成头疼。

    所以,音乐会让她情绪稍微平缓下来,而穴位的按摩会让通过她脑部的血液放缓。

    黎川来时,看到的画面让他心里非常不舒服。

    年轻的男孩手指轻轻按抚在她的眉目之间,耳畔还隐隐传来自然的流水声,清脆的鸟鸣声,让人心旷神怡。

    这是个很美的画面,少女完全不设防地睡着,长发一部份散在软软的抱枕上,一部份落在了陌生少年的膝间,让他不由自主想起,古代一句很优美的诗:宿夕不梳头,丝发披两肩,婉转郎膝上,何处不可怜?

    年轻的男孩的侧脸非常柔和,白白净净,五官也很清秀,且,非常年轻。

    而肖晗,即使隔了一定的距离,也能轻易感受到另一端传来的隐隐火药味,他侧过脸看着黎川,虽然眼底带了些疑惑,但他的手指并没有停下来。

    他记得,刚才有人欲图从这里经过时,都被保镖拦住,肖晗当时也没多想,毕竟这两年宋世锦事业成功,为自己的宝贝女儿雇用几个保镖,这在有钱人当中也不算什么稀奇事。

    可这时候,保镖在黎川耳边低低说着什么,象是在解释,他蓦然明白,化妆舞会早已开始,舞会的大门却被禁止通过。

    肖晗静静地打量着黎川。

    这个身形修长挺拨男人无疑是属于令同性都感到妒忌的一类群体,不仅拥有上天赐予一副好皮相,后天的环境也造就了令人无法忽视他存在的气势。

    他是宋连西什么人?

    肖晗正想着时,黎川已铁青着脸走到沙发边,掀掉盖在宋连西身上的咖啡色羊绒大衣,扔在一旁。

    肖晗被他无礼的动作震住,但他没有开口质问,一是黎川的气场实在太强,二则是怕惊扰好不容易睡着的宋连西。

    宋连西的睡眠向来极浅,而且,从不会在陌生的地方能安然睡着,她易惊易醒,极没有安全感,这一次在头疾发作的情况下,还能安然在公共区域睡着,确实归功于肖晗的头部穴位按摩。

    但她极为敏感,当和谐的氛围被破坏,哪怕是一丁点的变化,她的双眼已不期然地打开。

    宋连西先是看到头盯上方肖晗光滑的下巴,没有一丝的青渣,浅色薄厚适中的唇瓣,而后是秀气不失高挺的鼻子,她脑子里有短暂的昏懵后,撞进另一双冷得快榨出冰来的眼睛里。

    瞬时,她整个人清醒过来,在那人俯身要抱起她之际,脑子里马上做出一个判断,主动投入他的怀抱。

    许是宋连西如此依赖的反应让黎川感到满意,黎川大掌抚了一下她的后脑勺,柔声说,“回去睡。”

    说完,冷冷瞄了一眼呆怔在一旁的肖晗,带着明显的警告。

    虽然刚才保镖也是这样向他解释,宋连西头疼,向服务台要了一粒止疼药,吃了不见效,刚好遇见医生,所以,才发生他刚才看到的那一幕。

    但他还是非常地——不舒服。

    宋连西搂住他的脖子,将脸埋进黎川颈项中,连眼角也不曾瞟向肖晗。

    这近乎是本能的习惯,源于她近半年和黎川的相处。

    她发现每一次黎川有发怒的迹象时,她主动投怀送抱总能把他的气给抚顺。

    这既是保护肖晗,也免自己受折腾。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发现他总是会莫名对她不满,有时她沉浸在游戏中时,突然发现他一直在注视她,神色很怪,让她琢磨不透,有时在他们最亲密之时,他突然会抽身,重重的摔门离去。

    她越来越琢磨不透他生气的缘由,所以,当有一天发现自己象个孩子般主动依赖他,甚至说出一些对他不满的话语时,他的情绪反而会好起来。

    肖晗看着黎川抱着她消失地过道中,他眼底震惊之余,更多的是失落。

    长廊上,此时空无一人,黎川所穿的马丁鞋敲在铺着钢砖的地板上,有节奏的脚步声在狭长的廊道里回音,象是盘旋在她的心头上,搅得宋连西心神不宁。

    加上被他一路抱着,宋连西被晃得更加烦燥,推了推他的肩膀,近乎呻吟地哀求,“我自己走。”

    “都疼成这样,乖乖别动。”黎川安抚地拍她的后背,俯了身,将额头抵在她的脸颊上,感觉她的体温正常这才轻斥,“这种天气乱跑,还穿这么少。”

    宋连西不想解释,只是使了力想下来自己走,黎川看着眼里浮着层掩不住的戾气,眉头紧蹙,只能放下她,宋连西一把推开他,也不要他扶,自己一个人跌跌撞撞地扶着墙走着,有时黎川怕她摔着,想牵着她,她神情马上变得更加烦燥,瞪着他,“没看到我头疼么,你不要靠近我,烦死了,烦死了”

    黎川哪里受过这等闲气,脸成酱青色,嘴角两侧的咬肌绷紧,直想破口骂她几句孽障,可也只能摇摇头,任由着她,只在分叉路口时,领了她一下。

    保镖战战兢兢地跟着。

    * 首发更 新 ..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小说推荐